歐彪峯即將完成監視居住半年    傳至少三友人被帶走

2021-06-15
Share
歐彪峯即將完成監視居住半年    傳至少三友人被帶走 湖南異議人士歐彪峯
陳思明獨家提供/資料照

被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湖南異議人士歐彪峯,被“指定監視居住”半年期限將屆滿,傳出至少三名關注和幫助歐彪峯的友人被以不同名目傳喚、拘留。

草根公民行動者和公民記者歐彪峯曾聲援對習近平肖像潑墨的“潑墨女孩”董瑤瓊,和關注香港反送中運動,到去年(2020年)123日因推特言論被行政拘留十五天,即將期滿時又被以“涉嫌煽動國家政權罪”名義,轉爲“指定監視居住”遭祕密監禁,六個月期滿前夕,傳出幫助歐家的友人紛紛被帶走。



歐妻魏歡歡發推質疑聲援友人提前被控制

歐彪峯妻子魏歡歡612日就在推特發佈:“驚聞迷迭香香姐今天也被帶走了,之前是化名璀璨的唐玉姐姐,這兩個歐彪峯出事以來幫助我們一家最多的姐姐先後被帶走,究其原因無非是本月18號彪的指定監視居住期將滿,將移送看守所走司法程序,當局不希望這兩個幫助彪最多的人爲他發聲,所以提前將她們控制起來……。”


歐彪峯出獄前夕,友人被以不同名目傳喚、拘留。(推特截圖)
歐彪峯出獄前夕,友人被以不同名目傳喚、拘留。(推特截圖)

自由亞洲電臺15日致電魏歡歡,她只表示:“不方便受訪”。對記者覈實她推特上的內容?她只說:“就上面寫的”。

龔與劍:歐彪峯幫助潑墨女孩引發美國外交官關切後被帶走

和歐彪峯同鄉好友、滯臺中國異議人士龔與劍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說:“中國所謂法定監視居住馬上快到了,小彪的問題可能又會碰到輿論的風尖浪口,就預防性地把可能會去抗議的小彪的支持者、親朋好友,預防性的恐嚇,好像小彪的妻子歡歡已經接到恐嚇了,一些公民運動的朋友們可能恐嚇不了他們,就乾脆預防性地先關起來。”

龔與劍表示,潑墨女孩曾發文歐彪峯聲援她後受到美國外交官關注她的案子,之後歐彪峯就被抓。龔與劍說,就他多個渠道瞭解,至少有陳思明、陳燕慧(推特名:迷迭香)、唐玉春(推特名:璀燦)三名新公民運動踐行者,被關押、或已執行拘留,或受到傳喚後保釋的遭遇。


中國異議人士龔與劍。(夏小華拍攝/資料照)
中國異議人士龔與劍。(夏小華拍攝/資料照)

陳思明發完紀念六四被關 璀燦”則遭拘留

三人推特也證實此事。陳思明530日在推特紀念六四,並寫下:“自2017年起曾被拘留4次,其中3次因紀念六四。29號有人傳警察的話給我,說今年紀念六四不會只是拘留那麼簡單。而我依然要紀念這個中國當代史上最重要的日子,這是一個公民的責任。我們緬懷六四英烈。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未來。”

陳思明531日連發兩條推文:“國保來電話了,要我去株洲市公安局蘆淞分局慶雲派出所”、“我要關機了。出獄後,再向大家報平安。”至今無消息。

530日最後一次轉推陳思明六四紀念文就未發推的“璀燦”(唐玉春),則遭拘留,“迷迭香”(陳燕慧)614日就在推特發出“株洲市拘留所解除拘留證明”文件,內文寫着“被拘留人員唐玉春,女,株洲市公安局淥口分局62日至614日拘留期滿,解除拘留。” 


陳思明紀念六四。(推特圖片)
陳思明紀念六四。(推特圖片)

經濟援助歐家“迷迭香”發推聲援南京學生 7名警察帶走後獲釋

至於迷迭香則在613日發帖說:“昨天下午兩點左右被七個制服警察從我家裏把我帶走,當時我在午睡,直接進了我房間,全程執法儀開着,手機被控制,沒能來得及發出消息,讓大家擔心了!沒想到我被帶走驚動了那麼多海內外朋友,感謝大家關注,我回家了。”

迷迭香曾在67日、8日兩天,發出南京師範大學中北學院大批學生抗議學校收高額民辦學費,卻降頒大專文憑的不公正待遇,遭到大批警察維的視頻。

龔與劍表示,國保已經將迷迭香直接送醫院做身體檢查Covid-19,按常理就是準備至少要把迷迭香送往看守所拘留,但官方顧忌南京學生事情在六四敏感時間點造成問題,同時也沒有料到迷迭香從家中被帶走,短短十幾小時,海外社交自媒體發聲如海嘯一般湧來,造成一定壓力,因此在24小時後將她釋放。

龔與劍提到,歐彪峯去年底被抓後,歐妻歡歡在幼兒園的工作也被惡性解職,上有老父老母和兩名年幼孩子,一家五口頓失經濟來源,迷迭香人道援助歐家,遭當局打壓恐嚇,意在瓦解公民運動者互助關係。


歐彪峯(左)長期關注社會民生,發佈人權消息,聲援被捕人士。(陳思明獨家提供/資料照)
歐彪峯(左)長期關注社會民生,發佈人權消息,聲援被捕人士。(陳思明獨家提供/資料照)

曾是中國維權律師七零九大抓捕案的受害者謝陽律師,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也說,中共建黨一百週年前夕大抓捕以消除不同聲音,很多意見人士都被看管起來禁止發聲。

維權律師謝陽:若將歐治罪 顯示中共並未依法保障言論自由

謝陽說:“歐彪峯是我的朋友,對他所作所爲有初步瞭解,涉及網路言論,如果將歐彪峯治罪,只能說中共並沒有履行憲法保護公民言論自由的權利。”

謝陽說,中國官方所謂“指定監視居住”,實際上是“祕密羈押”,不告訴家屬,不讓會見家屬和律師。一般來說,中共爲了達到蒐證目的,以及移開公衆目光,前期會以“煽動顛覆國家罪名”,爲毫無理由羈押六個月提供法律依據,逮捕時可能變換別的罪名,再依是否屈服、認罪情況、和配合度量刑。

謝陽說:“中央機關不只用違法事實,是根據打壓的需要,會不斷變更罪名。如果認罪肯定量刑較低,如果不認罪,外界關注度大中共也不敢太放肆。七零九案就是在指定監視居住六個月後,外界關注度仍很高。”

謝陽表示,指定監視居住期滿,依法公安機關申請人民檢察院批准逮捕,從指定監視居住場所移到看守所,此時官方進行“預防性抓捕”可能性不能排除。他曾被關25個月遭酷刑,擔心歐彪峯也遭酷刑,呼籲國際持續關注聲援歐彪峯。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 臺北報道   責編 胡力漢 許書婷   網編 瑞哲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