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探土赫提家遭便衣阻挠 伊力哈木案半年仍无消息

2014-07-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藏族作家唯色与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夫妇合影。(唯色博客)
资料图片:藏族作家唯色与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夫妇合影。(唯色博客)

被捕的中央民族大学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好友、藏族作家唯色星期一前往探望土赫提的家人,在他家门外遭到监视人员阻挠,并且几乎对她动粗。伊力哈木的妻子古再努尔告诉本台,她丈夫的案子仍在调查,当局没有结论。

西藏作家唯色本周一前往土赫提家探望其妻子古再努尔和孩子,遭遇便衣阻挠。她当晚在其博客写下事件经过时称,今天下午(7月14日)到中央民族大学看望伊力哈木的家人。一出电梯,即被四个极其年轻的男子阻挡。先称是物业的,后称是派出所的,态度蛮横。伊力哈木的妻子古再努尔闻声出来,与其争辩,他们甚至面露凶色,几乎动粗。伊力哈木被羁押半年,他在北京的家也被警察及地痞似的协警上岗半年,给他家人的生活和情绪带来极大压力,令人愤慨,呼吁关注!

唯色星期二告诉本台:“伊力哈木被捕之后这半年来,他们家面临监控。刚开始监控密度很高,中间有一段时间比较松,在四、五月份,稍微松懈一些。前一段时间李方平律师和王宇律师去乌鲁木齐了解伊力哈木案情况的时候,因为媒体又对伊力哈木案子关注,对他们家的监控密度又提高了。我觉得他们可能是为防止媒体去采访。另外,外交官、伊力哈木的外国朋友来京,禁止他们去探访。”

今年1月15日,土赫提被数十名公安当着其两个儿子的面带往乌鲁木齐刑事拘留,至今已经超过六个月。唯色说,当她进入土赫提居住地小区,已看到便衣人员驻守在附近。

“从他们家小区的门口到单元,一路也就几百米,看到有好多包括穿保安员衣服的、便衣等等。到他们住的单元楼下,坐电梯时有两个便衣跟着,门口有四个男子都很年轻,年轻得像学生,都是汉族。然后他们就阻拦我,态度都非常恶劣,好像要打人似的,面露凶相。我就问他们是哪里的,他们先说是物业的,后来又说是派出所的,就在那里争执,就说是不让进屋。后来古再努尔听到我的声音就出来了,她非常生气,因为这么久的监控,对她来说压力很大。她昨天就跟他们吵起来了。”

最终其中一位男子发话后,才准许唯色进入土赫提家。当她见到土赫提夫妇的小儿子显得莫名惊恐,感到难过。

唯色说:“古再努尔的情况很不好,孩子特别紧张。我进屋时,孩子逃到里屋去,抓着一张纸,画了一幅画。我后来看到画中一个小娃娃,好像要飞走,表现他非常害怕,他想逃避。我特别难受。”

唯色还说,土赫提七岁的儿子思念父亲又受惊吓,患上心肌炎,最近被长辈带回新疆农村休养。古再努尔带着五岁的小儿子住在这里,终日面对跟踪、监控和凶狠的态度。孩子平时不愿出门,蜷在家中靠玩游戏分散恐惧。

土赫提今年2月20日被乌鲁木齐市公安局以“涉嫌分裂国家罪”逮捕,6月19日案件被移送检察院。六月下旬,其代理律师李方平和王宇前往乌鲁木齐,终于见到了当事人。

古再努尔周二告诉本台,自李方平从乌鲁木齐回来不久,她家门口及上下班的路上有人跟踪。

“李方平从新疆回来四天左右,他们(公安)就跟踪,天天我去上班,我一看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又在跟了。他们可能就怕我家来记者。我家如果来维吾尔族的学生,他们不管,昨天他们拦住唯色,拦住人的好像不到十八岁,像十六岁的两个小孩。”

关于伊力哈木的案情,古再努尔说,乌鲁木齐当局仍在调查。

“李方平回来后,我们就见过一面。他们说现在还没有决定,因为他们说这个案子还没有查完,等他们的消息。李方平叫我们不要着急,等他们的消息。”

唯色说,几天前,藏学家、美国印第安纳大学教授Elliot Sperling(艾略特•史伯岭)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被拒入境,正是因为他与伊力哈木的关系。中国政府不愿意有人说伊力哈木无罪,不愿意有人为他声援。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林迪/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