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思之律师见到浦志强 斯伟江律师接手案件未果 浦志强妻子发文思念丈夫

2014-06-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北京维权律师浦志强等五人涉“六四研讨会”被刑事拘留。(网络图片)
图片:北京维权律师浦志强等五人涉“六四研讨会”被刑事拘留。(网络图片)

被拘捕的六四研讨会五君子之一的北京维权律师浦志强,星期一终于见到代理律师张思之,会见情况目前尚不清楚。而前一天宣布代理浦志强案的上海律师斯伟江,因故未能接手案件。此外有分析认为,当局对浦志强的控罪可能有变。

周一晚上,原计划接替张思之代理浦志强案的上海律师斯伟江发消息称,当天上午和浦志强的夫人,张思之律师,华一所律师一起商量浦的辩护事宜。最后因故没有取得委托手续。庆幸的是,下午张思之律师会见了浦志强。但到目前为止,没有得到会见情况。具体情况待张老发布。

本台记者当晚多次致电张思之及斯伟江,但无法接通。

本周日(6月8日)傍晚,上海律师斯伟江在网络发消息称,他受浦志强妻子的委托,将接手代理浦志强案,并于周一下午和另一位律师去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申请会见浦志强。

据北京圈内人士星期一告诉本台,浦志强的律师由原来的张思之转为斯伟江。

“已经换了斯伟江。”

记者:什么时候换的?

回答:就是这几天,因为总是这样已经一个多月了,还是这样的话,家人也比较着急。他的妻子写了一个“我该如何做?”,昨天确认律师已经换成斯伟江,他们今天可能要去(看守所)看一下,到第一看守所要求见面,不知道见面的情况怎么样。

记者:他的家里人是不是不方便跟外媒接触?

回答:对,对,对,现在都是这样,大家都比较谨慎,不管涉嫌什么罪,我认为大家都可以开诚布公的讲,实事求是,但现在没有办法。

浦志强的妻子周一在海外《参与》网发表题为:“我该如何做?”的短文,力挺其丈夫。

文章写道,“自与你相识,总是聚少离多。你不是出差在外,就是在出差的路上。为了家人,为了朋友,为了良心,你拖着病体,风餐露宿,终日奔波在祖国大地上。见不到你,我只能在网上捕捉你的信息,在电脑屏幕上追随你的身影,在脑海的记忆里寻找你的声音”。

文章还称,“你不会对我讲述你所遇到的各种险恶,也不会告诉我你所面临的身心折磨,你把所有的苦难、委屈、痛苦,一个人承担。你给我建造了一个貌似安全美丽的童话世界。但是,残酷的现实,一瞬间就把我置身于风口浪尖。面对着血雨腥风、纷杂凌乱的世界,我找不到你,我该如何做?”。

关注浦志强的一位女士对记者说:“朋友告诉我,浦志强换律师是因为之前(张思之)总是见不到(浦志强),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他们就换了律师。另外张老(张思之律师)也是岁数比较大,身体也不太好,各种原因吧,就叫斯伟江代理,还有一位是谁我还不是很清楚。”

斯伟江律师周一告诉记者,他很愿意代理浦志强的案件,但目前仍然有不确定因素,包括去看守所,申请会见浦志强,另外还有不方便透露的内情。

记者:想问一下,您今天见到浦志强了吗?

回答:没有,这个事情有些变化,到时候看情况,现在还没有。

记者:您本来准备今天去,是吗?

回答:对,是的,这些事情有些不太好说,到时候再说吧,好不好。

记者:是不是看守所告诉您,今天不能见?

回答:不是,不是这个原因。

记者:那您打算什么时候去?

回答:现在还不知道,还要跟委托人商量,好吧。

记者:您是不是还要找浦志强签委托书?

回答:这个不用着急。

记者:是他妻子委托的您?

回答:现在这个事情(代理浦志强案)还不好说,我愿意接受委托,但是这个委托也还是有一些,有一些变数,到时候再说。

记者:是不是有人不同意?

回答:这个不好说,我不好说,好吧,以后再说。

早前怀疑涉浦志强一案而于5月13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而拘留的《日本经济新闻》驻重庆新闻助理辛健、以及原《南华早报》驻北京记者、国际传播促进中心媒体顾问吴薇,上周六获释。而5月3日因参加六四研讨会被刑事拘留的 “五君子”中,除浦志强,其余徐友渔、胡石根、郝建及刘荻都获“取保候审”。浦志强的助手屈振红律师至今仍被警方关押。有人分析,当局指控浦志强的罪名可能会变更为经济类。

此外,北京独立撰稿人刘荻自上周四获释后,被警方隔离在北京郊区。

刘荻的父亲刘庆华周一对本台说:“她到目的地以后用警察的电话跟我说了几句,她的情绪挺好”。

记者;她在哪里有没有说?

回答:两个警察,一男一女和她在一起,到哪里也不让讲,也不准问。因为他们都在旁边,我估计不会太远。以后就一直没有打电话给我。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林迪/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