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異見人士王兆清: 無懼國內外騷擾威脅

2022.12.06 16:0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訪異見人士王兆清:  無懼國內外騷擾威脅 旅居荷蘭的異見人士王兆清
王兆清推特截圖

中國民衆反對疫情封控的"白紙運動",得到海外華人的積極響應。近日,旅居荷蘭的異見人士王兆清在當地發起多項抗議活動,但其本人和在中國國內的家屬卻受到威脅、騷擾。本臺記者凱迪就此對王兆清進行了專訪,下面請聽採訪的內容。

 

 

異見人士王兆清來自江蘇省宿遷市,今年7月,他們一家來到荷蘭,目前持有庇護身份。他說,離開中國的主要原因就是妻子和孩子都不願接種疫苗,因此而無法繼續在中國國內工作和就學。

王兆清把自己定義爲參與民主運動的新人。在“白紙運動”之前,他就一直在中國駐荷蘭大使館前抗議中共專制暴政,並且已長達數月。中國的“白紙運動”發生後,他又在荷蘭當地組織並參與了多項活動。

記者:王兆清先生,首先請您介紹一下您最近在荷蘭發起了哪些抗議活動,好嗎?

王兆清:在(中國)大使館門口,我已經抗議了幾個月。我覺得,國內的形勢越來越嚴峻,有必要將抗議行爲升級,我就在12月2日,在荷蘭這邊多個(社媒)羣組說,我們3日上午9點半,沿埃因霍溫 (Eindhoven)車站聚集,然後沿那往海牙去。在海牙唐人街,我們騎自行車,環唐人街遊行,最終目的地是騎到中國大使館。在中國大使館敲盆,以要求習近平下臺、中共下臺爲主要的政治目的。

記者:您在推文中說,發起在12月3日的活動後,您就受到威脅,國內親人也受到騷擾,甚至在活動現場也有人干擾。您能介紹一下這方面的情況嗎?

王兆清:在3日早晨,我8點鐘起牀的時候,收到了這種威脅的信息,包含“不要以爲你在荷蘭就如何,我們可以把你弄回中國來”。威脅我的話,只是截圖了一部分,還有比這更過分的話,有的沒有截到,有的實在是不方便發出來。

記者:從網絡信息上看到,你們在海牙唐人街的活動現場也遇到干擾,能談一談嗎?

王兆清:我們是準備環唐人街的活動,在唐人街大牌樓下面,當時我們剛把車子停下來。我們這個活動信息我是公開發出去的,他們似乎是等在那裏。我剛停下來,他們就過來了。他們的意思是不讓我擺在那裏,說我的影響太壞了,我的行爲是“漢奸行爲”。

我跟他們解釋說,我是要求中國民主,和“漢奸”完全不搭嘎。共產黨的理念是馬克思主義,他們把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的畫像是公開懸掛的,他們都不是漢奸,我這個漢奸是從哪裏來的?他們還不允許我擺,我就拿出手機進行錄像了。

記者:那麼,您在3日的推文中一度說,國內的母親被關入集中營,家人聯絡不上,很着急。後來您澄清,母親並未被帶走,是有兩個陌生人找上門,針對您的事情進行威脅。您講一下這個過程好嗎?

王兆清:他們是去我們家裏,是打着我朋友的名義,然後和我母親說來找王兆清。我母親跟他們說,他不回來了。因爲我目前也跟家裏人說了,中國不民主,我是不會回去。然後他們就說找我做生意,問我在哪裏,怎麼能聯繫我?這完全就是胡說八道嘛。在得不到我更有用的信息之後,就說等我回來要弄死我。

 

 

記者:您在推文中說,因爲你一直在大使館前長期抗議,您母親在10月20日半夜就曾受到當地警方的騷擾、恐嚇。那麼這次,您對於母親被騷擾的情況,有沒有去中國駐荷蘭大使館方面討要說法?

王兆清:我當天就去了。到了大使館之後,本來那天是敲門抗議,我就改成了直接要求跟他們對話,就是針對我母親的情況。他們也不搭理我,就是這樣子。

記者:您說11月25日,您的所有國內社媒帳號被封掉了。12月2日您組織了抗議活動,第二天凌晨就受到了威脅,還有不明身份人員透過家人對您進行威脅。您認爲,這是一次中國當局者國內外聯動的威脅,是針對您本人的海外執法行爲。您有什麼依據嗎?

王兆清:我認爲,針對我本人的這一系列威脅和抗議活動的阻撓,是來自於中共,來自於中共的海外執法機構。因爲在短期內,如此緊密並且有組織性地阻撓我和威脅我,這樣的能力只有中共有,其他人是不具備的。

記者:從您的推文中看到,您爲家人的安全擔憂。那麼未來,您還會繼續站出來,參與抗議活動嗎?

王兆清:我當時確確實實有替家人擔憂。這邊海外民運人士和我討論說,共產黨對待海外民運的策略就是“胡蘿蔔加大棒”,現在給你這一棒子,就看你怎麼接住了。現在我已經在推特上明確表示了,如果再遇到這樣的事情,我的抗議行爲就會升級。我不會妥協,因爲一旦妥協,我就不要(想)再去大使館,就不要(想)再去抗議了,也就無法再繼續下去了。

記者:你已經決定一直會做下去,是嗎?

王兆清:我一定要做下去。因爲這個“白紙運動”發起來,從未看到我們這個國家能有這樣一個希望。中共建政以來,從未有這麼多人在一起要求在位的元首下臺。所以,我對這個國家目前是充滿希望的,我覺得未來可期。

記者:非常感謝您接受我們的採訪。

針對王兆清受到的騷擾恐嚇,本臺記者也致電江蘇省宿遷公安局,但接線人員稱,對上述事件“不清楚”。

本臺記者同時向中國駐荷蘭大使發電郵查詢,但截至發稿時爲止,仍未得到回覆。

 

記者:凱迪    責編:何平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