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中學生墜亡案蓋棺論定 集體迴避一關鍵問題

2021-05-13
Share
成都中學生墜亡案蓋棺論定      集體迴避一關鍵問題 成都中學生墜亡案蓋棺論定 集體迴避一關鍵問題
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成都四十九中學生墜樓案有了新進展。5月13日,中國官方媒體獨家公佈了學生墜樓前的監控視頻後,成都警方宣佈已在父母簽字同意後將學生的遺體火化。不過,一系列官方的信息操作及言論管控卻引發更多的質疑,南方報系出身的資深媒體人程益中說,中國社會正在集體迴避一個關鍵問題。



當地民警:“從這個視頻可以看見他在割手腕,時間持續了大概十分鐘……。”

 在十六歲的成都第四十九中學生林唯麒墜樓身亡案發生後第四天,中國官方媒體央視13日以直播方式“獨家披露成都49中林同學墜亡監控視頻”。

央視記者與當地警官一問一答,還原林唯麒在墜樓前通過14個監控鏡頭記錄下的33分鐘。畫面裏林唯麒離開自習教室,一度到水泵房疑似割腕,最後再走向實驗樓五樓。

當地民警: “這是最後的畫面,18點39分出現在五樓的廉廊……,然後視頻進入到一個盲角區域……。”

央視記者:“小林同學最後就在這裏消失了。”

中國官方媒體央視5月13日播放的監控視頻片段(視頻截圖)
中國官方媒體央視5月13日播放的監控視頻片段(視頻截圖)

18點49分,另外一個鏡頭拍攝到林同學的墜樓身影。按照官方說法,救護車在19點06分進入校園,成都市第六人民醫院醫生張傑在19時10分許宣佈林同學死亡。

三份“官方通報”後    結案火化   

從9日事發至今,大衆僅通過三份“官方通報”瞭解事情的始末。

第一份官方通報是10日晚間,由當地教育局發出,稱墜樓案爲“個人行爲”,但林同學母親在微博上表示“不認同”,更批評無法看到關鍵錄像、無法與同學老師交談。此事開始在中國互聯網上,以及成都四十九中的校門口引起巨大的怒火,要求真相。

(校園前抗議視頻音)

第二份官方通報出現在11日晚間,由當地警方發出,稱調查後確認爲“高墜死亡、排除刑事案件”,且“家長無異議”。

第三份官方通報在13日下午,央視獨家披露的監控視頻播出不久後,成都警方發出通報稱,林同學的遺體今天“已經其父母簽字同意後,在成都殯儀館火化。”

本臺自11日以來多次嘗試聯繫林家家屬,但無人接聽或已關機。林母的微博號最後一次更新也停在11日。

本臺13日試圖聯繫幾位四十九中學生家長,但皆以安全考量回避受訪。

成都中學生墜亡引衆怒(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成都中學生墜亡引衆怒(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程益中: “集體迴避了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

“我跟朋友還是半信半疑的,這些都是官方喉舌的媒體,小一點的事件它們不報道,大一點的事件它們要經過層層審覈,審覈就有人工和權利在裏面干涉,所以獨立性太差了。”成都居民謝俊彪13日接受本臺採訪時說,“其實這事爲什麼吵得沸沸揚揚,就是以前有太多這種例子,關鍵攝像頭壞呀、關鍵影片缺失呀……,每次都搞這種(招數),就像每次都喊狼來了,現在就算你是真的,大家也都不相信呀。百姓對官方的不信任,是長期積累下來的,每次都是這個套路。”

前《南方都市報》總編輯、參與《新京報》創刊的首任總編輯程益中觀察,此案演變成一個“超級傳播事件”,最後新華社、央視等官媒對地方當局處置貌似提出尖銳的問題與觀點,“但大家也都回避了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極其顯而易見的答案:爲什麼每次遇到類似的突發事件或天災人禍,當局首先都會想方設法封口和壓制輿論報道,接着都會採取偷偷摸摸、欲蓋彌彰的愚蠢處理方式?”

程益中說,答案很簡單,因爲中國的“事實”是由“只許讚美不準批評”、只“追求超穩定結構的單極統治思維”決定的。

“這樣情況下,就不可能有任何質疑領導人的聲音出來。人民日報、新華社,歷史上造過的謠、撒過的彌天大謊,製造的天災人禍還少嗎?現在中國所有的媒體都變成中共的喉舌,怎麼信呢?沒道理相信啊!”

在中國官媒獨家調查“還原真相”後,中國網民反而提出更多的疑問:如果事實真這麼單純,爲什麼一開始遮遮掩掩?  爲什麼一開始用力發聲哭喊的家屬,不再說話了?  爲何關鍵的錄影,總是有理由消失或不存在呢?  另外,爲什麼百姓、獨立媒體無從提出質疑與批評呢?

像我們這樣的人”

一位自稱是新聞系在讀學生的網友Hammlittlemin11日在微博上分享自己當日晚間自發赴成都四十九中採訪拍照,最後被警察暴力對待、要求刪除照片的經過。

“我現在坐在地上編輯這些內容……剛纔我邊走邊哭,我想去講述一些東西,但沒有能力。我不希望這件事被紗布蓋上,不希望這件事被人遺忘。”他寫到。

目前,這個帳號已遭刪除。但他記錄下的幾張現場抗議者拿着白花求真相的照片,被網友截屏傳開。

成都49中學生林唯麒死後,不少民衆聚集在涉事學校門口要求官方公佈真相。(微博截圖)
成都49中學生林唯麒死後,不少民衆聚集在涉事學校門口要求官方公佈真相。(微博截圖)

“我在任(中國媒體總編輯)的時候,當局的管控已經是這樣了。每當一件事發生的時候,官方禁令比你的記者跑得快得多。記者還沒到場,十條禁令都過來了,或直接打電話給你。只不過那時候還有像我們這樣的人……、這樣的編輯記者……。”程益中感嘆到,“經過這麼多年的整肅打壓,這種人都不存在了。”

在北京的中國資深媒體人唐建光也在微博上髮長文問道,“媒體從去了現場發不出稿,到發不出來就不去現場,也就逐漸失去了公衆的信任。沒有媒體和記者,這個世界會更好嗎?”

這則微博已被刪除。

11日親自到了校園現場的成都公民謝俊彪被抓到派出所、捱了頓打,他說這兩天持續“被關心”,包含在網上騷擾他、並扣他“境外勢力”大帽子的五毛大軍,以及公安單位。

“這兩天(派出所)繼續在給我打電話,問我在哪裏?也給我朋友打電話,讓我朋友勸我別再去校門口,就是這個意思……。所以我就不去了嘛,再去就又把他們招惹毛了。” 謝俊彪又有些不甘心地說道,“我就是去校門口拍個照,我都沒吭聲就被這樣拉到派出所,還打了我。這些動作不就越讓人質疑你官方到底在隱瞞什麼?”

與此同時,當地警方透過官媒闢謠稱沒有禁口令,網傳“學校讓學生三緘其口”等消息也不屬實。

復旦大學新聞學院傳播學系系主任鄧建國在微博上寫下一段話,如果沒有事實,責任和權利就沒有清晰的邊界。事實是理性的根基,消滅事實必將消滅理性,帶來終極的危險。


(記者:唐家婕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評論 (4)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匿名 說:
2021-05-13 20:37

自8964屠城之後, 中共早就把暴力平息這些小事當成維護其搖搖欲墜的黑暗統治的"常態"了!現在"翡翠治國", 百姓更加"雪上加霜"!

匿名 說:
2021-05-14 06:40

CCTV的視頻都是編輯過的!像所謂的法輪功"自焚"那樣, 都是按中共的腳本反覆修改之後纔敢公佈的, 其實根本都不是原樣的了!

匿名 說:
2021-05-14 06:45

"真相"只姓黨!不符合黨的利益的, 那就不可能是"真相"!所以, 那些黨媒公佈出來的視頻, 你懂的!

匿名 說:
2021-05-14 07:06

央媽說是"自殺"!可是, 這個央媽1年多年不也曾經說過李文亮是"尋釁滋事"的嗎? 所以, 你信嗎?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