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瀟男庭上認罪道歉 仍被重判三年

2021-02-09
Share
耿瀟男庭上認罪道歉  仍被重判三年 耿瀟男庭上認罪道歉 仍被重判三年
RFA製圖

曾經多次聲援敢言學者與及任志強的北京著名媒體人耿瀟男,被控“非法經營罪”。雖然她已公開認罪道歉,但仍被重判3年。她的朋友表示,這明顯是政治審判。
本週二上午九點半,耿瀟男與她的丈夫秦真以及公司九名員工被控“非法經營罪”,在海淀區法院開庭審理。法院外,警方拉起警戒線,阻止外人接近。當天下午,法院裁定各被告人罪名成立,其中耿瀟男被判刑三年,秦真兩年六個月,緩刑三年。


北京海淀法院門口,警方拉起警戒線。(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北京海淀法院門口,警方拉起警戒線。(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法院罕有直播庭審過程。被告人耿瀟男在作最後陳述時說:“謝謝給我這樣一個自我陳述的機會,不是自我辯護的機會。我想說的第一點是,我對公訴人今天給我指控的、起訴書上所有的罪行,我全都認罪,並且藉法庭這樣一個寶貴的機會,向社會認錯和道歉。然後對剛纔宣讀的所有的證據,我全部都認可,並且我認爲非常的真實。”



耿瀟男友人 : 政治原因卻以經濟理由作把柄

耿瀟男在北京經營出版物。公訴方指其公司所經營的印刷、銷售出版物達二十萬冊,涉案金額數百萬元,構成“非法經營罪”。不過,外界認爲,當局起訴耿瀟男,與她近年積極參與社會公共活動有關。

耿瀟男的一位友人告訴本臺,當局抓捕耿瀟男純屬政治報復:“這次主要是她接受了自由亞洲電臺北明的採訪,說有關許章潤(清華大學教授),此前又爲陳秋實、任志強受打壓聲援。她是一位熱心人,是政治原因卻以經濟問題找茬。”

公訴方指耿瀟男和丈夫秦真等4人是公司主管人員,負責全面管理和實際營運,有指揮、決策作用,應該認定爲主犯,但考慮到被告律師指,被告已經退贓退賠,希望法院結合庭審情況作判刑,建議耿瀟男判監3年,秦真則監禁兩年半、緩期執行。

近年來,耿瀟男因在北京文化公共領域以活躍、敢言着稱,並積極致力於公益文化思想活動策劃、執行及傳播活動等,她長期受到公安便衣監控。去年9月9日,他們夫婦二人突然被警方帶走,直至本週二(9日)被判刑。


資料圖片:耿瀟男夫婦(維權網)
資料圖片:耿瀟男夫婦(維權網)

耿瀟男爲了保護員工被迫認罪

北京獨立媒體人高逾當天接受本臺採訪時說,耿瀟男是爲了保護員工,被迫認罪:“耿瀟男她沒辦法,因爲她的案情太複雜,涉及到她的丈夫,還公司十幾個人,另外她的住房都抵押了,爲了辦這家公司。現在公司的財物無人管可不行,損失慘重。她出來就什麼都沒有,所以她沒辦法。刑期,她當然要爭取輕一點。”

據耿瀟男的好友披露,耿瀟男被捕前,已預感到會遭當局報復,她惟有和丈夫離婚,獨自一人承擔責任。就在開庭前,耿瀟男還按照當局的要求解聘代理律師尚寶軍,以換取“從輕判決”。

對於耿瀟男被判刑3年,其一位北京友人宋女士對本臺說,當局哪怕判耿瀟男一年都不公平,因爲這是一次政治審判:“以非法經營的名義審判耿瀟男,其背後的原因絕不是非法經營。在這個國家,涉案達幾千萬元,幾億元,上百億,受害者達幾萬、十幾萬的案子很多,這個政府管了幾個?判刑幾個,究竟又多少人承擔責任,而耿瀟男不過就是一個圖書出版商,她出版社的圖書不過是一些烹飪和兒童讀物,判一年對她來說都是不公平的。”

庭審前,耿瀟南的友人文定中、郭於華等人到法院外要求旁聽但被法警阻撓。許章潤、季風、嚴正學等人則被軟禁在家。


記者:喬龍    責編:胡力漢 嘉遠     網編:瑞哲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