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異見藝術家華湧溺水身亡 曾爲"低端人口"發聲

2022.11.27 15:16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國異見藝術家華湧溺水身亡   曾爲"低端人口"發聲 華湧非常喜歡親近大海,常去釣魚、釣螃蟹,覺得是一種寄託安慰。
(郝丹獨家提供)

長期爲中國弱勢羣體發聲的持不同政見藝術家華湧,日前在加拿大不幸溺水身亡。華湧的好友均悲痛不已,紛紛通過社交媒體表達悼念。

 

 

華湧很愛大海,常和溫哥華的朋友一起去釣魚、釣螃蟹,只是這一次太留戀大海,他一去不歸。

25日傍晚,華湧獨自划船出海,夜深人未歸。朋友報警,大批官方和民間搜救隊出動,26日早上發現他的身軀,確定因溺水罹難。

華湧去年春天抵達多倫多申請難民,2021年9月來溫哥華,一直住在中國民主黨溫哥華黨部負責人郝丹家裏。直到今年夏天,他才因身體不適,搬到吉布森小島(Gibsons)上靜養,順便創作繪畫。

 

華湧(右)常常用自己的繪畫藝術表達民主自由理念,他和郝丹(左)常在加拿大參與聲援中國的民主抗爭活動。    (郝丹獨家提供)
華湧(右)常常用自己的繪畫藝術表達民主自由理念,他和郝丹(左)常在加拿大參與聲援中國的民主抗爭活動。 (郝丹獨家提供)

身爲華湧在溫哥華最親近的朋友,郝丹聽到噩耗幾乎崩潰。他說,華湧是一個熱情天真又具有正義感的人。過去在中國,因拍攝北京“低端人口”而成爲當局的眼中釘,流亡海外後仍繼續關注中國社會問題,儘管在加拿大也不忘聲援中國的民主抗爭活動。

郝丹說,隻身在異鄉的華湧非常掛念國內的親人,掛念老母親,經常打電話慰問;得知姊姊生病動手術,也特別賣畫寄錢回家;他還一度和7歲的女兒失聯,急得不得了,後來再聯繫上才展顏歡笑。:“(當天)他給我打電話,他說我太開心了,和女兒兩人聊了2個小時,他女兒都會畫畫了,和他特別親。我能感受到父親的那種激動。他也幾乎隔兩天就會和他媽媽打電話,就跟小孩一樣子,經常和他媽媽開玩笑,他媽媽還天天說他。真的,今天這個噩耗傳來,我都蒙了。”

 

華湧在海外,心念女兒丶母親等家人。    (華湧推特)
華湧在海外,心念女兒丶母親等家人。 (華湧推特)

社交媒體上許多人紛紛悼念華湧,有人稱讚他是“勇敢的藝術家丶抗爭者”,有人說“今天中國大地上,抗爭大潮席捲全國,不要忘記華湧和他孤獨的抗爭”。

溫哥華中國自由民主人權促進會召集人黃寧宇也是華湧的好朋友,他非常能夠體會政治流亡者遭受顛沛流離而產生的孤獨。他回憶,華湧常提到駕船出海能找到內心的平靜,是一種慰藉:“我們晚上看起來不合常理,你晚上不能出海啊,太陽都落下來了,天氣又風大。但他爲什麼堅持出海?這也是他內心苦悶的一種表現,像這種背井離鄉丶妻離子散的痛苦,也是造成他這次意外悲劇的原因。”

黃寧宇說,堅持民主抗爭非常不容易,有人內心受苦,有人則是被疾病摧殘延誤醫治。例如,曾經在六四事件時擔任軍人的韓罡,因爲反對向人民開槍被判刑12年,在獄中遭遇許多苦難,2019年纔剛落地溫哥華沒幾個月,便因久病纏身而過世。

一場疫情加上中國當局進一步打壓,加劇了海外民主人士的身心俱疲。例如,華湧逃出來後一直想協助女兒和孩子的媽媽一起出來,但她們很快都被中國當局嚴控,根本出不來。溫哥華民主人士之一瑞秋表示,現在有人連和國內家人通訊都成問題。過去兩年加拿大疫情反覆,大家能彼此安慰的機率也少了:“沒有疫情以前,我們都會組織一下,比如聖誕慶祝會啊,就是大家能夠見面聚在一起聯絡聯絡。疫情一開始,大家都不能見面了。以後大家能夠互相關心的,就常常聯絡聯絡,關心他們了。”

旅居美國加州的民運人士界立建心痛華湧離世。他說,中國特工的威脅恐嚇和施暴無所不在,海外民運人士須隨時注意生命安全:“潛伏在自由之地的中共一些辦事人員吧,他們會回國之前拼命地立功表現,包括加害一些異議人士,更瘋狂地實施傷害。目前反正全球是挺亂的。”

去年抵達加拿大時,華湧曾在第一時間接受自由亞洲電臺專訪。當時他說,“希望有反抗意識的人在民主國家裏都能更勇敢站出來,反對中國的暴政。”

 

記者 柳飛    編輯:何平    網編:何足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