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前被旅游异议人士陆续获释 鲍彤仍未回家25年最严厉一次

2014-06-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鲍彤 (鲍彤授权RFA使用)
图片:鲍彤 (鲍彤授权RFA使用)
Photo: RFA

六四周年日前夕,被公安强制旅游的各地异议人士日前陆续回到自己的家中,不过,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至6月7日,仍未获自由。鲍彤的妻子蒋宗曹周六(7日)表示,估计一两天内回家。获释的异议人士表示,这是六四事件25年来,控制最严厉的一次。

6月3日被广州警方带走强制旅游的异议人士野渡等多人于5日回到家中。他星期六(6月7日)告诉本台:“前天晚上被旅游回来的,我们广州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在5日回来的”。

记者:带您去了哪里?
回答:第一天(3日)带到珠海,上面打电话给带队的国保,说怎么能带到珠海,如果他跳海游泳到澳门就麻烦了,后去了番禺。
记者:6月4日在哪里,番禺吗?
回答:6月4日在番禺的莲花山旁边。
记者:几个人和您在一起?
回答:他们三个人。

陕西异议人士马晓明5月20日被公安软禁在家,28日被国保带到四川强制旅游,他星期六告诉记者,前一天才回到西安家中:“我昨天晚上回家,28日被带到四川,在一个比较偏辟的、县旅游景点,住了十天”。

记者:他们几个人?
回答:两个人,看得很紧,带你到到景点,不能离开他们的视线,警察只是执行上级的指令,不过比把你送到看守所或关在派出所里,要好听一些。

另一位住在广西的八九学生领袖王德邦6月3日被警方带走,5日获释。王德邦对记者说,他每年的6月4日,都会用自己的方式纪念六四,包括禁食24小时,这次被强制旅游,也没有放弃:“把我带到桂林下辖的一个县,5日上午回家的。因为我的孩子要高考,跟他们反复交涉,最后让我回来了,6月4日,他们因为湖南罗茜(六四学生)的事,跟我纠缠了一天,我当时因为也在绝食,心情也不好,我每年6月4日都会绝食,纪念那些死难的学生、市民”。

王德邦说,今年的六四周年日令他内心比以往更沉重:“感觉较沉重,这是25年以来,我因为六四,受到控制最严的一次。六四20周年,我在北京时,他们堵在我楼下,也没有带我去强制旅游,这一次我在这么偏远的地方,他们竟然把我带走”。

不过,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5月30日在北京家中被公安带走旅游,至本周六仍没有获准回家,其妻子蒋宗曹周六告诉记者:“他还没有回来,我刚才接到朋友电话说,有的人回来了,但是他(鲍彤)没有回来”。


记者:他有没有给您通过电话?
回答:没有电话,可能他的情况不太一样,根据以往惯例,现在也应该回来,差不多就这一、两天,再等一两天。
记者:不知道把他带到浙江,还是北京郊区。
回答:肯定不在北京,比较远。
记者:您一点消息都没有?
回答:没有,过去我跟他们出去(旅游)过,但是我们身上不能带电话,带了他也会没收。
记者:您现在的身体状况如何?
回答:现在做了胃镜,切掉了胃息肉,现在好多了。
蒋宗曹因刚动过手术,无法与丈夫随行。鲍彤的儿子鲍朴不久前告诉记者,此前通常被带到江浙一带“旅游”,有时在北京郊区。

每年都会祭奠六四遇难者的马晓明表示,他感受到中共领导人对民间悼念六四遇难者的立场,越来越强硬:“今年我感到特别严厉,在这件事上,胡锦涛时代不如江泽民时代,习近平时代也不如江泽民时代,我们要祭奠六四英烈,后来的(领导人)还不如前面的,在江泽民时代,有几年,我们还可以在家里聚会,点蜡烛祭奠六四英烈,当时还不干涉你,到胡锦涛时代就干涉了,我们就提前搞活动,还可以进行,到习近平时代,连这样都不行了”。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马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