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民主党人朱虞夫狱中体弱多病难熬酷暑 吕耿松被警方传唤盘问煽动颠覆

2013-08-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被监禁的浙江民主党人朱虞夫在狱中体弱多病、难熬酷热。他的妻子对本台讲述近日探监时见到的朱虞夫狱中状况。此外,另一位浙江民主党成员吕耿松星期三被国保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传唤。

两年前因发表一首小诗而被杭州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七年的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其妻子姜杭莉上周六探望丈夫后,星期三告诉本台,近期杭州出现四十度高温天气,朱虞夫在狱中难熬酷暑,全身出现红疹,她非常担心丈夫的身体状况:“现在杭州的气温四十多度,非常的热,老朱全身像赖蛤蟆皮一样的,像我们叫痱子一样的,全身的皮肤都是,他睡觉的时候睡不好,就把草席用自来水打湿了再睡,头上裹着湿毛巾,就这样睡觉,太热了”。

本台曾多次报道朱虞夫狱中健康状况每况愈下,去年曾在狱中昏倒。而他的弟弟妹妹到美国发出求助。朱虞夫每周一次的自费营养餐被叫停,姜杭莉说,上周起监狱方终于恢复给他营养餐:“身体状况就。。。。反正天热,也就这么。。。。马马虎虎,也不好”。

记者:见面多久?
回答:四十多分钟。

记者:他的营养餐有没有恢复?
回答:恢复了,就是这个月,八月份才开始的,一个礼拜吃一次,他就吃了一次,第一次他就吃了五个鸡蛋,都吃坏了肚子,因为天热,发给他五个鸡蛋,不吃要坏掉的,他一吃,肠胃好像有点感染。

朱虞夫于2011年3月5日,正值中国茉莉花散布行动期间,用手机发给朋友一首短诗《是时候了》,被公安抄家及带走。4月11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其后被杭州中级法院判刑七年。

此后,浙江的中国民主党人及朱虞夫本人因健康理由,向当局多次提出保外就医的申请,均遭到拒绝。

视频:吴远明在杭州火车站劝说一位试图跳楼的拆迁户(陈开频提供/记者乔龙)


此外,民主党的另一位成员吕耿松,本周三上午被当地国保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传唤,。异议人士陈树庆中午告诉本台:“吕耿松在10点29分给我打电话,说国保找他,我就赶到他家里去,他家里没人,然后我找到他的爱人汪雪娥上班的地方,她说是被西湖区公安分局一个国保带走了,。我在中午12点给吕耿松打电话,没有接,估计被控制了”。

当天下午两点半,吕耿松获释回家后告诉记者,他被杭州市公安局和西湖区分局等四人带走传唤:“第一个事情问吴远明8月5、6号,到我家里来给我中国民主党新版名片,他问我好不好,这件事不知道国保怎么知道的,他们今天找我,想从我这里问点什么出来,第二件事问我,那天吴远明救人(劝说一位站在高处企图自杀的拆迁户男子),出于什么目的,我说救人还要有目的吗,看到人家要从高楼跳下来,任何人都会站出来相救。第三问我最近具体有什么活动,我说天气这么热,没什么活动”。

他说,警方还盘问他最近发表过哪些文章以及哪些人到过他家,并劝他放弃参加中国民主党的活动:“劝我不要参加民主党、不要参加维权活动、不要写文章,把自己的生活问题解决好”。

民主党人吴远明(真名:任伟仁)8月上旬在杭州火车站一幢十六层高的楼房顶上救出一位试图跳楼的上访者后,第二天就被国保约谈,一周后,国保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再度传唤他,目前被当局软禁在家。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