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錚錚鐵骨的藝術家" 嚴正學在北京逝世

2024.05.28 15:31 ET
"錚錚鐵骨的藝術家"    嚴正學在北京逝世 資料照:中國著名藝術家、北京圓明園畫家村"村長"嚴正學
圖源:獨立中文筆會

5月28日,中國著名藝術家、北京圓明園畫家村"村長"嚴正學不幸逝世。這一消息迅速引發海內外輿論關注,北京獨立記者高瑜表彰嚴正學是一位"錚錚鐵骨的藝術家"。

嚴正學的好友、北京異議人士季風當天在國際社媒平臺X發貼文說:“嚴正學老哥已於今天凌晨3點往生! 我心裏不勝悲慼,無言以訴; 望老哥一路走好!

北京獨立記者高瑜也在X平臺發貼說:“畫家、雕塑家嚴正學先生的女兒今晨告知被旅遊途中的季風先生: ‘父親於凌晨3點往生’。深切悼念這位受盡野蠻的專制政權折磨,依然挺立錚錚鐵骨的藝術家!他的鐵玫瑰園的雕像,永遠屹立於人類藝術史。” 

高瑜當天還轉發了嚴正學家屬發佈的訃告,嚴正學被稱爲“特立獨行的藝術家”,其遺體告別儀式定於5月30日上午11點,在昌平殯儀館久念廳舉行。

嚴正學逝世的消息在海外社媒平臺上迅速傳開,很多人表示哀悼和不捨。

知名藝術家、策展人杜應紅在X平臺發佈短視頻說:“驚聞中國著名藝術家、北京圓明園藝術村的第一任“村長”、林昭和張志新雕塑的作者嚴正學老先生被迫離世,心痛啊!因爲嚴先生幾十年來一直都被迫害。直到他病危的時候,也不被允許親朋好友們去探望。”

流亡美國的中國異見人士郭寶勝則發帖說:“六四後北京一片肅殺,但圓明園畫家村卻逆流而上,成爲當局眼中新的不穩定因素。村長嚴正學先生赫赫有名,我們大學生都知道嚴(正學)大名。我那時是校園活動積極分子,曾與北大同學一起組織了北大三角地圓明園畫家展,不少畫很反潮流很異端,當局震驚萬分。後來我們想在人大也辦一場,結果被校方、警方全面攔截。”

回顧圓明園畫家村"村長"嚴正學

根據公開資料及異議人士季風的悼詞,嚴正學1944年1月11日生於浙江省海門(現台州市),1962年,進入浙江美術學院附中學習。1965年,他離開美院,流浪於中國西部,歷經十數年,遭遇各種坎坷磨難。美術史界稱其爲中國大陸最早的“職業畫家”,中國的第一位“盲流藝術家”。

1988年,嚴正學在北京的中國美術館舉辦了《嚴正學、嚴穎鴻父女兩代人畫展》;1989年1月起,其自傳《路漫漫》由中國美術報連載;他的作品多次發表於各專業雜誌及報刊。1989年六四以後,他投入行爲藝術,創作了揭露當局侵犯人權的一系列作品。他也因入夥城市部落“北京圓明園畫家村”從事藝術創作,被推爲“村長”。

面對專制制度的腐敗與不公,嚴正學一直爲弱勢羣體維權,但也因而觸怒當局,被祕密拘留十多次。1993年,他用行爲藝術起訴北京市公安局侵犯人權,後被囚禁於北大荒雙河監獄強制勞動。1996年獲釋後,他在北京舉辦《嚴正學獄中畫展》,畫展引起海內外輿論反響。2001年,嚴正學起訴政府“賣淫”事件被海內外媒體廣泛報道,傳媒稱其爲”中國第一公益訴訟人”,他也因此成爲中國著名的行爲藝術家之一。2003年2月2日,他以行爲藝術揭露官商勾結、魚肉百姓,9次狀告司法局,最終贏得官司。

2003年9月,嚴正學應邀赴美國紐約舉辦《嚴正學獄中畫展》。2006年,他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3年, 2009年獲釋。2010年,嚴正學帶病完成了林昭、張志新兩座塑像,並以此享譽海內外。

他的好友季風說,嚴正學一系列起訴政府的行動給他帶來了數不清的迫害和打壓,被譽爲“中國的藝術囚徒”。嚴正學幾次在陰陽界浮沉,受盡無數酷刑和煎熬:“他的藝術過程,就是一個藝術家從生到死的掙扎和反抗過程。”

高瑜:嚴正學是人權藝術家代表

中國獨立記者高瑜表示,嚴正學是“體制外極具影響力的人權藝術家代表”。高瑜本週二接受本臺採訪時談到,她曾於2018年1月到宋莊參加嚴正學舉辦的畫展,策展團隊包括華勇、季風等人:“這個畫展是經過了和官方非常曲折的談判纔開成。”她說,當時通州國保堅持要嚴正學把林昭的塑像搬出展廳,之後才允許展覽進行。當時展出的作品都是他在北大荒被囚禁時、利用被要求畫宣傳畫的機會而創作的,作品的尺幅都很大。

高瑜說: “其中有一幅《與狼共舞》,就是嚴正學在監獄,10幾個獄警圍着他,用6根電棍電擊他。就是因爲他觸怒獄警,被電擊了3個小時。” 她說,嚴正學當時已經50多歲,遭到電擊後,他就回到了官方讓他畫宣傳畫的房間:“他呆坐了很長時間,之後他就端起一碗墨汁,用排筆在宣紙上畫了黑粗的墨框,代表他那個監獄,然後用清水潑過去,濃墨就散開了,從濃墨的紋理上顯示出白色的地方代表亮光,他再用筆在旁邊畫了一圈狼。”

高瑜說,這幅畫表達出嚴正學在監獄受到的酷刑虐待,讓他感覺如同和一羣狼生活在一起。高瑜還了解到,嚴正學爲了把這些大幅作品帶出監獄,曾費盡心機:“他就把大畫裁成一尺見方的小方塊,用包裝紙包好,趁着嚴冬,因爲東北滴水成冰,上廁所時就扔進茅坑裏,他都記住是第幾個茅坑。當時,廁所的化糞池都在高牆之外。然後就由出獄的獄友到化糞池再鑿開冰凍的糞便,把嚴正學包紮好的(作品)挖出來,帶回北京。”

高瑜說,中國當代的藝術家基本都不敢用作品來表達對社會的不滿或揭露專制的黑暗,但是嚴正學卻不一樣:“他到現在都用他的作品來表達抗拒極權、吶喊自由,他個人就可以代表一箇中國畫派。他就是這樣不屈的、用生命來抗拒、用靈魂在吶喊的這樣一位藝術家。” 高瑜認爲,嚴正學雕刻的林昭和張志新塑像是他從事藝術追求中的極品。

陳維明:  嚴正學代表中國藝術家的勇氣與悲哀

和嚴正學有過很多接觸的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副主席陳立羣告訴本臺,嚴正學創作了林昭和張志新的雕塑作品後,曾放在一樓的院子裏,稱之爲“鐵玫瑰園”。他因此而遭到警察長期監視和騷擾,住家多次被斷水、斷電,冬天斷暖氣。但嚴正學和妻子一直守護着“鐵玫瑰園”。黑社會和警察勾結,曾對他的發出警告,叫他當心他的兒子。後來其兒子出車禍死亡,死因至今不明。嚴正學的夫人也曾遭到威脅,並在一次車禍中被壓斷腳背,多處骨折。嚴正學在住院時,外界無法和他家人聯絡,朋友們也無法去探望。她說:“嚴正學是在中國大陸遭受迫害最深的藝術家,但他從未屈服過。”

同樣來自浙江的旅美雕塑藝術家陳維明告訴本臺,像嚴正學這樣有良知、願意爲民主和社會公正發聲、敢於與專制獨裁抗爭的藝術家在中國鳳毛麟角,因此他對嚴正學充滿敬意。

“其實,在嚴正學身上所展示的既是中國藝術家的良心和勇氣,也是中國藝術家生活上的悲哀。” 陳維明說,雖然他身在西方,可以擁有自己的雕塑園,自由地創作和展出作品,但在專制統治下的中國,嚴正學這樣的藝術家即使創作出好作品卻也無法公開展示和發表,而“這既是他們的悲哀,也是他們勇氣和意志力的象徵”。

記者:凱迪   責編:何平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