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強東涉性侵案庭外和解 中國#MeToo在美國匍匐向前?

2022.10.03 16:0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劉強東涉性侵案庭外和解 中國#MeToo在美國匍匐向前? 京東集團創辦人劉強東
路透社圖片

中國京東創始人、電商富豪劉強東在美國被指控涉嫌性侵案,今年10月2日、在民事訴訟庭開庭前不到48小時,雙方達成庭外和解。相比幾個月前,中國國內的弦子訴朱軍性騷擾案,弦子敗訴,劉強東一案能和解收場,這能給中國的“我也是”、反性騷擾運動什麼啓示?

上週日,劉強東與被害人劉靜堯(音譯:Liu Jingyao)在民事訴訟中和解後,發表聯合聲明表示,雙方在2018年發生的“誤會”引起公衆廣泛關注,給當事人及家屬帶來深切痛苦,“今天,雙方同意擱置分歧,解決法律糾紛,以免訴訟造成進一步的痛苦和折磨。”至於具體的和解內容與劉強東的賠償金額,並未公開。

在原本的民事訴訟中,受害人劉靜堯指控,2018年8月在明尼阿波利斯的一場酒會晚宴結束後,劉強東在送她回家的路上對她性騷擾,並隨後在她的公寓裡性侵了她。劉強東2018年8月31日因涉嫌強暴被捕,但在第二天獲釋。自始至終,劉強東都強調,雙方是合意發生性行爲。

劉強東當時能獲釋,因爲地區檢察官表示,案發時“情況複雜”,難以找到足夠罪證做出有力的“刑事指控”。劉靜堯於2019改提出民事訴訟,該案原定於10月3日在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亨內平郡(County of Hennepin)地區法院開庭審理。

在開庭前夕,劉靜堯接受劉強東的庭外和解,外界有質疑,劉靜堯是否爲了和解金放棄法律訴訟,進而使中國的“米兔”(#MeToo)、“我也是”運動倒退?

逼劉強東和解 是女權進步與勝利

人權組織“中國婦權”創始人張菁在接受本臺採訪時表示:“其實劉強東案和解並不代表女方、起訴他的輸了,實際上是贏了。(女方是)贏了,劉強東纔會和解。” 張菁指出,依劉強東的權勢,若是有一絲贏的機會,他都不會甘心和解,就是知道開庭後勢必會輸,劉強東纔會和解、不願意開庭。

張菁認爲,若是中國女性能正確意識到劉靜堯的和解其實是場勝利,那便會鼓勵更多受害女性願意出來打官司,爲中國“我也是”運動形成推力。

中國女權自媒體女權之聲在社羣網站上也表示,劉靜堯接受和解“意義非凡”,這是劉靜堯和女權主義者們長達四年抗爭的結果。女權之聲認爲,若是劉強東真的無罪,以京東的財力在法庭上聘請律師必有壓倒性優勢,不可能輕易和解、放棄訴訟。 

人權律師滕彪也告訴本臺,劉強東願意和解,是中國“米兔”運動的勝利:“在中國像劉強東這樣有權、有勢、有錢的人很難去挑戰他們。” 滕彪表示,中國的司法制度會偏向有權有勢的人物,但是在美國,法律之外的一切社會條件,皆不在法院的考量。

反思弦子訴朱軍案:中國女權面臨的幾道坎

另一方面,據美國《華爾街日報》,耶魯大學法學院(Yale Law School)研究學者龍大瑞(Darius Longarino)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如果此案發生在中國,劉強東會處於更有利的地位。但是在美國,劉強東更有可能敗訴。

負責追蹤劉強東案的明尼蘇達公共廣播電臺資深記者約翰·科林斯(Jon Collins)也在個人推特上透露,在庭審前的一場會議上,其中一名曾是美國外交官的陪審團成員表示:“很多外國的法律,並不保護女性。”

2022年8月10日,弦子(周曉璇)抵達北京第一中級法院,並於與支持者合影。(法新社)
2022年8月10日,弦子(周曉璇)抵達北京第一中級法院,並於與支持者合影。(法新社)

這不禁令外界聯想到前幾個月的弦子訴央視主持人朱軍性騷擾案。“弦子訴朱軍”一案被視爲中國“米兔”運動的指標案件,但2022年8月10日,中國法院二審開庭,因證據不足維持原判,弦子敗訴定讞。

對此,張菁表示:“在中國,你有權有勢你就有一切,你就可以爲所欲爲,如果沒權沒勢的一方,想控告有權有勢的一方,就是難上加難。”

張菁提到,再加上中國男權社會對女性的歧視和不公的現況,纔會導致朱軍案的結果,甚至中國輿論一邊倒的支持有權有勢的一方:“對女性不公的這種文化,男權霸凌,所以支持者一邊倒的倒向了朱軍。” 張菁說,反觀美國司法體系,不同於中國,美國強調法治,在法律之前,無論是男女或貧富皆平等。

張菁還補充,中國在性騷擾方面的法規不夠嚴謹,法官不接受被害者提出間接證據,而只接受錄音、錄影、體液等直接證據。而正是因爲中國觀念不同,再加上法律的不嚴謹,才導致中國的性騷擾問題難以得到公平的解決。

滕彪則提到,“劉強東案”和“朱軍案”呈現鮮明的對比:“朱軍他雖然不是官員,但是他在中央電視臺工作是知名主持人,而中央電視臺有非常強烈的政治符號意義,所以,朱軍的人品關係到中國的政治利益。”因此,中國的司法機關有動機保護朱軍。

此外,滕彪指出,中國並非法治國家,司法機關並非獨立,只要碰到敏感案件“法律、程序、證據都是完全可以被拋棄在一邊的。”

另一方面,在劉強東案中,劉靜堯自從發聲後便在社羣平臺上被“網暴”,很多人指控劉靜堯撒謊,還認爲她起訴劉強東的目的是爲了謀取金錢利益,她被網民冠上“蕩婦”、“浪女”、“騙子”等標籤。

對此,張菁跟滕彪皆表示,因爲中國受父權文化影響很深,社會及體制皆對女性充滿歧視,這樣的權力結構導致性騷擾或性侵事件發生時,男性網民傾向羞辱受害者,同時,這些網民也會質疑、檢討被害者的衣着與行爲,企圖將被性侵的責任推到受害者身上。

記者:唐緣媛   責編:鄭崇生    網編:何足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