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天勇父亲申请政府信息公开 陈进学再起诉《法制日报》《检察日报》

2017-01-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江天勇父亲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维权人士独家提供)
江天勇父亲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维权人士独家提供)
Photo: RFA

在中国大陆,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监视居住的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的父亲日前向长沙市政府申请信息公开,要求就监视居住的时间、罪名等作出说明。此外,案件代理律师陈进学日前受家属委托起诉《法制日报》和《检察日报》侵犯名誉权,法院拒绝立案。律师于1月2日再提起诉讼。

江天勇的父亲江良厚在2016年的最后一天,向长沙市政府申请了三份政府信息公开,分别是长沙市政府对江天勇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通知书信件的跟踪;强制措施种类;以及通知书收件人不是直系亲属收件人的信息公开。

申请函中指2016年12月23日收到江天勇监视居住通知书,签发日期是12月1日,而通知书所用的挂号信查询没有跟踪记录,对此产生质疑;而通知书签发机关为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指控江天勇涉嫌罪名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家属对通知书的强制措施时间和种类产生质疑;此外,12月15日,江父前往长沙公安处寻找江天勇,长沙市公安局如果想通知并不存在障碍,但对方却选择将通知书送达给江天勇姻亲关系的岳父,对收件人为非直系亲属产生质疑,要求给予解释。

江良厚告诉记者,去年12月中旬他亲赴长沙寻找儿子时,警方称因其冒用他人身份证购买火车票,被行政拘留9天,但却拒绝出示有关的文书。他对于儿子目前的境况十分担忧,

江良厚:“我去长沙找儿子,他说拘留了九天,然后人就不知道上哪儿去了。人就从门口出去了、走了。我说,人在这里拘留了九天,你就打个九天的(文件),他连字都不敢签。他说我就只能告诉你这些。”

记者:“现在还是完全不知道儿子在哪里监视居住?”

江良厚:“还是不知道在哪里,一个多月快两个月了,谁不担心?”

去年11月22日,江天勇告诉身在美国的妻子,已经购买D940火车回北京,发车时间为22时53分,应于次日清晨6时30分抵达北京,其后江天勇失去联系。直至12月14日,湖南长沙南站派出所承认江天勇于11月22日被行拘9天。而家属在12月23日收到了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的通知书,称江天勇因涉嫌“煽颠”而被监视居住。随后律师申请会见,但被以“会见可能有碍侦查”为名拒绝。

去年12月16日,《法制日报》、《检察日报》等媒体刊登报道,称江天勇与境外人士及邪教组织勾连及欺骗公众等,被指是对江天勇的抹黑及构陷。受家属委托,陈进学律师于22日亲去北京朝阳区法院起诉《法制日报》和《检察日报》侵犯名誉权,法院拒绝登记立案。2017年1月2日,陈进学律师再次以邮寄的方式递交了民事起诉状。

陈进学律师向本台表示,他其后还会就当局拒绝会见着手,要求说明原因并介绍案情,

“我上次不是去向长沙(公安局)要求会见,然后他不予会见。我下一步还会有一些关于办案单位的信息公开: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职责的信息公开,还会再做关于长沙指定居所地点和数量的公开。因为现在给的不给会见理由是,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漏国家秘密。我觉得这个理由太宽泛了,我要他明确说明,具体是什么?怎么有碍侦查了?到底会泄漏什么类型的国家秘密?作为刑事案件来讲,我现在就抓住两点,一个要求会见,第二个是要求他介绍案情。”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嘉華)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