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維權人士閆春鳳女兒自殺獲救 反映"訪民二代"艱難處境

2022.01.28 16:49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吉林維權人士閆春鳳女兒自殺獲救  反映"訪民二代"艱難處境 吉林維權人士閆春鳳
維權人士獨家提供

吉林延邊維權人士閆春鳳的女兒史欣悅,126日在大連寫下遺書後做出自殺的舉動。其後,大連警方告知閆春鳳,她的女兒已被救下,閆春鳳夫婦則被警察帶往大連見到了女兒。本臺記者孫誠採訪了相關知情人士,瞭解到了事件的更多詳情。



閆春鳳的友人、因北京冬奧會被當局維穩控制在一間旅館的遼寧維權人士姜家文,在近日與閆春鳳保持着聯繫。他在128日接受本臺採訪,講述了他所瞭解的事件詳情:“她女兒大學輟學以後找工作也是喫了不少苦頭。剛到大連的一個新的單位上班幾天,她母親看她,被地方政府在延邊州的車站攔截了。連看看她都不讓看,所以說女兒就想不開。”

閆春鳳一家的房屋在2010年被延邊當局強拆,一家人從此走上了上訪維權之路。2018年,閆春鳳的父親閆國忠在上訪期間被多次截訪、關押、毆打,在北京去世,閆春鳳本人則在同年被吉林警方刑拘,並在20196月被延邊州和龍市法院以“尋釁滋事”的罪名判刑三年,於20216月出獄。

姜家文表示,閆春鳳的女兒史欣悅從小時候起就目睹了家人的苦難:“這些事,她從十歲的時候就看在眼裏。所以對這個社會的不公,她是很氣憤的。”

在出獄後,閆春鳳長期沒有見到女兒。121日,姜家文接到閆春鳳的視頻通話。在通話中,閆春鳳表示自己與丈夫在當天準備前往大連看望女兒,但在延邊州火車站購票時被禁止離開,並被維穩人員押回。

姜家文向記者透露了史欣悅獲救的經過,說道:“有開車的司機在立交橋上,看到孤身的一個女孩,有自殺的傾向、站在那直髮呆,就報了警。警察就把她帶到派出所勸,她就講了她的情況。然後,派出所就等她父母來了,交接給她父母了。”

姜家文透露,目前閆春鳳已和女兒回到延邊,史欣悅目前的情緒較爲穩定。記者也致電了閆春鳳,但她表示她和女兒目前不便接受採訪。

維權網公佈了閆春鳳的女兒史欣悅所寫的遺書。在遺書中,史欣悅列舉了家人在維權過程中的悲慘遭遇,表示“從始至終,我真的不明白,我們做錯了什麼,爲什麼要過這樣的人生”,並說自己“最羨慕那些可以在父母陪伴下長大的孩子了,那種自信是我不擁有的,但我不怪媽媽爸爸,他們是英雄,不畏強權的英雄。”

史欣悅所寫的遺書截圖(維權網)
史欣悅所寫的遺書截圖(維權網)

現居加州灣區、曾在北京多年關注上訪維權人士權益的童木,向記者講述了他所瞭解到的拆遷戶“訪民二代”羣體的處境:“還是有一些悲慘的,因爲很多拆遷戶維權動輒就是十年八年,甚至更長。我認識的拆遷戶當中,也有維權十五年以上的。一旦進入拆遷維權,你的整個生活就被改變了。”

童木介紹說,因拆遷而上訪維權的人士在生活中,會面臨警察、居委會、地方政府以及各種機構的關注,並會被列爲“重點維穩對象”,在重大節日會被人盯住。他表示:“作爲這些人的孩子,當然也會受到一些影響,比如說在學校,老師、同學、其他的家長都會對你關注。”

除此之外,拆遷維權人士收入不穩定,許多人因爲失去了房子居無定所。此外,他們也時常面臨被當局抓捕的風險。因此,他們的子女會在惡劣的環境中成長,並會受到負面的心理影響和壓力。童木說:“孩子從小就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我覺得對他們心理的影響是最大的。這批孩子長大了以後,其實他們心理上是受到了創傷的。”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孫誠舊金山報道    責編:嘉遠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