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联署致信人大国务院 呼吁取消社会抚养费

2014-12-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写有“依法征收社会抚养费”的标语。(大众网)
图片:写有“依法征收社会抚养费”的标语。(大众网)

在中国大陆,一万多名各界人士,12月8日联名致信全国人大及国务院法制办,呼吁取消社会抚养费,也就是计划生育罚款。建议信起草人证实,他们的呼吁信当日已连同834页联署者名册寄出。

这封致中国全国人大和国务院的万人联名签署的《取消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建议信》的联署者,是来自中国各地的、各行各业的父母。他们呼吁,废除“社会抚养费”,也就是计划生育罚款。

中国《第一财经日报》日前报道, 11月21日,中国国务院法制办将卫生计生委报送国务院审查的《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条例(送审稿)》送审稿及起草说明等全文公布,征求各界意见,引起社会各界关于社会抚养费的存废之争非常激烈。人口学者黄文政、梁建章发表文章建议,暂停社会抚养费征收。惠州市旅游局局长黄细花等六名全国人大代表向全国人大建议取消征收社会抚养费。12月2日,中国国家卫计委回应媒体说,社会抚养费不会取消,若取消是对中国遵守计划生育政策的群众并不公平。

中国政府每年征收规模超过200亿元的社会抚养费。由于合法性存疑、征收标准不统一、管理不规范等问题,一直倍受社会关注和质疑。

建议信起草人之一、广东涉外经济职业技术学院教师李润发表示,建议信发出后,得到各界人士响应,征集到了超过一万人联合署名,其中有不少是非独生子女,证明是否独生子女与是否为社会作出贡献的人才,没有任何的关系。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就此电话采访了参与该联名书的中国民间公益活动人士韩呈祥先生,他介绍说:

“当初设计收取社会抚养费的这个政策,是基于把孩子当作社会负担这种理论的基础上。如今,人口经济学家已经证明,其实,人口不是经济负担,而是经济财富的创造者。”

《第一财经日报》的报道还说,12月7日,200多名自称严格“遵守了计划生育政策的群众”的单身者、已婚未育家庭、同志群体,联名向国家卫计委寄出了一份《“社会资源节约型贡献奖”申请书》,“求公平求奖励”。《申请书》说: 作为单身青年、已婚未育、丁克群体—严格贯彻遵守计划生育政策的群体,我们为国家节省了巨大的社会公共资源,理应将征收的社会抚养费补偿给我们,因此特向国家卫计委申请‘社会资源节约型贡献奖’。

另据官方新华网12月8日发表的、题为“社会抚养费揭开‘面纱’才能取信于民”的文章说,社会抚养费,也被称为“超生罚款”。迄今为止,全中国累计征收的社会抚养费超1.5万亿元,但却去向存疑。尽管国家卫计委明确回应称不会取消征收,但其存废之争依然激烈。

文章说,尽管国家卫计委明确回应称不会取消征收,但其存废之争依然激烈。作为事关广大人群的一项重要事项,揭开面纱,公开透明,是它取信于民的关键。

文章还说,很多人对社会抚养费有意见,并非是要否定它在人口出生规划调控方面的积极作用,而是因为一些地方在征收社会抚养费时,存在进居民家里捉猪、牵牛、拿锅、挑粮等乱象,进而以情感代替了理智,认为它“应该取消”。这也从一个侧面表明,一些地方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未能以人性化的执法方式取信于民。

中国民间公益人士韩呈祥就此表示:

“收取社会抚养费这个问题,除了是基于生下来的孩子是社会分担这个理论上之外,还一个问题就在于,第一胎孩子与第二胎或第三胎孩子的地位被视为是不平等的。除了第一胎孩子以外,其他计划外的孩子都属于二等人。”

有学者研究认为,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全国共征收的社会抚养费超过1.5万亿元。目前,每年征收的社会抚养费约为200亿元。这些罚款到底有多少入了国库,人们不得而知。就中国国家卫计委向“超生”家庭收取社会抚养费这个问题,中国网民也大有反应,很多人反对,而另一些人则支持收取这种费用。中国网媒新浪网上一些网民的留言就显示了这种立场:

河北邢台的千里共婵娟2961说,“生了孩子自己养,国家还要收你的钱,这不是流氓是什么?”

福建福州的7258表示,“何止是万名!应该是几亿人痛恨贪腐官僚强收抚养贪腐官僚费!!!!!!!”

河北邢台的用户5243102444留言说,“何止是万名!应该是几亿人痛恨贪腐官僚强收抚养贪腐官僚费!!!!!!强烈建议放开二胎。”

北京的ianman9196留言道:“社会抚养费肥了当官的,害了老百姓。”

湖北武汉的手机用户则质问,“抚养了谁?这笔钱要审计!”

广西柳州的南伯万001表示,“凡是能盈利的手段,均批上合法的外衣!”

而福建福州的一位手机用户则提议,“应该加大征收恶意超生的社会抚养费,”

贵州黔南手机用户也提议,“应该收,只是钱应该花到哪里,要阳光透明。”

云南昆明的“怒江一石”表示,“如果不处罚了,很多有钱人会拼命生,占用我们老百姓的资源。”

(记者:希望  责编: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