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学女教师刑满释放

2013-11-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原中央民族大学女教师梁波(视频截图/NTDTV)
原中央民族大学女教师梁波(视频截图/NTDTV)

在中国大陆,原中央民族大学女教师梁波因练法轮功2010年被判刑三年半。在服刑期间,她的家属依法要求会见她,却常受到警方阻碍,他们担心梁波在狱中受到虐待。梁波的律师程海透露,梁波已经刑满获释。

在北京的中国中央民族大学任教多年的女教师梁波,2010年5月被北京警方逮捕,警方指控他她散发法轮功内容的光盘涉嫌犯有“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北京的法院判决梁波有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半。在她服刑期间,梁波的家人经常被警方毫无理由地剥夺探视权利。

海外的维权网报道说,梁波的丈夫薛孟春表示,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妻子,有来自监狱的消息说,在即将刑满释放的日子里,北京女子监狱组织了对梁波的“攻坚队”,采取各种手段,希望在梁波刑满释放前对她进行“转化”,强迫她改变法轮功信仰。

星期三,梁波的代理律师程海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透露,梁波已经获得释放。

“今天已经出狱了。当时是他先生讲,监狱里面有专人管她,使她无法正常生活。所以他先生提出抗议。”

本台记者多次尝试联络梁波本人,但她家中的电话始终无法接通,而梁波丈夫和母亲的手机则无人接听。

维权网的报道还说,有匿名的狱警向梁波家属透露,在中国的监狱,很多人权工作者、维权人士和宗教或法轮功信仰者,在被释放之前都会受到严厉对待,其手段往往超出一般人的想象。

这位匿名狱警表示,如果能够让一直不低头认罪的梁波妥协,北京女子监狱第三监区的警察就会得到大笔奖金和破格升迁。

在美国的专栏作家章天亮博士是来自北京的法轮功学员,他表示,他有很多朋友在中国的监狱中也曾遇到类似的情况。

“这种情况非常普遍,有的甚至是在释放前两天还没有转化,会突然加期。我有一个朋友,在清华同方工作的赵明,在团河劳教所刑满前两天,突然宣布假期半年。这个对人打击很大。因为中共除了要在肉体上打击你,他也要在精神上整垮你。”

拥有经济学学士和新闻硕士学位的梁波,毕业后一直在中央民族大学任教。中国政府开始镇压法轮功之后,梁波被中央民族大学开除,住房被没收。2004年,梁波第一次被北京警方逮捕。后海南省法院曾判处她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2010年是梁波第二次被逮捕判刑。

章天亮表示,2010年北京警方以构陷的方式抓捕梁波,手段相当恶劣。

“镇压法轮功之后,梁波就被中央民族大学开除了。因为当时没有正式的说法,也没有开除的文件。后来梁波去到民院要手续。结果一个院长就报警,警方抓捕了她,给她伪造了证据。警方说她包里有二十多本法轮功的书和大批光盘,实际上就是有这些东西也不犯法,但当天其实是没有的。后来在法庭上也无法出示这些证据,就是这么判刑了。”

北京的律师程海表示,2010年在北京的法庭上,当局对梁波的审判漏洞很多,在程序和举证方面都存在问题。

“现在在中国各地不一样,有些地方比较少。比如前段时间我们代理了一个杭州的案子,后来当地就放人了。其他如沈阳比较厉害,我们最近代理三个案子,每个案子都有十多个人,还有秦皇岛、青岛等,但其他地方好像比较少,当然可能也有只是我们不知道。”

根据海外法轮功官方网站明慧网的数据,1999年中国政府开始镇压法轮功至今,已有多达数万的法轮功学员被判刑,超过十万人被劳教或强行关押在洗脑班接受洗脑,最少有三千七百人被迫害致死。

中国官方媒体最近两年对法轮功的批判声降调,较少提及法轮功问题。

程海律师表示,目前中国当局对法轮功的打压,在不同的地方力度差异很大。

“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力度其实一直没有降低。前一段时间河北还是哪个省有个文件,把法轮功作为头号敌人,但文件说只做不说。其实一直在镇压。”

不过章天亮博士认为,中国当局对法轮功的迫害强度并没有降低,不同的是,现在当局是“只做不说”。

章博士表示,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中国当局侵犯公民人权的一部分,而人权迫害者的罪恶必将受到追究,因为群体灭绝和反人类罪没有法律追诉期限,无论时日长短,作恶者都必将受到惩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