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望力经抢救十日仍生死未卜 看守所称邢未被法院判刑

2016-09-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流亡泰国的邢鉴(左),拉还横幅抗议。(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流亡泰国的邢鉴(左),拉还横幅抗议。(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河南息县维权人士邢望力8月27日在该县看守所被离奇“上吊自尽”,导致重伤住院,至本周一已满十天。邢望力的代理律师高承才当天(9月5日)告诉本台,看守所拒绝他探望当事人,并称邢望力未被法院判刑,而法院对律师的质疑则支支吾吾,令整个事件显得扑朔迷离。

河南维权人士邢望力8月26日被息县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6个月。但第二天,他险些死亡。目前仍在医院抢救的邢望力,9月5日已昏迷十天。在重症监护室外,息县看守所派出的十多人在日夜监视。而邢望力的妻子徐金翠和弟弟邢喜目前仍没有完全自由。邢望力的儿子邢鉴9月5日在泰国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官方不让他的母亲和律师到医院见他的父亲。高承才律师曾在9月2日前往信阳市中心医院,打算探望邢望力,被看守所人员阻止:“听我妈妈讲,有十多个人,一直看着,都是便衣。带队的是息县公安局副局长,主管看守所的陈军。他说现在在调查这件事情,律师当时也质疑邢望力的伤情,但是陈军告诉他说,在官方调查没有出来之前,任何人(对这件事)不能有主观意见。因为十天了,我现在担心我父亲的病情”。

邢望力的代理律师高承才对记者说,上周到信阳要求探望当事人,被看守所禁止:“我坐高铁到了信阳东站,结果邢望力的爱人给我打电话说他们也快到了,后来我发现他们乡和村的维稳人员和邢望力的爱人在一起,我坐上车了,维稳的人员问我,看我的证件,我们到信阳市中心医院九楼重症监护室。去到之后,门口有十几个年轻的小伙子穿便衣的,有坐的,有躺的,邢望力的爱人告诉我,这些人都是看守所的人,警察”。

本台曾报道,邢望力被法院判刑4年6个月后,要求法官出示判决书,被告知50天后才给。邢表示强烈不满,当庭表示会提起上诉。高律师说,他和一位公安局陈姓领导交涉:“开庭审判了,为啥不下判决书,法院存在很多责任,在不发判决书的情况下,你们看守所把他带回来再带进去,这样造成当事人情绪不稳定,因为这是公然违法,法庭必须下判决书。我说,他受伤不可能是自己造成的,后脑骨头已经粉碎。他说在事实未出来之前,谁也不能肯定是他人造成的。他说录像和摄像头都保存着”。

高律师还说,息县法院未下达判决书:“他们没有下判决书,没有下判决书你为何当庭宣判?看守所跟我解释说,现在还是未决犯,现在还是等于没有判决”。
记者:变成没有判决了?
回答:看守所跟我说未决犯就等于还没有判决。看守所等于否定了法院的判决。现在他们(看守所和法院)之间出现了不协调的地方。
记者:那您跟法院可以联系吗?
回答:我跟他联系,他现在避而不谈,他们很含蓄,他说这里面你不知道内情,很复杂,什么的。

本台记者9月5日致电息县法院办公室,但无人接听。据监狱方人员称,邢望力试图在监舍自杀,用纸皮箱搓成纸绳,将自己的脖子绑住拴在窗口的铁栅栏上,被同囚室的人救下时,头先落地,导致左颅骨粉碎性骨折。邢望力的家人不信监狱方的解释,要求公开现场完整录像。但被拒绝。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寇天力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