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宪法日7冤警中南海外自杀 千访民遭截访

2014-12-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在12月4号中国首个宪法日当天,来自黑龙江省的7名蒙冤警察在北京中南海外伸冤时遭警察镇压,悲愤交加之下一起喝毒药自杀,部分人仍在留医。(博讯网)
图片:在12月4号中国首个宪法日当天,来自黑龙江省的7名蒙冤警察在北京中南海外伸冤时遭警察镇压,悲愤交加之下一起喝毒药自杀,部分人仍在留医。(博讯网)

在12月4号中国首个宪法日当天,来自黑龙江省的7名蒙冤警察在北京中南海外伸冤时遭警察镇压,悲愤交加之下一起喝毒药自杀,部分人仍在留医。另外,在这天,全国各地的访民涌入北京上访,但被大批警察拦截,上千访民被送往久敬庄等地。

周四是中国首个宪法日,各地普遍开展宪法教育活动,司法人员举行宣誓仪式,《人民日报》、中国中央电视台等官媒纷纷在微博上刊发中国《宪法》条文,政府还在一些城市的部分街道设立起宣传桌。与此同时,各地上千访民也涌入北京,计划在这一天诉说冤情、追讨公平正义。

当天,来自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张亚杰、梁达公、于立胜、王滨生、黄威、孙宏利、于爱民七名蒙冤警察,在中南海外拉起“冒死谏言习主席,声讨司法腐败”的横幅表达心声,但遭警察驱赶并抢夺横幅,他们悲愤交加之下当场喝下毒药自杀。

经医院急救已经脱离生命危险的蒙冤警察孙宏利周四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 7人中仍有部分人正留院观察。他们均是十多年来上访无门的老访民,对习近平所说的“依法治国”抱有极大期望,中国的宪法中有保障和尊重人权的条款,但各级政府官员却没有尊重国家宪法与法律的意识,还用暴力去伤害他们,走投无路之下感到绝望。

孙宏利:“我吃的毒鼠强药,正在医院接受治疗,现在我感到口麻丶舌头麻木丶血压高丶肠胃不好。我们几个人都是哈尔滨市公安局的老民警,参加工作最短的也在25年以上,我工作30多年了,我是1975年参加工作,我的案件是2005年的,十多年了没有人正面答复过我们,给我们处理。我们到公安部丶中纪委丶地方政府都去上访了,但是没有人理我们。今天是宪法日,我们想到这里来维护宪法,冒死觐见习主席和党中央,但在中南海被警察把条幅给抢走了,得不到处理,没有人理我们,我们就不想活了。”

记者:“毒鼠强是你们早就备好在身上的吗?”

孙宏利:“是从哈尔滨带过来的,现在我们都没有生活来源了,无路可走,没有低保。我们原来都是哈尔滨公安局的优秀共产党员和优秀公务员,给国家做了这么多年贡献,最后落得这么个下场。”

据民生观察网站消息,这一天北京的安保明显加强,在访民常常聚集的北京南站,大批警察手持盾牌和警棍巡逻,还有警察在路边盘查,只要有访民民经过,就拦下将他们强行驱离,路边还停放了五、六辆拉访民的公交车。

在北京的上海访民朱金娣周四告诉本台,她和数百访民上午到中央电视台旧址伸冤,被警察拦住送往久敬庄。

“现在我们就在久敬庄,把我们一车一车拉进来。今天光是上海的就有800多人来上访,我在久敬庄身份证被收掉,再叫名字一个个进去。今天宪法日我们到中央电视台去,我们一从地铁出来,警察就把我们拦住了,叫我们上车,然后把我们拉到久敬庄。”

记者:“现在久敬庄有多少人?”

朱金娣:“千把人。中国不讲法的,以前12月4日是法制宣传日,今年变成了宪法日。就算上访没有结果也要出来,不出来就更加没有结果了。”

此外,在新浪微博上,“国家宪法日”登上了当天的热搜榜,一些网民对此表示支持。但也有网民对中国的《宪法》能否落实提出质疑,要求当局实现宪法保障的言论、集会等自由。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胡汉强/申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