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府正在建立世界上最大DNA基因數據庫 以加強威權統治

2022.06.22 12:31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國政府正在建立世界上最大DNA基因數據庫 以加強威權統治 中國華大基因集團實驗室的科技人員在工作。
路透社圖片

《紐約時報》6月21日發佈調查報道指出,中國公安部門正建立世界上最大DNA基因數據庫,在人臉辨識技術外,廣泛收集民衆的Y染色體、虹膜、聲紋、手機等,以加強監控和統治。有觀點認爲,當局目的在快速抓到目標、預測其行動,甚至將其父母小孩親族一網打盡。臺灣人權團體呼籲,各國須防範中國透過與在地協力廠商合作竊取個資,形成國安漏洞。

《紐約時報》記者團隊花費一年,分析超過十萬份中國政府招標文件,包括供應監控技術的合約、產品需求、預算規模、採購的戰略方針等,赫然發現中國政府無差別地從與犯罪無關的民衆身上,大規模收集DNA數據、虹膜掃描樣本和聲紋,使國家能最大限度找出一個人的身份、活動和社會關係,有利其威權統治。

紐時發現,2017年中國先在維吾爾族爲主的新疆,建成第一個規模3000萬人的區域性虹膜數據庫,同家承包商接續獲得全國各地政府合約,打造大型虹膜庫。

中國政府另廣泛收集男性DNA樣本,掌握遺傳時很少突變的Y染色體之後,形同取得其家族多代父系成員的數據。此類大型男性DNA數據庫,最早在2014年河南省建制。到目前爲止,文件顯示,中國31省和地區已經有至少25個此類DNA數據庫。

中國政府在各地採集公民DNA。圖爲北京一個實驗室中的DNA檢測試劑盒。(法新社)
中國政府在各地採集公民DNA。圖爲北京一個實驗室中的DNA檢測試劑盒。(法新社)

對此,臺灣整合醫學科醫師姜冠宇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中國公安對人民生物特徵進行蒐集,人民在不自覺中,Y染色體“被動”被收集,對人權隱私侵害很大,與醫療需求、民生商業、社會福祉都無關,目的就在“找到你在那裏”!

姜冠宇說:“把有血緣關係的都抓出來,不但可以抓當事人,連小孩、親戚都找得到,因爲基因序列都很相似,辨識不難。”

姜冠宇表示,比方有西藏、維吾爾人曾出現在漢人區域爭取權益、從事民族運動,當局不知他人在那裏,某天他去醫院抽血就醫,就會被發現、被抓。至於聲紋資料建制,在通訊連絡過程中,假設這訊號不是保密的,它是可以被攔截的。即便一百多萬通電話,機器能自動辨識聲音,所在位置就能被找到。手機的定位系統就算關閉,當局仍能透過你身邊有開手機定位者,或只要通訊、發訊號,就能被攔截,甚至預測你的行動。

紐時報導,中國最大監控設備承包商之一曠視科技(Megvii)內部文件顯示,其軟體收集到一個人的多種數據,能顯示他們的行動、衣着、車輛、手機等行動裝置資訊、社會關係,中國公安已在使用這種產品。面對紐時的查詢,曠視科技則矢口否認。

紐時指出,全球近10億個監視器中,超過一半設在中國。中國公安部門在招標文件中提到,計劃把監視器架設在喫飯、旅遊、購物、娛樂等人潮聚集處,更希望在住宅建築、卡拉OK和飯店等私人空間,安裝臉部識別監視器。福建全省每時每刻都有25.2億張人臉圖像被儲存,相較整個美國的每時每刻的人臉圖像儲存只有8.36億張。

在福建的招標文件中指出,升級影像監控系統要達到的最終戰略目的,就是“實現對人員的管控”。福建及中國各地採購的監視系統,還能將數據錄入功能強大的分析軟體,辨識出一個人的種族、性別及是否戴眼鏡或口罩。所有數據被彙總並儲存到政府的伺服器內。

紐時提及,中國公安使用的手機追蹤設備能將一個人的數位足跡、現實身分和實際位置聯繫起來。北京市公安局2017年的招標文件直指,希望採購的設備能蒐集手機用戶在中國社交平臺帳號上的訊息。

用手機來識別少數民族更成壓迫工具,紐時報導,廣東某公安局招標文件提到,要能檢測手機上安裝的維吾爾字典app。若能檢測到,證明手機持有人很可能屬於被嚴厲監控和壓迫的維吾爾族。過去七年,中國31個省份和地區都使用手機追蹤設備。

中國公安也利用面部辨識系統上的錄音設備收集聲紋。東南地區的中山市一份招標文件中寫明,他們需要能在攝影機周圍至少100米範圍內安裝拾音器。得到錄音後,可以使用軟體分析聲紋,將其添加到數據庫中,對此,公安宣稱將聲紋與人臉分析結合,可以幫助他們更快鎖定犯罪嫌疑人。

2019 年 10 月 29 日,在中國廣東省深圳舉行的中國公共安全博覽會上,一名男子仔細觀察了中國電信設備巨頭華爲展出的監控攝像頭。(美聯社)
2019 年 10 月 29 日,在中國廣東省深圳舉行的中國公共安全博覽會上,一名男子仔細觀察了中國電信設備巨頭華爲展出的監控攝像頭。(美聯社)

臺灣國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方琮嬿,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中共過去就經由人臉辨識系統,推動其所謂社會信用體系,紐時報導突顯中共更進一步往DNA方向,蒐集建制生物特徵資料庫,這對中國人權有很大的危害。

方琮嬿質疑,以中共在新疆對維吾爾人進行所謂“再教育營”的監控,進一步收集其DNA、Y染色體,是否未來可以控制新生兒的種族、性別、限制出生比率?同時也不排除外界擔憂是否會作爲配對、篩選器官的用途?

方琮嬿提到,透過虹膜取代指紋辨識,爲更先進的身分辨識。大數據庫資訊量愈多、愈細,分析出的精準度愈高。

方琮嬿說:“這個老大哥無所不在,老大哥如果不讓你去某些地方,就可以用這方式阻止你。這很明顯就是對人權的危害,是侵犯人權的表現。最近媒體報導,中國河南不少銀行儲戶的健康碼變成紅色,突顯中國政府已試圖利用科技數據,去限制人民的行動。中共也可以利用這一系統,對維權人士、律師等抗議中共政權的人,更即時、精準地掌握其行蹤。”

臺灣人權促進會數位人權專員周冠汝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也提到,去年爆發中國華大基因公司(BGI)和數百家臺灣醫療院所合作取得臺灣孕婦DNA資料疑似跟中國軍方分享。

周冠汝指出,不只臺灣公司和工廠在中國,要提防中國祕密建制的監控系統,臺灣政府應清查臺灣有沒有中國在臺協力單位,涉及蒐集臺灣人生物類型資料包含DNA、聲紋等。臺灣有一些公司客服單位可能有語音辨識系統,有沒有蒐集聲紋被傳去中國的問題?必須及早防範。

周冠汝提到,當智慧型手機成爲監控工具,假基地系統IMSI Catcher(僞基站)連上手機,能騙取手機裏的設定,中國周邊其他國家可能受中國數位極權、數位監控方式受害。她強調,臺灣必須儘早透過完善法制,阻絕臺灣協力廠商與中國合作,造成臺灣人民和政府資料外泄等國安漏洞。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 臺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 梒青 網編 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