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維權人士李玉與兒子分隔多年 日前終於母子相見

2022.02.18 15:36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山東維權人士李玉與兒子分隔多年 日前終於母子相見 2022年2月16日,山東維權人士李玉與分別近三年的兒子在福利院外見面,母子臉上都有淚痕。
李玉推特截圖

母子分隔是人間至痛。山東女性維權人士李玉216日在多名當局人員的跟隨下在山東棗莊的福利院外見到了與自己分隔近三年的兒子。爲什麼他們母子二人會分離這麼長的時間呢?本臺記者孫誠在218日對李玉進行了訪談,聽她講述了有關詳情。



分隔近三年的母子重逢 團聚時間僅有十幾分鍾

李玉是山東棗莊的維權人士。216日這天,她在當地福利院外見到了與自己分別多年、目前已快九歲的兒子。在向記者描述母子相見的場景時,李玉泣不成聲:“只有十來分鐘。當時我也沒有控制好,村書記就說小孩子哭你怎麼也跟着哭了。我控制不住,孩子那麼小、那麼懂事、那麼乖。他(兒子)知道我挺難的,竟然哭着跟我說他不想走了。然後他(村支書)一看我們娘倆都哭了,就把我孩子抱走了,抱院子裏面去了。”

李玉所說的“村支書”,是指當天跟隨她一同前去見兒子的棗莊黃莊村村支書董阿毛。除此之外,當天隨同她一起見兒子的,還有當地負責維穩的行政執法隊副大隊長、一名永安鄉信訪辦的工作人員,以及當地民政部門一位姓黃的主任。

李玉表示,黃莊村村支書董阿毛是她的親戚,這次能見到孩子,得到了他的幫助:“見孩子是需要手續的,村裏開一份介紹信,到鄉民政部門又辦什麼手續。這個過程都是村書記董阿毛安排的,具體怎辦我也不清楚。”

在這次與兒子見面之前,李玉已經有近三年時間沒有見到兒子了。她告訴記者,在見到兒子時,她的感受是:“我這次看孩子特別生疏了,孩子不像別的孩子那麼開心快樂。他長大了,他有一定的思想了,他會想一些問題了,會有很多疑問,所以他對我有一定的隔閡,而且他很傷心。我看他的眼淚,別的孩子哭就是哇哇哭,我兒子那個眼淚是讓人特別心碎的感覺。”

那麼,李玉爲什麼會與兒子分別這麼長時間呢?

2013年時李玉與兒子的合影(民生觀察網截圖)
2013年時李玉與兒子的合影(民生觀察網截圖)

李玉爲什麼會長期與兒子分離

李玉是山東棗莊永安鄉黃莊村人。2008年,她的房屋和農田被當局強拆,從此她走上了漫長的維權之路。此外,她也曾在2014年進行過紀念六四的活動,並因此被當局抓捕、以“尋釁滋事”的罪名判刑四年。當時,她年幼的兒子被送進了孤兒福利院。2018年出獄後,李玉曾與兒子見過面。但在2019年,她再次因爲紀念六四入獄,被判刑兩年。

李玉表示,在去年84日第二次出獄後,她一直沒法見到兒子:“第一次出來的時候,有人安排我去見孩子。第二次出來,都沒有人提過。我去找他們,到政府找他們領導,都以開會、出差、新領導不瞭解你的事,以這些理由躲着不見我。管事的領導不出面,沒有人協調給我解決這個問題。”

李玉對記者說,在第一次出獄後,她就與孩子的父親分手了,此後孩子的父親沒有管過孩子。她的孩子目前就讀於棗莊實驗小學三年級,成績不錯,但性格與以前相比有了變化:“因爲我孩子小的時候,都是很活潑可愛的。現在他見到我,不說話,就是流眼淚,我就心痛。”

李玉給兒子起的名字是劉博霖,而孤兒福利院給他的名字則是“國國”。李玉表示,在216日與兒子短暫地重逢後,她的心裏一直很難過:“今天,我見完孩子以後兩天,我就挺鬧心的,因爲孩子的淚水一滴滴啪啪往下流,流到了我的心裏面,一閉上眼睛我就看到孩子那雙眼睛,我就心痛。”

然而,現在她卻不被允許去兒子就讀的學校看一看兒子。這又是爲什麼呢?

李玉兒子小時候的照片(李玉推特截圖)
李玉兒子小時候的照片(李玉推特截圖)
 

出獄後繼續抗爭的李玉 目前正遭到軟禁

第二次出獄之後,李玉繼續着她的抗爭行動,曾參與了聲援被當局抓捕的公民記者張展及一度被關入精神病院的湖南教師李田田的行動。去年底,她和河北維權人士趙春紅在北京圍觀訪民維權過程時,被帶往北京公安局天安門分局審訊。兩天後,李玉被永安鄉信訪辦人員強制帶回原籍,她的手機也被沒收了。

李玉表示,在被帶回永安鄉後,她被送到永安鄉的新冠防疫隔離點:“送去的時候強制隔離十四天,十四天結束以後給我延長了。”

爲了反對當局對她的強制隔離,李玉進行了絕食抗議。儘管她曾受到會被送往精神病院的威脅,但她的態度依然強硬:“我站不起來了,他們哄我喫飯,給我買了一個碗,我把碗摔碎了。其實絕食真的很痛苦,我說你們不放我出去,我就割腕自殺。”

最後,在李玉強硬的態度下,她在被隔離二十一天后獲釋,並被送往了她母親在棗莊城中區的家中。然而,在那裏,她依然處在被嚴密監控的狀態中。

她表示,現在她沒有出行自由,處在類似被軟禁的狀態。只要她出門,就會有人緊跟:“小區的單元門對面,那一棟樓上安了一個攝像頭,直對着我住的單元大門。我只要一下樓一出門,他就過來跟上了,你走一步他跟一步,問你上哪去。他跟領導彙報,領導同意了才讓我走,領導不同意不行,到哪都不能去。”

她告訴記者,現在的她非常想念兒子,卻不被允許去兒子的學校探望:“我今天說我想看孩子,哪怕讓我遠遠看着孩子,不讓孩子發現我看他上學放學。作爲一個母親這一丁點的訴求他都說不行,說‘你不是才見過沒兩天嘛,別找事了,給我回家’,不允許,不讓我去。他說‘你去了,孩子看見你,孩子情緒崩潰又鬧’。其實我兒子挺乖的。”

2022年2月16日,李玉與兒子會面時,她的兒子被從福利院帶出。(李玉推特截圖)
2022年2月16日,李玉與兒子會面時,她的兒子被從福利院帶出。(李玉推特截圖)

來自山東、曾在中國多年維權、現居洛杉磯的界立建一直關注着李玉的情況。他表示,李玉在去年底被當局強制隔離後,因被沒收了手機曾一度失聯。界立建說,他和李玉都是訪民出身,也都是山東人:“她就像我姐姐一樣。李玉骨肉分離,親情被中共政府所奪取,這種痛苦的慘案,只是我們維權者和其他受到打壓的人士的一個縮影。”

他也表示,中國維權人士遭遇類似情況的還有很多。對於這些人來說:“那種精神上、心理上的折磨,每天都像在煉獄。”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孫誠舊金山報道    責編:嘉遠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