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職業病權益倡導者王建兵失聯

2021-09-21
Share
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職業病權益倡導者王建兵失聯 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職業病權益倡導者王建兵失聯
RFA製圖

中國女權工作者、獨立記者黃雪琴及職業病權益倡導者王建兵週日起失聯。黃雪琴原定週一經香港赴英國進修,王建兵則爲她送行,有報道引述他們目前可能被廣州市海珠區警方控制。有相關好友對本臺透露,她被帶走與她在家中聚會有關。 

關注中國人權形勢的《維權網》週二(21日)發佈消息,指職業病權益倡導者王建兵原計劃週一( 20日)送別中國女權工作者、獨立記者黃雪琴,她原本計劃經香港赴英國留學。然而兩人自週日(19日)下午起便跟外界失去聯絡,目前未知兩人身處何處。



《維權網》引消息指,王建兵有可能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調查拘留,主要原因涉及經常與她朋友在家裏聚會。黃雪琴則原本已獲得英國志奮領獎學金(Chevening Scholarship)支持,預計本月要去英國薩塞克斯大學(University of Sussex)就讀發展學碩士。

本臺亦嘗試聯絡黃雪琴,惟電話和短訊一直沒有人迴應。


黃雪琴也是中國的Me Too運動的主要推動者。 (黃雪琴推特圖片)
黃雪琴也是中國的Me Too運動的主要推動者。 (黃雪琴推特圖片)

瞭解事情的古先生(化名)週二(21日)對本臺透露,兩人出事後他們也設法營救,當天還有另外兩個人一起被帶走,其中一人已在週一獲釋放。據瞭解,事情直接的起因是與她在家中聚會有關。他估計兩人是被有計劃地針對。

獨立媒體NGOCN引述兩人的朋友小李估計,兩人目前可能被廣州市海珠區警方控制,同時兩人的物品近日被警方翻查、帶走。黃雪琴和王建兵失聯當天,小李說他另一位朋友也被派出所傳喚,詢問王建兵在家中與朋友聚會的情況。

本臺嘗試聯繫廣州市海珠區公安分局,惟接線人表示沒有聽說過這案件。

接線人說:誰?你說的人沒有聽過。如果你懷疑這兩個人被處理的話,請他們兩個人的直系親屬等一下通知,我們的辦案機關會聯繫他們,給他們通知。

廣州市公安局的電話則無人接聽。

好友認爲黃雪琴被捕令人費解

黃雪琴的好友、已流亡美國的中國維權律師吳紹平週二(21日)接受本臺訪問時,對事件表示驚訝,他認爲黃雪琴寫的報道都是很有意義、很正面,卻被中共當成是眼中釘。他憶述黃雪琴是一個很平和、理性、有公益心的女士,以前她是臺灣、香港兩邊走,原本計劃前年9月赴香港大學法律系攻讀碩士學位,但當時回到中國後,當局不讓她出境。

吳紹平說:我們始終無法相信這麼一個事情,就是爲什麼要抓他,很令人憤怒的事情。國內的環境變得如此糟糕,對一個如此平和、理性的人也要下手,確實令人費解。


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職業病權益倡導者王建兵。(維權網)
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職業病權益倡導者王建兵。(維權網)

獨立記者:我們遭遇這些事件已見怪不怪

一位同是獨立記者、化名爲李小姐說,得知兩人被消失的消息感到難過,這種失聯就等於“被祕密抓捕”或監視居住。特別是十九大前,這種壓力、警方威脅行動也更頻繁。對於公民或獨立記者所遭遇這些事件已見怪不怪,如同張展、陳秋實等人。

李小姐說:對於各個地方有行動能力,他們認爲這類屬於敏感人物,他們都監控的很厲害,包括我本人。兩、三天前,也有剛剛跟我打過招呼。一句話,只要你有可能發生的能力或一定的影響力,在他們看來都是敏感的。特別是這種他要求你閉嘴,你還沒有閉嘴的社會活動人士,那麼他們就一定會採取強硬的路線。

黃雪琴曾到香港參與遊行被以涉嫌“尋釁滋事”刑拘

黃雪琴曾任《新快報》、《南都週刊》調查記者,關注性別、平權、官員貪污、企業污染、弱勢羣體等議題,並發動中國女記者對性騷擾調查,是中國Me Too運動的主要推動者。

早在201910月,黃雪琴已被廣州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刑拘,並被強制執行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據瞭解與她在香港觀察及撰寫“香港反送中運動”文章有關,內容提到她在201969日參加遊行後的感受,“在我三十歲的人生裏,情緒如過山車般如此起伏也是第一次:前半夜爲香港人的美好而感動,後半夜爲港府的無恥而氣憤。政府的忍受性越來越差,當局的包容度越來越低,警察的粗暴度越來越高,香港像被撕裂成了兩半,越來越像中國大陸的現狀。”後來她被監視居住3個月後獲釋。

王建兵則長期關注青少年教育及成長事宜,做過農村教育項目主管、青少年成長項目及殘障社羣公益項目統籌。他於 2018 年起關注職業病工人權益,爲他們提供法律支援,他與黃雪琴均是中國 #MeToo 運動的重要支持者。王建兵被形容爲熱情、很會照顧人。


記者:文海欣 責編:胡力漢  網編:瑞哲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