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大抓捕:律师会见受阻 李和平妻子亲任辩护为夫申冤

2016-12-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6年12月18日,李和平律师妻子王峭岭到邮局,向天津市二中院、二中院院长王红卫、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以及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等,寄出担任李和平案件辩护人的通知书。(受访者提供)
2016年12月18日,李和平律师妻子王峭岭到邮局,向天津市二中院、二中院院长王红卫、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以及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等,寄出担任李和平案件辩护人的通知书。(受访者提供)

中国当局针对多达超过3百名维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的“709大抓捕案”中,被捕律师李和平在遭拘禁近1年半期间,一直无法会见律师,多位律师更遭到当局施压被迫退出。目前,已考取法律资格的李和平的妻子决定以辩护人身分直接介入该案,为夫申冤。另外,被羁押于湖南长沙的谢阳律师家属近日获悉,谢阳案已被移送法院起诉。

709大抓捕律师事件中,被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律师李和平,其妻子王峭岭20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查询时表示,本月初丈夫遭到起诉至法院后,她已经有担任案件辩护人的决定。她认为,作为李和平的妻子,实在无法再忍受官方一而再的欺负,决定依照中国刑事诉讼法,担任李和平的辩护人,幷在18日透过邮寄的方式,把通知书寄往天津市二中院,同时抄送天津二中院院长王红卫、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以及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

王峭岭说︰如果说这个案子按照正常的程序,丈夫在被采取强制措施24小时后,我就可以委托律师。这一年来,律师根本被官方用各种方法阻拦在这样一个正常的程序之外。当起诉到法院的时候,按照法律,我有权利做他的辩护人的。

王峭岭又说,自从2015年7月10日李和平“被失踪”至得悉被正式逮捕以来,整整1年零5个月的时间,她都没办法聘请律师进行会见,而且代理律师一个接一个受到压力退出。当案件起诉到天津市二中院时,当局新的欺骗招数出现了,只要她跟律师迈进接待大厅,办案的法官就会“失联”。

王峭岭认为官方所有的招数,就是要把李和平本人的辩护权剥夺干净。尽管她相信,未来案件仍然操控在官方手里,但她不能放弃每一个给丈夫洗冤的机会。

王峭岭说︰我通知他成为他(李和平)辩护人,我在通知书里已经提出安排我会见李和平。这个当然希望,你不能说我作为辩护人连人的面都没能见。然后在开庭的时候我又被非法拘禁在某个派出所。如果李和平律师的案件往前走有没有可能秘密审判,我只能这样说,就算他能公开审理,当中一定有很多的限制和局限。

李和平的代理律师蔡瑛向记者解释,按照法律规定,公民和律师都可以代理案件,而王峭岭因为不是执业律师,因而只能以公民代理的身分来办理案件。蔡瑛相信,不管是谁代理案件,也要有着各种被刁难的心理准备。

蔡瑛说︰按道理不存在申请(担任辩护人),家属代理案件作为辩护人有两种,一种是公民代理辩护,一种是执业律师辩护。她(王峭岭)通过了司法考试,是有资格,但是没有执业的话不叫律师。现在当着辩护人,我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这个可以预见风险是很大的。

709事件中另一位遭到拘禁的律师谢阳,早前代理律师蔺其磊同样因为受到当局的施压而退出。谢阳的妻子陈桂秋对本台表示,官方一直不主动向家属或律师透露案件的情况,直到19日她再次致电检察院了解,对方才告知案件已经在16日起诉到长沙市中级法院,罪名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扰乱法庭秩序罪”。

陈桂秋不满地说,司法部门根本不按程序办事。

陈桂秋说︰没有人告诉我们信息,然后我们也焦急,是我昨天(19日)下午打电话去问检察院告诉我的。没有任何书面通知给我和律师,不问的话就没人告诉我。我不清楚他们会现甚么套路,现在抓谢阳之后,这些根本是没有规则,案件的步骤没有法律的规则。走一步看一步,看他们是怎么弄的。

谢阳的辩护律师张重实也难预计开庭的时间。他形容,整个709案件都是不按法律程序走,作为律师只能尽最大的努力捍卫当事人的权益。

张重实说︰阅卷后和会见等都在进行,甚么时候开庭都不知道,会通知嘛。律师已经跟看守所和驻守检察官的一些交涉。原来在里面的一些待遇到目前来说已经得到改善,已经给他改变了。

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统计,截至今年11月9日,涉及709大抓捕案里至少319名律师、律师事务所人员、维权人士和家属,分别被约谈、传唤、逮捕或失踪等。

特约记者︰丁汶淇     责编︰石山、何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