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六四”26周年临近 天安门母亲被公安看守

2015-05-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六四”难属天安门母亲群体在万安公墓祭奠死难者。(参与网)
资料图片:“六四”难属天安门母亲群体在万安公墓祭奠死难者。(参与网)

北京“六四”镇压的26周年临近,警方本周起对“天安门母亲”群体采取严密监控。有六四难属表示,警方已再度提醒他们,不得接受外国记者采访,出入必须坐警方车辆等。天安门母亲代表尤维洁表示,今年六四周年期间,他们将继续要求政府交代六四真相、追究责任及国家赔偿。她们还将继续进行公祭活动。

下星期四(6月4日)是中国军队“六四”开枪镇压民主运动26周年日,香港及海外华人均有纪念活动,敦促中国当局交代六四真相,追究屠城责任。北京警方则进入全面布控状态,各地异议人士及维权人士则受到公安严密的监控。

在北京,“天安门母亲”群体代表尤维洁本周二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六四难属的诉求没有改变。

“我们的主要诉求还是三项,第一要求真相;第二,要求问责;第三,要求赔偿,这是我们历来的三项诉求,我们也一贯坚持这个诉求,有空间就一定会去做。”

难属张先玲本周二告诉本台记者,公安已经登门,向她打招呼。即日起,在她家外全天候看守。

“上门了,昨天上门了,24小时给我们上岗,老规矩、老花样。当然他首先对我要求是不要见记者。我说,不见记者不可能,肯定我会见记者,记者来了我肯定接受采访。他们要求我承诺不接受采访,他们就不看守我。我说,不可能承诺不接受采访。他说,那我们就要拦记者了。我说你就拦把。”

张先玲说,当天有六个人在他家门口及楼下。

“电梯口有两个,楼下有四个,共六个人,两辆车。”

记者:他们说要看守到几号?

回答:他们没有说几号,他们也不知道,他们都是工具嘛,人家拿他们怎么使,他们就怎么做。他们也不知道。

记者:您有没有提出来,要去万安公墓公祭奠?

回答:这是肯定的,我提出来过了,他们没有反对。

张先玲的儿子王楠于1989年6月4日被解放军射杀。他遇难时,子弹射穿其眼镜和头盔。该头盔目前在香港的六四纪念馆展出。二十五年来,每逢六四周年日,当局均会在张家门口看守。

她说:“目前也有一些难属被找去谈话,不让见记者,因为有的难属承诺不见记者,他也就不看守你了”。

“天安门母亲”徐珏,目前已到癌症晚期,她周二告诉记者,公安在其家门外“上岗”。

“警察已经通知了,前几天楼下已经布满了人。说如果要出门,都有警车护送。大概前三天(星期天),假如你要出门转一下,他用警车送我出去转,但是不许下警车。这几天到哪里去都不让,警察都要护送。现在天天要呆在家里。”

香港支联合会将于星期天(5月31日)举行“爱国民主大游行”及下周四的“6.4烛光悼念集会”,该组织呼吁香港市民联同家人、朋友积极参与。

徐珏表示:“26年了,我希望世界各国的舆论界帮我们呼吁,希望他们赶紧给我们平反。因为六四实际上是犯下反人类罪,那么多学生就是为了反官倒,反腐败,没有别的意图。学生没有罪,遭到他们残酷的镇压。我已经是癌症晚期,我希望看到平反的那一天。”

六四难属代表尤维洁称:“每一年,我们都提出解决这件事,我们要求依法公平、公正的解决这件事情。今年我们依然是这样的,因为我们的三项诉求也是我们这个群体,向国家提出的要求。已经26年了,希望国家不要拖下去了。当年的场景是我们每个一难属内心的伤痛。”

此外,美国民间组织“公民力量”6月3日,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办“如何解决六四问题暨射鹏行动”研讨会;参与筹备美国国会预计将在6月4日举行的“六四”议题听证;以及倡议6月4日当天,在中国驾车的朋友请打开车灯,以显示照亮勇气、照亮中国未来的“亮灯行动”等。中国异议及维权人士将在当天穿黑衣表达抗争,追求民主的信念。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