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襄大董事長張德武被抓 女兒請求政府接管

2021-06-07
Share
湖北襄大董事長張德武被抓  女兒請求政府接管
Photo: RFA

繼河北大午集團高管被捕之後,近日再次傳出湖北襄大農牧集團董事長張德武入獄、女兒被迫要求上繳企業的消息。然而,本案疑點重重,張德武十七年前舊案被翻出重審,襄大集團也於7日控訴當地政府互相勾連,未審先定。請聽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薛小山的報道:

6月1日,襄大集團發微博抗議竹溪縣公安局非法凍結其1.54億生產經營資金,已使企業無法週轉,公司總經理張國祥當日已被拘留。

6月2日,張德武的女兒張建航致信湖北省應勇書記、王忠林省長等人表示,其父張德武已被刑事偵查19個月,辦案人員違法暴力強迫取證、威脅員工、違法扣押1.54億生產自救資金及證據筆錄造假。

“但中國民營企業家實在太苦太難了,堅持不下去了。請求將襄大(集團)資產全部無償捐給政府,懇請我們政府立即派出工作組全面接管襄大集團……”

張建航寫道,現在公司里人人自危、不敢做事,她本人也被竹溪縣公安扣上挪用資金的帽子,並警告她只要插手企業就會被安上罪名抓捕。

因安全原因不願透露姓名的湖北企業家肖先生告訴本臺,“她不捐出去,她可能被當作黑社會成員抓(起來),財產照樣沒收。第一,掃黑就是爲了(習近平)連任,造成恐怖。第二,搶劫私有資產,用於維穩。第三,借用掃黑的政治運動清除對立面。就像土改、鬥地主先編故事,黃世仁啊、周扒皮啊,迎合窮人的仇富心態,明目張膽地搶劫。”

17年前舊案重提

據悉,襄大集團在當地政府動員下,斥資七億、承債式收購一個瀕臨破產的國企改制原化工廠。爲化解債務,該公司的基本賬戶2016年被法院凍結,無法按時支付養老金等職工福利,部分職工就此上訪,涉嫌“聚衆衝擊國家機關”,成爲2019年張德武涉黑案的導火索。

除張德武之外的14名被告人,去年12月被起訴的罪名包括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以及強迫交易、聚衆衝擊國家機關、尋釁滋事等。格外引發爭議的是,襄陽市檢察院針對他在17年前被控妨害公務、非法拘禁等罪一案,提起公訴,而這個案子2003年已經判他無罪。今年3月30日案件在十堰市張灣區法院開庭,未當庭宣判。

張建航特別控訴竹溪縣專案組欺上瞞下,爲了包裝案情,將多年前已審結的事件提起再審。

據大陸媒體中國新聞週刊報道,對17年前已糾錯的舊案提起抗訴,在司法領域十分罕見。清華大學法學院證據法研究中心主任易延友對此表示,“從學術上來講,不贊成爲了給被告人定罪而再提起一個再審,尤其是已經經過一次再審了。如果這個人罪大惡極,比如殺人,過了這麼久再提起再審,纔好理解。”

“目前的罪名是不成立的:17年前的案子過了追訴期;2016年的上訪也不是大事情。他跟孫大午很像,不買官員的帳,跟農戶打交道,是實實在在幹事兒的人。”旅美政治經濟分析人士秦鵬表示,張德武爲人耿直,《法制與社會》報道他曾當面指責某領導會成爲宜城人民的罪人,2001年他就從政協常委淪落爲黑惡勢力。

“這次他到底得罪了誰?要以黑社會的名義辦他。全國農業百強那個級別,在政商界有很多資源,不會是地方的縣辦他的案子。而且這是異地關押和審理,實際上是從上到下貫穿下來的案件。”

襄大集團於2001年創立,資產達七十六億,員工六千多人,關聯養殖農戶一萬多家。案發前公司生豬養殖量居湖北第一、全國第八,連續多年入選全國民企500強、錄入宜城市政府工作報告。

1

三長會籤,未審先定?

6月7日,“襄大集團案”發微博稱,“【三長會籤、未審先定】十堰市竹溪縣專案組分三步走:1.預先定好罪名;2.全社會徵集線索;3.動用一切手段治罪。”

關注中國刑事案件的公衆號“刑辯社”發文解釋稱,早在2018年10月24日,湖北省公安廳掃黑辦向十堰市公安局掃黑辦下發“關於交辦襄陽市張德武等人涉嫌違法犯罪線索的通知”,要求“立即向市局主要領導報告,迅速成立專班開展覈查工作,按照規定形成書面工作情況報告後落實‘三長會籤’要求,並於某月某日前上報省廳。”

該文指出,“三長會籤”一般是指公安局長、檢察院檢察長、法院院長在某個文件會同簽字,形成共同意志。十堰市的“三長”簽字後,爲襄大集團案件設計好了一份“施工圖紙”——辦成黑社會,接下來就是照圖“施工”,進行偵查、審查起訴、審判(包括二審):

“筆者還注意到了通知裏面的‘按照規定……落實三長會籤要求’,原來是有規定的呢,什麼規定呢?這大概屬於國家祕密了。只是不知道這個規定,和《刑事訴訟法》是個什麼關係?”

秦鵬:“三長會籤背後的黑手,理論上是(湖北)政法委書記,要麼是直接被得罪了,要麼是上面的領導放話,下面要弄這個人。”

本臺致電竹溪公安局掃黑除惡專案組辦案警官查詢情況,對方表示“無可奉告”。

湖北企業家肖先生表示,中共以三長會籤的模式陷害民營企業家是稀鬆平常,特別是有歷史遺留問題的人,辦案人員甚至在法院的專業指導下“調查”、“搜刮”涉黑證據。

“檢察院和法院提前介入,是這次掃黑的特徵之一。先定罪、戴帽子,再搞證據、編罪行。我可以肯定地說,從18年掃黑除惡到現在,沒有一個黑社會(的指控)是真實的,都是莫須有。沒有律師能參與辯護。中國最大的黑社會就是共產黨。”

5月底,中共中央辦公廳對常態化開展掃黑除惡鬥爭作出安排部署,湖北省表示將重拳懲治黑惡勢力,嚴厲打擊針對企業、企業家實施的尋釁滋事、敲詐勒索等違法犯罪行爲。

面對掃黑除惡的洪流,太多企業主家破人亡、無法用法律自保。除了襄大集團案,近日有貴陽陳建麟、深圳張偉、海南黃鴻發等人相繼落難。大陸前媒體人、刑事律師石扉客爲其發文呼籲不搞株連,不搞擴大,不搞拔高,冤枉戴上的“黑惡帽子”比當年的右派帽子還要可怕。


記者:薛小山 責編:申鏵 網編: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