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烛光晚会参与者来自五湖四海 大陆客盼民主早来

2014-06-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4年6月4日,六四”二十五周年烛光晚会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忻霖拍摄)
2014年6月4日,六四”二十五周年烛光晚会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忻霖拍摄)
Photo: RFA

 

参加今年港岛“六四”烛光晚会的如潮人群中,不仅有香港的市民,还有特地从中国各地赶来的大陆民众和来自世界各国不同肤色的人士。他们共同的心声就是希望记住过去,平反六四。

本台记者在现场采访了各界人士。第三次来参加晚会的香港大学学生小刘周三对本台记者说,参加晚会是为了纪念六四的死难者,抗议当年当局的镇压,也为了提醒其他市民不要忘记这场浩劫,事件令港人更珍惜自由及更支持民主:“我会走上街头是因为我认为这个事实要传承下去,让更多的人知道不要把这件事忘掉,要等到有一天中国政府承认这个过失,然后去平反。”

记者:“你第几次来?”

小刘:“第三次。”

记者:“你的年龄呢?”

小刘:“20岁。”

另一位参与者香港市民冯小姐告诉记者,她还参加了今年的元旦游行,此前她还参加过去年的七一游行,她表示以上两个游行是香港人表达对香港民主发展的诉求;而六四集会,则是香港人表达对中国民主化的渴望:“我们现在受中央的影响,如果中国民主了,香港一定会受影响。”

25年来第一次参加六四晚会的香港市民朱女士周三对记者说:“你知道吗,我是第一次来,我想了25年,今天终于来啦。”

记者:“为什么以前没来?”

朱女士:“我要照顾我的孩子,现在他们长大了,最小的孩子明天要考试了,不过他跟我说妈妈你去吧,我自己温习可以的,我很感动。我们要向共产党说,平反六四,将事实告诉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到今天我已经53岁了,我还是很心痛,所以我们要一同行动,告诉共产党他们的做法不对。我爱中国,但我不爱共产党。”

今年的香港六四烛光晚会还吸引了大批来自中国大陆人士。当天下午由深圳罗湖口岸过关到香港参加晚会的黄女士对记者说,她是专程通过自由行来的:“经济发展是假象,将来要出事的,房价那么高,老百姓买得起吗?国内的人很有钱,但山区的人很可怜,贫富太悬殊了。我们希望中国好,但你看由他们这样领导国家能好吗?你可以看一下互联网里面,你可以看到国内到处都在反抗。”

去年9月来香港一所大学修读硕士学位的小陈,陪同特地从浙江赶来的父亲一起参加晚会,小陈的父亲对记者说:“八九民运中国的老百姓死了很多,如果赵紫阳上来了,贪污不会像现在这样子。中国没得救了,倒台会很快的,就像苏联一样。”

虽然出席的民众都在喊“平反六四”的口号,但是对於能否真正实现平反,大家的看法都不尽相同。参加者张女士说:“中国(官员)的权力实在太大了,我们都不知道(能否平反),我们希望通过这些晚会能争取吧。”

今天的晚会上也出现了不少外国人的身影,在香港大学交换的英国大学生John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那是一个在北京发生的民主运动,在那天及之前,中国的军队虐杀了很多抗议者。”

他的同学,同样来自英国的Mary补充道:“没有人知道有多少人死了,因为中国政府根本不说。”

John接着说:“香港是在中国的土地上唯一的一个允许为此事纪念及祈祷的地方。”

今年除了支联会举办“六四”烛光晚会外,一个名为“热血公民”的组织改在尖沙咀海旁举行悼念活动,大会宣称有7000人参加。

而在举行烛光晚会的场地,当天下午,有多个不同政见的团体摆街站,其中亲北京的“爱港之声”组织挂起“认清六四丶伸张公义丶放下包袱丶释怀向前”的大型横额,一度与市民发生口角,需警方介入。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林迪/申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