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平涉煽颠案开庭 律师被解聘法院封锁消息

2017-02-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曾留学美国的吉林省延吉市网友权平。(RFA)
曾留学美国的吉林省延吉市网友权平。(RFA)
Photo: RFA

中国吉林留学生权平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2月15日上午在吉林省延边州中级法院开庭。两天前,权平案的两位人权律师接法院通知称,被告人的父母亲解除了他们的辩护人委托关系。外界怀疑当局对权平父母施压以排除律师,有意封锁庭审信息。

权平因为身穿印有“习包子”和“大撒币”字样的T恤衫而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2月15日上午9点30分在延边州中级法院开庭。权平的两位代理律师张磊和梁小军,在两天前被权平的父母解聘,外界无法得知当天的庭审情况。媒体人苏雨桐2月14日在社交网站推特写道,明日权平案将开庭,自他被国保秘密拘捕,家人被当局威胁一直不敢对外发声,也因为家人在当地有生意要做。官派律师一直游说权平父母接受所谓的轻判,才让权平父母下决定解聘律师。梁小军和张磊两位律师介入后,官方设障,明天极有可能排除律师,悍然开庭!

张磊律师2月15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称,法院设置各种障碍,阻止律师出庭辩护:“之前我们去法院提交了手续,他当时说需要律师事务所在地司法局开具介绍信,否则不予任何代理资格。这是一方面。另外,13日下午晚些时候,延边州中级法院打电话告诉我们说,权平的父母向法院确认了,不委托我和梁小军律师。所以基于这两个方面的原因,我们现在对于案件庭审情况不知道”。

张磊说,法院要求辩护律师出具所在地司法局介绍信,方可代理本案,明显违法:“他们以这个理由为借口,是非常明显违法。他们可能通过其它方式做权平父母的工作,解除委托人的权利。法院就当然不需要通知我们开庭”。

权平案的另一位辩护人梁小军律师说,由于他和张磊律师被解除委托人关系,因此无法出庭:“我们没有去,因为人家解除了委托,我也就没有参与,现在不知道(庭审)结果。(法院)程序肯定违法,他们不允许我们介入”。

数日前,梁小军和张磊两位律师已就权平案,致函吉林省高级法院院长,要求解释有无限制律师代理案件的规定。该函称,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要求律师出具“执业机构所在地的司法局出具的介绍信”,于法无据,而且也不合情理,吉林高院是否自己制定并向全省法院特别是延边州中级法院下达过“在吉林省,凡是名义上涉及国家安全的案件,外省市律师代理的,必须由代理律师执业机构所在地的司法局出具介绍信”的规定、文件或者政策。

现年28岁的权平早年留学美国,曾在社交网站发表声援郭飞雄、支持维权律师、纪念六四等文字和图片。据称,此举触怒了有关当局。网民龚先生对记者说,权平穿文化衫嘲讽领导人是一种行为艺术,这在西方民主国家绝对构不成犯罪:“这又没有直接提他(习近平)的名字。在民主自由的国家里,骂公务员也是很正常的,讽刺公务员也是正常的。在一个正常国家里这种事情经常会有的,在不正常的国家什么事情都会发生。这个国家太虚弱了”。

籍贯吉林的广州律师隋牧青认为,延边法院要求代理权平案的律师出具司法局介绍信超出了法规。法院在以此方式阻止律师为当事人辩护:“现在权平家人解除了律师委托,我觉得不是很奇怪。据说权平家人是做生意的,他们肯定是受到很大的威胁。在中国你做生意,你有钱不配合当局,可以分分钟叫你家财尽散。没有律师来,延边当局就达到了没有人权律师参与辩护的目的”。

隋牧青说,权平案在没有人权律师参与的情况下,国外媒体无法了解这起受到海外关注的人权案件的内情。据称,海外民间组织全美学自联曾就平权被抓谴责中国政府侵犯公民言论自由、实施国家恐怖主义,并到中国驻外使领馆门前集会抗议。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