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彤被公安带离北京强制旅游 六四学生罗茜被查抄及带走

2014-05-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六四25周年前夕,当局以反恐名义加强安保。(市民提供/乔龙)
图片:六四25周年前夕,当局以反恐名义加强安保。(市民提供/乔龙)
Photo: RFA

“六四”25周年日前夕,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星期五(5月30日)在北京寓所被公安带走,强制旅游,其妻子蒋宗曹因刚动过手术,无法随行,鲍彤下落不明。其子鲍朴表示,此前通常被带到江浙一带“旅游”,有时在北京郊区。同一天,湖南新宁六四学生罗茜,被警方抄走两台电脑及强制旅游。

六四前夕,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星期五(5月30日)被当地国保带离北京住所,去向不明。鲍彤的儿子鲍朴星期六在香港告诉本台,他是在前一天接到来自北京家中的信息,确认父亲被警察带走,可能去江浙一带:“出去旅游了,我接到信息说昨天离开,六四以后回来,到哪里去不知道,我可以确认他确实出去旅游了,也可能到南方”。

记者:他上几次六四前夕被带走,是去了哪里?
回答:当时好像去了江浙一带,他是在浙江海宁出生,童年在那里度过。

鲍朴还说,警察突然到他家中,要带父亲离开北京:“而且很突然,我知道也很突然,到底北京家里发生了什么,我不是很了解,一般来说,我父亲如果拒绝(外出),以往他们也就算了,但是今年到底情况是否有变,我不是很清楚”。

81岁的鲍彤在八九年六四事件后,被以“泄露国家秘密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七年,刑满释放后,几乎是每年的六四周年日都被警察带离北京,强制旅游。

鲍朴说,他的母亲蒋宗曹因刚作过胃镜手术,需要休息,未能与父同行:“我母亲病了,她有胃病,刚做了胃镜手术,身体不太适应,不能吃东西,又是八十多岁了,病了很久”。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星期六表示,他也获悉鲍彤被警方带走,而在他家的周围到处是警察,因此作好了再入狱的准备:“楼下都是看守,楼道、门口也有,院子门口也有。昨天傍晚我妈妈突然给我打来电话,哭着冲我喊‘胡佳,妈妈爱你’,这个场景在2008年我被判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时的法庭上和我在监狱的时候,她表述过。我们母子之间平时不用这个方式,今天早上母亲又来电话,嘱咐我把家里的水、电,煤气闸门关好,随时会有人上来对我采取强制措施,我已经做好准备了,要带到看守所的衣服,还是平时每天吃的药物”。

胡佳认为,今年的六四安保措施是25年来所罕见:“25年来,这次的六四维稳期从1月17日赵紫阳逝世九周年,到6月8日,长达近半年的时间也是破天荒,而且当局的紧张程度不逊色与茉莉花革命、中共十八期间,而且当局这一次恰好利用了所谓反恐”。

湖南有六四学生被警方强制旅游。据维权网周六报道,湖南省新宁县民主维权人士罗茜被当地警方抄家,一部手提电脑与一台式电脑被抄走。警方出具了搜查证,但没有给家属留下。警方说,罗茜于周四发布了有严重问题的消息,因此要带走“旅游”。

本台记者周六多次致电罗茜的手机,显示关机。他的妻子戴亮明告诉记者:“(罗茜)被(警察)带出去了,是在前天(周四)傍晚时分,来了一个国安,三人是警察,还有一个是我们学校副校长,还有一位是教育局的,他们拿走了两台电脑”。

记者:说去哪里旅游?
回答:他们什么也没有告诉我,我不知道。国保说(罗茜)前天下午四点多发一条新闻信息。

罗茜在八九民运期间就读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因参与学运而被关押三个月,后因参加维权活动而被劳教三次。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马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