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祭:当我们谈刘晓波时,我们谈些什么(一)

2018-07-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刘晓波已经连续被中国政府监禁九年(AFP)
刘晓波已经连续被中国政府监禁九年(AFP)

你好,听众朋友,7月13号也就是这个星期五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逝世一周年纪念日。从今天开始,自由亚洲电台将为您播出记者唐琪薇制作的特别节目:周年祭:当我们谈刘晓波时,我们谈些什么。这个节目将分三部分播出,今天请您收听节目的第一部分。节目一开始,让我们一起去北京海淀区的成府路,这条路上,有刘晓波生前最爱逛的人文书店:万圣书园。

(画外音 街道车流声)

北京,海淀区成府路。

这条街道连连接着京城两所最着名的高等学府: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人文书店“万圣书园”就坐落在成府路上。

“万圣书园”的创始人刘苏里曾因参与89年“六四”民主运动而入狱。1993年他从秦城监狱释放后,创办了这家书店。

“我们这个书店从创办(至今),就没有离开过海淀区,甚至没有离开过大学区。”

二十多年来,“万圣书园”已经成为一个独特的北京文化地标。这家书店的常客,还包括刘苏里的好友——去年7月13号过世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以及他的遗孀刘霞。 刘苏里说:

“晓波在入狱之前经常来书店,刘霞来得次数更多(就最近一些年)。”

2017年7月19号刘晓波“头七”当晚,刘苏里和晓波的生前好友张祖桦、徐晓、刘军宁、莫少平律师等近三十人为刘晓波举行了追思会。但刘苏里表示,晓波一周年祭时,他们不会有公开的祭典活动。

“国内因为这方面的环境你也知道,不允许有很大规模或者很公开的活动。但是我们个人到了他的祭日7月13号还会(祭典他),因为这是我们的好朋友,也是我们在奋斗中一个重要的伙伴吧。”


从2017年6月7日中国官方通报刘晓波确诊为肝癌末期,到7月13日刘晓波离世、骨灰被撒入大海。中国大陆之外的全世界目睹了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死亡直播”。

从2010年 开始,他的遗孀刘霞一直生活中国官方的軟禁之下,直到北京时间本周二(7月10日)才得以离开中国,前往柏林。

在刘晓波的生前好友、政治学者刘军宁看来,这么多年来国际社会并没有真正关注过刘晓波夫妇的命运:

“特别在晓波获奖前后,国际社会不是太在意中国的事情。我认识的一些美国记者还是很在意的,但是我和他们一聊天,他们只是在新闻意义上在意。 晓波是不是能够出国,会不会得到治疗,有多少警察看他。。。至于晓波本身的意义或者他和中国未来的关系,我没感觉这些记者在意。他们最好希望谁都不知道晓波在哪儿,但是我知道,所以我的媒体发了独家,他们在这种意义上在意。”

在中国,除去一个小小的异议群体,刘晓波夫妇的命运更是鲜有人问津。
参与编辑刘晓波文集英文版《没有敌人,没有仇恨》的知名中国事务学者林培瑞教授表示,很遗憾中国大陆没有一个舆论自由的环境。

“我觉得中国要是自由媒体的一个国家,那刘晓波的名气会大得多,也会变成一个全社会的思想领导。不是因为他为人处世有多和蔼,   不一定。是因为他的思想那么敏锐、那么深刻。”

什么是刘晓波最重要的思想理念?  

这位在中国几乎无人知晓的“殉道者”,对中国未来的民主进程意味着什么?

他的遗孀刘霞,8年来遭受了怎样的苦难?离乡去国后,她将怎样开始她全新的人生?   

周年祭:当我们谈刘晓波时,我们应该谈些什么?


回报: 听众朋友,你刚才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为您制作的特别节目——周年祭:当我们谈刘晓波时,我们谈些什么 。今天我们为您播出的是第一部分,明天请您继续收听这个节目的第二部分:刘晓波,从“文化激进派”到“政治温和派”。

记者:唐琪薇 责编:寇天力 网编:郭度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