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米兔運動受打擊 指控鄧飛性侵者反被控名譽侵權

2021-01-07
Share
中國米兔運動受打擊  指控鄧飛性侵者反被控名譽侵權 中國公益人鄧飛。
(Public Domain)

中國前媒體人、“免費午餐”公益項目發起人鄧飛因遭指控性侵未遂,起訴前記者鄒思聰和何謙“名譽侵權”一案近日一審判決結果出爐,鄒思聰和何謙敗訴,使得中國#MeToo運動蒙受打擊。

中國社會福利基金的免費午餐公益衆籌廣告。(Public Domain)
中國社會福利基金的免費午餐公益衆籌廣告。(Public Domain)

鄒思聰在2018年8月1日曾在其微信公衆號上,以《鄧飛,沒有女生是你的“免費午餐”》代匿名C的朋友發表文章指控前媒體人鄧飛曾在2009年以討論新聞選題爲由,試圖性侵當時的新聞實習生C,C在文章中表示不希望此文只被理解成“那一刻侵犯如何發生”的受害者證詞,而是藉由寫出事情始末和她後來的遭遇,希望她的困境不再成爲更多人的困境,“願米兔繼續燃燒”。

C爲後來站出來表明身份的何謙,在發佈文章時爲美國華盛頓大學電影與媒體研究專業的博士生。本科就讀北京師範大學的她,2009年下半年曾在《鳳凰週刊》雜誌實習。

鄧飛於2018年向法院起訴鄒思聰”名譽侵權”,2019年7月,何謙作爲證人出庭作證,接受法官詢問和對方律師的質問,承認當初的匿名文章爲她所撰寫,並向法院敘述事情始末,鄧飛隨後追加起訴何謙爲第二被告。該案一審判決近日出爐,杭州互聯網法院判決鄒思聰與何謙敗訴。

根據《中國數字時代》網站上刊登的鄒思聰的文章與判決書,法院認定兩人提供的證據“不足以令人毫無遲疑的確信其所述情況真實存在”。鄒思聰質疑此舉證標準太高,且在名譽侵權案件中,原告有初步的舉證義務,“那麼他的陳述和舉證是什麼呢?”鄒思聰質疑。他寫道,在雙方都沒有直接客觀證據的情況下,法院只考慮了名譽權,而未充分考量何謙對言論自由權利的行使。

支持鄒思聰何謙的標語。(Public Domain)
支持鄒思聰何謙的標語。(Public Domain)

根據判決書,鄒思聰於該判決生效後需刪除其微信公衆號上發佈的三篇文章;鄒思聰與何謙兩人需使用微信公衆號公開向鄧飛道歉,並賠償鄧飛精神損害撫慰金5000元和公證費6712元。鄒思聰在文章中表示“不認可判決結果,決定提起上訴”。

在美國的中國民聯副主席呂京花對此向本臺表示,記者揭露性侵未遂案件的意義大於法院的判決結果,雖然此次法院判決兩人敗訴,但鄒思聰和何謙願意站出來發聲的行爲,應該獲得“大大讚賞”,起碼透過此次事件,後人能更加警惕,引以爲戒。

上個月,中國中央電視臺前主持人朱軍被指控在2014年性騷擾當時網名“弦子” 的實習生一案 ,於12月2日在北京海淀區法院首次開庭,無公開庭審。弦子開庭、中國米兔、朱軍性騷擾等關鍵字當時成爲中國社交媒體上被屏蔽的敏感詞。

呂京花認爲,像#MeToo運動、爭取婦權、勞權等此類民間覺醒的行爲,一旦在中國社會里有萌芽的狀態,在中國的意識形態當中,並不會馬上被接受,因爲會被以維持社會穩定爲由遭到阻礙,中國社會“不能允許所謂西方的意識流進入中國這片土地,不斷蔓延”。

(實習記者:林佩諭 責編:申鏵 網編: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