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訪民“被精神病”


2020-10-19
Share
hc1023.jpg 圖爲中國的一家精神病院及精神衛生研究所(Public Domain)

中國當局以司法審判或行政管控來代替醫學診斷、炮製精神病患的手段屢試不爽。10月13日,訪民李小燕到湖北省政府信訪局上訪,卻被關押到房縣精神病院,好友擔心她被頻繁打針後腦神經會受損。另一位受害者山東前人大調查員豐曉燕近日已經離開臨沂第四精神病院,卻遭受着多重後遺症和難以彌合的精神傷痛。

據李小燕的朋友、訪民汪素華回憶,2020年10月12日上午10點左右,湖北省十堰市房縣青峯冤民李小燕在湖北省信訪局上訪,後被青峯鎮派出所警察抓走,連夜拉回青峯鎮派出所關押。

13日晚上六點多鐘,李小燕致電汪素華說,自己被送進了房縣某一精神病醫院。

“我沒有病,請不要給我打針……”,針字話音未落,電話就被強行掛斷。本臺19日多次致電該號碼,但是已關機。

李小燕母親唐有玫七十八歲、目不識丁,父親年逾九十、雙目失明,二人得知女兒消失之後束手無策,難以進食,以淚洗面。唐有玫告訴本臺,她試圖親自給小燕送一批過冬禦寒的衣服,並探清關押地點,卻被派出所和村書記“踢皮球”。

“我連去三趟派出所。他說他們找不到。我也到村上去坐那不走,我說‘我要我女兒’。村書記說,你要是不放心,叫她給你打電話。下午三點過十分,她打過來喊了一聲媽,大聲地哭,說我在精神衛生院裏。我還沒說話,書記就把電話奪過去……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女兒。” 唐有玫說。

 

 

訪民汪素華:李小燕沒有精神病

本臺撥通了李小燕女兒的電話,對方聽到是記者後掛斷。汪素華推測,女兒也許受到威脅被噤聲。她曾是一名幼師,爲父上訪並於2017年被襄陽市公安局關押一年多,期間受到驚嚇,如今無業在家、恐懼社交。母親出事後,她天天躲在家哭,只敢和外婆打電話聯繫。

李小燕的丈夫原本在襄陽市某郵政所工作,2014年因醫療事故死亡,遺體至今停放在殯儀館未下葬。此外,她在老家十堰市房縣青峯鎮的土地被當地政府強行徵用,卻沒有收到賠償金。政府聲稱以辦理低保的方式給予補償,但她從未收到低保費。

李小燕從此走上上訪之路,逡巡於省市縣和國家級的信訪機關,至今沒有得到公正的答覆。

湖北省今年第二季度的農村低保標準是年收入5,919.9元。汪素華說,李小燕六年來一心爲丈夫和土地討公道,沒有一份正式的工作。母女倆的生活費大概一個月六百元,多靠親友接濟。

關於訪民被當成精神病,李小燕只是冰山一角,汪素華告訴本臺,她在十堰接觸到好多年輕力壯的正常人上訪無門,最後被“治療”得生活不能自理。

“我拿我的一切做保證,她沒有精神病、確實是一個正常人。精神病可以上訪嗎?精神病問政府要答覆函嗎?但是政府的權大,我們畢竟是老百姓沒法抗衡,他們要我們活就活,要我們死就死。”

汪素華原本是十堰市茅箭醫院的醫生,在舉報同事敲詐病患後遭到報復。二十年來,汪素華一路抗訴到最高檢察院,要求法官宣告自己無罪,她也多次被關“黑監獄”、受到警察的辱罵和毆打。大概六年前被關押在湖北丹江口市高家溝時,她結識了同病相憐的獄友李小燕,二人都渴望着沉冤得雪的那一天,但是到從鄉鎮部委到中南海,彷彿隔着一道無堅不摧的城牆讓她們無法穿越。

“從中央到地方,他們公開地說:‘我們拿着國家的錢,能買通一切,你走到哪裏,我們買通到哪裏。’各個部門,人大、信訪局也好,中紀委也好,確確實實作惡太多。我面前的上訪人死了多少?上訪十來年,任何消息都沒得到,最後人死了。多的很。”

汪素華最近聽到訪民羣的朋友都傳言說,10月26-29日的十九屆五中全會上中央會有大動作,要麼他們會被更殘酷地鎮壓、要麼貪官污吏和信訪局要遭殃,這帶給她一線希望。

 

因在2020年4月到北京王府井發政治傳單而被關入山東臨沂第四精神病院的豐曉燕(Public Domain)
因在2020年4月到北京王府井發政治傳單而被關入山東臨沂第四精神病院的豐曉燕(Public Domain)

 

大批政治犯“被精神病”,《精神衛生法》淪爲空文

據人權網站“民生觀察”的統計,該網站自2007年12月起至今就記錄了中國各地五百一十個“被精神病”的個案。

今年四月因到北京王府井發政治傳單被關入山東臨沂第四神經病院的豐曉燕,如今已出院。據豐曉燕的女兒Alice說,她的身體和精神受到極大摧殘,說話大舌頭,思維不如以往流暢,行動僵硬,腦袋發木,腰痛嚴重。

7月25日出院後,她在家被強迫吃藥,碳酸鋰緩釋片一天兩次,早晚各一片,帕利哌酮緩釋片早一片,富馬酸喹硫平片一天一片。

8月29日,她被常年家暴的配偶楊光再次送入醫院,9月15日出院後的用藥是丙戊酸鈉緩釋片、奧氮平口崩片、勞拉西泮等等。

2013年正式實施的《精神衛生法》規定,精神障礙的住院治療實行自願原則。 診斷結論、病情評估表明,就診者爲嚴重精神障礙患者並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對其實施住院治療: (一)已經發生傷害自身的行爲,或者有傷害自身的危險的; (二)已經發生危害他人安全的行爲,或者有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險的。

Alice認爲,豐曉燕從未做出過以上行爲,而且王府井派出所的指控不實,因不符合擾亂公共 秩序罪,她也從未認罪。豐曉燕從未進行精神檢測,她在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入院前自己是無民事行爲能力人或患有嚴重精神病的前提下,被警察強行拖行至醫院。

在這期間,主治醫生潘虹禁止豐曉燕的女兒查閱病例,臨沂衛健委對她投訴醫院未進行精神檢測強制收容等一系列違規行爲沒有作出任何迴應。

Alice爲營救母親受到軟禁、監控,至今行動、言論不得自由。她控訴臨沂第四人民醫院及醫護人員嚴重違反 《精神衛生法》,並犯下醫療事故罪、非法拘禁罪、涉嫌故意傷害罪和故意殺人罪。

中國公共衛生專家萬延海告訴本臺,多年來中國以專制手段打壓公民的本質未變,維穩機構從收容所、勞教所一路演變到精神病院,尤其是近年來當權者更注重思想控制、“被精神病”隨之猖獗。

“聯合國人權機構、世界精神衛生的同行應該要特別關注中國在法律之外、公安政法系統的管控政策。中國廢除收容制、勞教制度後,把很多負擔集中到精神病院。衛生部門的精神科可能更在乎《精神衛生法》,公安部和民政部等其它部門可能對它也知道得也很少。”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薛小山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