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錄公衆記憶 《烏魯木齊中路》導演陳品霖被起訴

2024.02.23 14:15 ET
記錄公衆記憶 《烏魯木齊中路》導演陳品霖被起訴 2022年11月27日,中國警察封鎖了上海抗議者聚集烏魯木齊中路的通道。
(美聯社)

在中國當局實施嚴苛的清零防疫政策的三年裏,各地民衆都遭遇了慘痛的集體經歷。而紀錄片《烏魯木齊中路》正是揭示這段痛苦防疫真相和"白紙運動"過程的珍貴影像材料。該紀錄片導演陳品霖在發佈影片後失蹤已久,近期據報被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起訴。

導演陳品霖被起訴 因製作白紙運動紀錄片招致口袋罪

據中國民間權益組織民生觀察發佈的消息,獨立紀錄片導演陳品霖(Plato)於1月5日被中國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批捕,他的案件在2月18日被移交檢察院起訴。

據介紹,“白紙運動”期間,陳品霖與一位女性朋友在上海大規模抗議現場拍攝大量視頻。在“白紙運動”一週年後,將拍攝的視頻製作成紀錄片《烏魯木齊中路》並上傳到互聯網,隨後二人被中國警察抓捕。據悉,該女性朋友目前已經取保,但陳品霖仍被關押在上海市寶山區看守所。

這部紀錄片雖然以《烏魯木齊中路》命名,英文名卻爲《並非境外勢力》(NOT THE FOREIGN FORCE)。該紀錄片時長1小時17分鐘,收集了大量由中國民衆在嚴苛疫情防控期間拍攝的真實經歷,從封控在家買高價菜、陽性患者被強制轉運隔離,到河南富士康員工抗議、國內外的年輕中國人走上街頭反抗封控,真實且沉痛地展現了中國民衆的那段痛苦記憶。

民生觀察披露,陳品霖此前在介紹這部紀錄片時曾表示:“這是我在中國第一次參與政治性事件,也是第一次在中國喊出自己的政治訴求。……中國政府違背事實,肆意抹黑,誤導許多不明真相的人以爲上海抗議和‘白紙’都是境外勢力所爲,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他還說:“爲什麼當中國內部矛盾出現的時候,總要境外勢力出來背鍋?答案每個人都很清楚,政府越是在誤導,越是在遺忘,越是在屏蔽,我們就越是要發聲,越是要提醒,越是要記住。”

曾在上海蔘與烏魯木齊中路抗議活動、現流亡海外的黃意誠告訴本臺,早在《烏魯木齊中路》紀錄片籌備期間,導演陳品霖就曾聯繫過他。黃意誠也因提供了珍貴素材,而出現在該片片尾的致謝名單中。他說,在紀錄片完成後他們二人還進行了最後一次交流,但隨後,陳品霖失蹤。

他說:“看了這個片子,可以讓更多人瞭解到烏魯木齊中路‘白紙運動’的真相,他(陳品霖)自己也爲此付出了比較慘痛的代價。我當時以爲,他把片子剪完之後人就到國外來了,然後他再發布片子。我不知道,他人還在國內。”

黃意誠認爲,《烏魯木齊中路》與《北京之春》、《天安門》共同構成了中國社會運動紀錄片的譜系,是中國民主運動史上的三大里程碑之一。

“我覺得很敬佩他,也很爲他的處境感到心痛。”黃意誠說:“如果說有其他活動人士想要做類似的事情,大家要有一個心理準備,因爲如果成爲這個政權的目標的時候,就不會完全的安全。做出一個流亡的心理決定,當然這也不是那麼容易,也是很痛苦的。”

白紙青年:中國當局審查、篡改集體記憶

不僅導演陳品霖被抓,該紀錄片在中國互聯網上也已經被消失,甚至陳品霖上傳紀錄片的油管頻道目前也無法查看。

2023年11月底或12月初被刑事拘留的白紙運動《烏魯木齊中路》紀錄片作者陳品霖已於2024年1月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寶山分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正式批捕。(維權網)
2023年11月底或12月初被刑事拘留的白紙運動《烏魯木齊中路》紀錄片作者陳品霖已於2024年1月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寶山分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正式批捕。(維權網)

這並非中國當局第一次試圖重寫關於新冠清零政策的公衆記憶,但相關的信息封控力度卻在此達到了頂峯。早在2022年4月,一部名爲《四月之聲》的視頻集合了20多個上海封城期間民衆拍攝的視頻以表達抗議,引起輿論轟動。但隨即,該視頻也在中國互聯網上遭到了當局的嚴厲審查。

在美國的“白紙青年”楊鵬接受本臺採訪時表示,陳品霖被抓很符合中國政府一貫對自由言論和正當人權的打壓,並不出人意外。他說:“那也就是他(陳品霖)已經想清楚了會有什麼樣的後果,並且他願意去承擔。”

據楊鵬觀察,中國當局再次通過信息審查試圖篡改集體記憶。他說:“中國政府一直害怕、或者有意識去誤導大家去忘記身邊的記憶。遠的1959到1961年的大饑荒變成大喫飽,八九變成抹黑,明明是人爲疫情又變成了抗疫勝利,總有各種辦法變成正面敘事。陳品霖導演做了這個紀錄片,那不就是唱反調嘛?”

中國當局實施的嚴苛清零防疫政策,導致民衆日常生活在三年間經歷了令人難以想象的艱辛。2022年11月24日,因封控措施被延誤救援的烏魯木齊大火釀成死傷數十人,由此點燃中國民衆對該清零政策的憤怒。2022年11月26日,各地的中國民衆走上街頭,反對封控並抗議當局長期對人權的壓迫,其中以上海烏魯木齊中路抗議現場最爲激烈。人們甚至喊出反對中共執政、要求習近平下臺的口號。這場轟轟烈烈的運動,事後被稱爲“白紙運動”。

迫於輿情壓力,2022年12月7日,中國當局在尚未做好應對準備的情況下推出“新十條”疫情防控優化指導意見,正式放棄了“動態清零”的嚴苛措施。

旅居美國的民間組織“中國人權”執行主任周鋒鎖認爲,陳品霖人在國內卻敢於維護公衆記憶是一種壯舉。他表示,陳品霖被指控的“涉嫌尋釁滋事罪”,無疑是中國政府打壓人權的一項莫須有的政治罪名。

他說:“中共是一個踐踏法律的政權,它的一切都是爲了所謂的政治穩定,往往意味着磨滅真相。中共不願意人們提起這段封控的歷史,所以任何真相的傳播,對於一個靠暴力和謊言維持的政權來講,當然是不被允許的。”

面對政治風險 不改初心、毅然前行

黃意誠表示,希望國際社會能敦促中國當局無條件釋放陳品霖,但他對此並不抱以樂觀態度,因爲中共政權歷來一味維穩而無視外界的輿論壓力。

除陳品霖之外,目前還有無法得知具體人數的“白紙運動”年輕參與者被中國當局噤聲、抓捕,甚至下落不明。據英國廣播公司(BBC)不完全統計,僅在北京被捕的就有12人,其中4人是因所謂“尋釁滋事”的罪名被正式批捕。

在《烏魯木齊中路》片尾,導演陳品霖說道:“有人說,上街有什麼用呢?最後還不是一樣,被鎮壓、被屏蔽、被曲解。但正如丘吉爾所說,‘勇氣是人類最重要的一種特質,有了勇氣,人類其他的特質自然也就具備了。’我們缺乏經驗,也曾懦弱動搖,但今天我們有勇氣站出來,也有勇氣去發聲。這一次欠缺的,下一次能做得更好。如果再來一次,我依然會選擇到現場。因爲,一個連白紙都恐懼的政府,擊潰不了人民心中的正義。”

記者:經緯    責編:何平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