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而復得的法院卷宗讓陝西商人趙發琦背上竊密黑鍋?

2022.06.24 16:09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失而復得的法院卷宗讓陝西商人趙發琦背上竊密黑鍋? 趙發琦個人微博
微博

"陝西千億礦權案"當事人趙發琦在消失三年多後,他的家人再次得知他的下落,卻是趙發琦因"非法獲取國家機密罪"被判處七年半徒刑。這起涉及中國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的官司,背後究竟有多龐大的利益牽扯,必須得有像趙發琦這樣的中國民營企業家來承受贏了合約官司、輸掉人身自由的代價?中國建立法治社會又會有多少阻礙?



20171221日,本該是征戰中國多地、多級法院十多年的趙發琦能如釋重負的一天,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當天在二審判決書中認定,趙發琦創立的凱奇萊能源投資有限公司與陝西省地質礦產局(後稱西勘院)簽署煤礦權開採的合同有效,應繼續執行。

此案涉及陝西北部榆林橫山縣榆橫礦區北區面積達339平方公里、地質儲量15.68億噸、可開採量近11億噸的波羅井田價值千億的礦權歸屬,中國輿論稱爲“陝北千億礦權案”,趙發琦纏訟多年勝訴,可他沒挖出一噸煤,還碰了一身抖不完的灰,得進監獄。

“他們做的這一切,就是爲了奪走我們的礦權。王林清說,是我先生指使他偷拍卷宗,我就問了,從頭到尾王林清和我先生都是分開審理,又都是祕密審理,兩個人都沒有對質,這不是連基本法律程序都不遵守,連戲都不演了嗎?”趙發琦的太太李女士承受着龐大的身心安全壓力,接受本臺書面採訪時質疑這次審理的合法性。

疑點一:法院監控巧妙黑屏 卷宗消失又出現

王林清是當時負責審理趙發琦訴西勘院合約糾紛的其中一名法庭審判員。要先釐清的是,在201812月底,因前央視主持人崔永元爆料,外界才知道,涉及趙發琦千億礦權合約案件的二審卷宗離奇消失,而王林清自稱承受來自上級領導的龐大壓力。

當時崔永元直指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是幕後黑手,“連老鼠都進不去的最高法院,審理卷宗可以說丟就丟”,院內監控錄像也會碰巧“失靈”黑屏。

最高法院第一時間曾否認二審卷宗消失,中國輿論沸騰後,2019年初中共中央政法委介入,成立多部門參與的調查小組後,王林清遭帶走、成爲另一個上央視電視認罪的犯罪人,趙發琦也捲入。

但根據《財新》報道,王林清與當時審判庭長程新文的一段錄音對話顯示,王林清在被要求補卷的過程中發現,丟失的部分卷宗又神奇地回來,只是沒了關鍵的領導批示、紀要等內容;《財新》當時報導指出,王林清認爲卷宗的一些重要內容被人偷走了,程新文還反問王林清“是不是懷疑是他偷的?

李女士還想問一句,“那判決書怎麼又說王林清說是我先生指使卷宗?我們不可能指使他去拍一個不存在的東西”。

趙發琦(視頻截圖/CCTV)
趙發琦(視頻截圖/CCTV)
 

疑點二:被指控者與指控人沒有當庭對質的機會

熟知這起案件的中國法律界人士告訴記者,“趙發琦的案件顯示,現在的中國司法實踐,只要安上一個涉及國家機密,就可以不公開審理,像趙發琦的例子,被指控的當事人確實應該指控者有當庭對質的機會,但中國的司法環境目前並不具備這樣的條件。”這名法律界人士出於安全考量,不願具名受訪。

疑點三:國家機密成不公開審理保護傘

李女士轉述趙發琦“非法獲取國家機密”一案的二審代理律師莫少平的見解說,莫少平認爲,趙發琦這次的案件存在“事實不清、證據不明”的問題,且究竟是否涉及國家機密也有疑問。但顯然莫少平的見解,法院不採信。

“我們提出的新的事證,還有新的證人,法院連審都不審就急着宣判了也不留下記錄,都不寫”李女士感慨。

她也指出,趙發琦這次所謂涉嫌獲取國家機密的案件,一審是在沒有辯護律師的情況下祕密審理的。

周強、趙樂際 派系與權錢之爭?

趙發琦是在2003825日與西勘院簽訂《合作勘查合同書》。而當時的陝西省委書記先後有李建國、趙樂際,直到2012年底,趙樂際才進京擔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組織部長。

後來接任陝西省委書記的趙正永在趙發琦的舉報下,牽扯出趙正永涉及人民幣高達七億元的受賄案,他2020年被判處死緩兩年,後減爲無期徒刑,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本臺多次嘗試撥打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網上總機與舉報電話號碼,都無人接聽,或是響一、兩聲後自動斷線。而網上陝西省機關黨委的電話則不通。

最高人民法院上還有更高人民法院?

《北京之春》雜誌主編胡平就告訴記者,從2019年崔永元爆料、到中央成立工作組介入,中共官方自己的說法與做法不但前後矛盾、破綻百出,也凸顯中國的法律是爲黨服務。

“聯合調查組來出面認定或調查最高法院的判決,這本身完全就荒唐到了極點,這就是有的律師所說的,這個調查組不就成了更高法院?單單這一點,就完全違反法治。”胡平說。

他形容,程序的荒謬絕倫與內容破綻百出,背後反映中共的權力鬥爭與運作,卻沒有公開審理程序讓趙發琦與王林清坐牢。

李女士說什麼也不願接受,她堅持相信趙發琦是無罪的。

如此看來,這個千億礦權歸屬牽涉的利益複雜,黑金開挖不易,中國司法更沒能在趙發琦的案子上成爲一道光。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鄭崇生華盛頓報道    責編:梒青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