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班島燭光晚會悼六四 八九民運參與者憶當年

2021-06-04
Share
塞班島燭光晚會悼六四   八九民運參與者憶當年 流亡塞班島的中國異議人士舉行六四燭光紀念活動。
(當事人提供/記者喬龍)

六四32週年日,香港支聯會主辦的維園紀念六四燭光晚會遭禁,一批流亡海外的中國民運人士6月3日在塞班島美國公園舉行了《紀念六四英烈燭光晚會》,期間有八九民運親歷者賈一羣回顧當年解放軍鎮壓民衆的情況。



6月3日晚間至4日凌晨,現居住在塞班島的一批中國民運人士,聚集在美國公園舉行了《紀念六四英烈燭光晚會》。出席者有二十多人,他們手持白色蠟燭,又在地上擺出“6.4”字樣,靜坐、默哀,也有人穿着寫有“勿忘六四大屠殺”的白色文化衫,手拿寫有不自由,毋寧死、緬懷先烈、勿忘六四以及薪火相傳的紙牌。晚會在主持人宣佈爲六四罹難者默哀後,拉開序幕。參與者張浩首先致辭說:



“我們今天聚集在這裏,是爲了紀念32年前被中共屠殺的前輩英烈,六四運動是在中共極權統治下的一場偉大的愛國民主運動。中共爲了鎮壓這場運動,在天安門廣場製造了駭人聽聞的血腥屠殺事件。”

紀念六四是爲了喚醒良知呼喚正義

張浩說,如今32年過去了,中國人民的苦難更加深重,紀念六四是爲了緬懷先烈,喚醒良知,呼喚正義。

老牌民運人士賈一羣說:

“今夜我們燃起紀念的燭光,緬懷32年前被中共的機槍與坦克殘暴屠殺的六四英烈,我們在這裏要告慰他們的英靈,他們爲追求中國的民主與自由所付出的代價,付出的生命,我們永遠不會忘記。”


6月3日晚,塞班島的中國人紀念六四英烈。(當事人提供/記者喬龍)
6月3日晚,塞班島的中國人紀念六四英烈。(當事人提供/記者喬龍)

賈一羣說,今年,香港民衆不能在維多利亞花園舉行大規模燭光晚會,但是在中國以外的任何有中國人的地方,都會發出怒吼的聲音。

曾經親身參與中國八六、八九兩次學生運動的賈一羣,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說,八九年爆發的學生運動與八六年的學運緊密相連:

“八六年的學運是與中國科技大學校長方勵之,以及王若望、劉賓雁等一代自由知識分子首先倡導和發起有關。當然在八十年代,胡耀邦擔任總書記的時代,有一段開明時期,當年各大學都有民主意識的教師。”


參與者在燭光前,爲六四遇難者默哀。(當事人提供/記者喬龍)
參與者在燭光前,爲六四遇難者默哀。(當事人提供/記者喬龍)

曾就讀於安徽師範大學的賈一羣說,1989年4月26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必須旗幟鮮明的反對動亂”,把學生運動定性爲動亂以後,他和安徽亳州的另一同道人前往北京。同年4月28日,賈一羣到了北京。他說:

“我當時看到北京的情景,感到震撼,當時全民參與,打着旗幟,聲援的聲援,送飯的送飯,讓人感到空前的自由,但戒嚴之後,大批軍車開始向北京開進。我們每天夜裏和北京市民去堵軍車。當時所有的軍車都被北京市民堵住。”

賈一羣說,當局第一次戒嚴令並未收效,但到6月3日晚上,天安門廣場和周圍的路燈全熄滅,全副武裝的軍人進入天安門廣場進行所謂的清場行動:“他們血腥鎮壓了愛國學生和北京的市民。”


今年是流亡塞班島的中國人,第二次舉行紀念六四活動。(當事人提供/記者喬龍)
今年是流亡塞班島的中國人,第二次舉行紀念六四活動。(當事人提供/記者喬龍)

參加燭光晚會的商人張先生對本臺說,這是他們第二次在塞班島舉行紀念六四活動,參與者大部分來自中國各地,有異議人士、維權人士,也有訪民,其中也有參加過香港民主運動的人士:

“塞班島這邊的朋友在這裏成立了一個支港聯,即支援香港街頭運動聯合會,每一個星期,他們都會在塞班島街頭,舉着聲援香港的牌子和標語遊行。我要補充一句就是六四紀念活動在世界各地舉行,唯有中國大陸不行,因此我們海外中國人更應該去紀念它。”

目前,塞班島有數千名中國人滯留。


記者:喬龍 責編: 胡力漢 梒青 網編:瑞哲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