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嫌疑逃亡24年 卻去自首 民衆憂“健康碼”如電子手銬


2020-05-06
Share
000_1QJ3YC.jpg 武漢新冠肺炎爆發後,當局推出“健康碼”紀錄使用者生活細節。(法新社圖片)

 

中國甘肅一男子涉嫌殺害同村村民,逃亡24年後被迫自首,原因是“沒有健康碼,走投無路”,引發網民熱議。有人說防疫“健康碼”發揮了特殊功能,是意外收穫。輿論則擔心“健康碼”被官方用來對付異議人士,限制公民自由。

據中國媒體報道,甘肅清水縣男子時某逃亡24年,本週日(4月3日)下午到浙江杭州市公安局喬司派出所自首。報道指現年48歲的時某,1996年6月份夥同他人殺害同村村民,並逃離家鄉,潛逃至今。時某自首投案時,情緒崩潰,其短髮大半已經花白,身穿的T恤很舊,黑色的皮鞋積滿塵土,十分落魄。時某說,到了今天的地步,他覺得自己已寸步難行。原來,時某沒有身份證和手機。多年來靠打散工爲生。時某說,5月1日他到了杭州餘杭後,想去找工地打工,但工地負責人要他拿出身份證和健康綠碼,去商店購物也要出示綠碼。到了第3天,他已覺得無路可走。只好到派出所自首。

 

 

中國法律工作者王先生本週一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表示,當局一直在摸索監控人民的方式:“其實以前中國舉行大的活動,比如奧運會,上海世博會,兩會,他們就強力維穩。不僅是人力,而且還在技術、設備方面進行維穩結束之後,很多東西保留下來一點,就形成了現在嚴密的維穩體系。”

 

甘肅男子24年前殺人畏罪潛逃,近期因“沒有健康碼,走投無路”而自首。(網絡圖片/喬龍提供)
甘肅男子24年前殺人畏罪潛逃,近期因“沒有健康碼,走投無路”而自首。(網絡圖片/喬龍提供)

學者王先生說,當局採取封城、封社區,使用健康碼等方式,監控疫情,同時構成了一張嚴密的監控網:“所以加上人臉識別技術,中國現在完全構成了一個嚴密的監控網。他可以把任何一個人找出來。所以疫情結束之後,他必然會把原來一些方法繼續保留下去。”

中國政府爲對抗疫情而推出的健康碼分綠色、黃色和紅色,當手機上的健康碼變成紅色時,說明你已被確診爲新冠肺炎,必須接受隔離。此刻,你將成爲被當局定位及隔離的目標,被納入追查名單,將寸步難行。

武漢居民毛先生接受本臺採訪時說,他估計疫情結束後,這套疫情追查系統可能被繼續使用:“我覺得很有可能,因爲隨着當前經濟形勢繼續惡化,(政府)面對國際社會打壓,這種模式很有可能延續下去。”

中國監控民衆手段持續升級

哈薩克斯坦中國社會學者熱依斯汗對本臺說,中國政府熱衷於用各種手段監控民衆,在新疆有再教育營,監控探頭及無人機等。他說,健康碼既然可以讓一個殺人嫌疑人自首,那麼也可被官方用來查找異議人士的下落。他說:“我估計還會持續下去,因爲這是一個監控人行動自由的好方法,對一個獨裁政府來說是非常行之有效的辦法。”

 

疫情健康碼分爲三種顏色,當健康碼變爲紅色時,使用者將寸步難行。(網絡圖片/喬龍提供)
疫情健康碼分爲三種顏色,當健康碼變爲紅色時,使用者將寸步難行。(網絡圖片/喬龍提供)

湖北黃岡網民高先生對本臺說,當前中國整個局勢越來越緊張,民衆的生存環境肯定更加困難,就像上述自首男子,到了舉步維艱的時刻。當然這個模式會不會繼續下去,還要看局勢壞到什麼程度,政府如果覺得民衆的活動空間給他們帶來所謂不穩定因素:“甚至比現在更變本加厲都完全有可能。 比方我現在,他們都覺得我說話給他們帶來了威脅,工作屬地派出所前幾天帶我去談話,要求我註銷推特等,我都不知道這種模式什麼時候到頭。”

國際特赦組織駐港中國研究員盧利安對本臺指,在疫情下政府用不同的方法去收集人民資料,組織雖然同意有時需要用科技去抗疫,例如健康碼,但憂心措施沒有時限,而且透明度低,人民沒有知情權,不知道誰有權限看這些個人資料。她說:“不單是健康碼,而是整個政府收集和使用市民個人資料的整個程序,是否會令市民私隱受到侵害,以及最重要是會否被用作壓制市民權益。市民本身的隱私去了哪?他有知情權。第二是政府有否主動用這些資料主動侵害人權?我認爲兩樣來說,中國政府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另外,中國國務委員、公安部部長趙克志本週一(4日)主持召開公安部黨委(擴大)會議。中國官媒報道,會議要求“切實把今年維護安全穩定的各項措施抓細抓實抓落地,確保國家政治安全和社會大局持續穩定。”

 

記者:喬龍  責編:許書婷  嘉遠  網編: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