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母親成員公墓祭親人 牆外紀念六四牆內嚴厲管控

2021-06-04
Share
天安門母親成員公墓祭親人  牆外紀念六四牆內嚴厲管控 天安門母親成員成員萬安公墓祭親人
天安門母親提供

八九“六四”32週年日上午,北京“天安門母親”羣體近十名成員在三十多位便衣監視下在北京萬安公墓祭奠親人,整個過程一個多小時,便衣警察在遠處監視,未打擾祭奠儀式。當天,中國各地嚴控所謂的敏感人士以及互聯網,禁止發佈與六四有關的信息。




本週四(6月4日)是六四32週年日,中國各地國保和網絡警察嚴查民衆有否紀念六四,在互聯網論壇及微信羣,一片寂靜,連發普通圖片的數量亦明顯減少。在海外社交媒體,以前活躍的異議人士受到警察貼身跟蹤,他們無法用手機翻牆上網。

當天上午,天安門母親羣體成員張先玲、黃雪芬、尤維潔、黃金平等人由公安出動專車,把他們送到萬安公墓,由北門進入墓區。現場雖不見穿制服的警察,但便衣人員明顯多於往年。


北京“天安門母親”羣體在萬安公墓祭奠親人。(當事人提供/記者喬龍)
北京“天安門母親”羣體在萬安公墓祭奠親人。(當事人提供/記者喬龍)

兒子在六四中遇難的張先玲當天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說,這次祭奠活動從十點開始,一個多小時結束:

“九點半到十點之間,我們到了公墓。十點鐘開始祭禱,大家默哀,然後每一家人給親人祭奠,最後是三鞠躬。他們(警察)我看今天有三十來個人,便衣。三三兩兩的分散在墓區。在我們現場有十幾個人,不到二十人。這有一點跟往年不太一樣,以往墓區好像沒有那麼多人。”


“天安門母親”羣體在萬安公墓祭奠親人。(當事人提供/記者喬龍)
“天安門母親”羣體在萬安公墓祭奠親人。(當事人提供/記者喬龍)
祭奠儀式與歷年大致相同,由六四難屬尤維潔主持,黃金平致辭。悼文寫道,在屠殺中遇難的8名親人,當年正值青春年華,滿懷愛國的激情走上街頭,想不到竟被殘酷殺害,獻出年輕的生命。作爲親人,永遠不會忘記這樁慘案,是她們心頭永遠無法消除的痛。悼詞指,32年來,她們心中的悲痛絲毫未減,只是將悲痛深埋心底,擦乾眼淚,向剝奪親人生存權的當權者討還公道。

32年前,張先玲的兒子,年僅19歲的王楠在天安門西側南長街南口被射殺。數十年來,難屬們每年都會向當局發出公開信,要求交代六四真相,追究屠城責任。


北京萬安公墓安放者8位六四遇難者骨灰。(自願者提供)
北京萬安公墓安放者8位六四遇難者骨灰。(自願者提供)

張先玲說,他們的訴求始終不變:

“一是要譴責他們屠殺,還有就是我們的三項要求(真相、賠償、問責),還有就是我們也講到今年(香港維園)燭光晚會不能舉行了,但是我們大家堅信全世界更多的人會用更多的形式來舉行悼念。”

悼詞提到,難屬之中已有幾位離世,“我們活着的人,一定會擔起更重的擔子,抗爭到底,至死不渝!”

悼詞最後說道:“我們相信正義必定會戰勝邪惡!劊子手必定會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北京萬安公墓安放者8位六四遇難者骨灰。(自願者提供)
北京萬安公墓安放者8位六四遇難者骨灰。(自願者提供)

網民發文“32年前的今天”紀念六四

當天,包括香港在內的世界各地,大部分人通過社交媒體發出紀念六四的圖片和文字,唯獨中國大陸全面禁止紀念六四活動。在微信羣,有人發出“32年前的今天”幾個字,另配一張流淚的眼睛,另有網民彼此打招呼,“午安,故園32年前”,以示紀念。

山東曲阜孔先生告訴本臺,六四成了當局所謂維穩的重頭戲,而且每年如此:

“國內的監控非常明顯。微信上,你已經很難看到蠟燭這些標誌性圖片,以前總有一些漏網的在微信上可以看到,今年完全沒有。官方的網絡控制很有效,今年特別有力度。”

除此之外,近期有大量的網民、異議人士遭到官方人員警告,不準發佈任何不利於當局的信息。孔先生說:

“大約一個星期前就進入六四維穩期。我知道的一些朋友不方便說他們的名字,有些朋友離開家鄉到外地打工,甚至國保直接趕到朋友打工的外地要求見面,就是六四到了,要少說話,警告不要惹事。有些本地的被國保帶走旅遊”

另外,先後兩度入獄的南京公民記者孫林,近期刑滿出獄後,最近被強制旅遊。湖南網民“迷跌香”六四當天也被警察貼身看守。本臺曾報道,北京、湖北、四川、貴州及湖南等地已有不少人因發表言論而被拘留或強制旅遊。


記者:喬龍    責編:胡力漢 許書婷    網編:瑞哲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