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慶安會見當事人無果反遭拘留


2015-05-29
Share
201505290040china2.jpg 圖片:5月28日,代理律師遊飛翥、馬衛、李威達三位律師和遲進春、於雲峯、任慶洲三位公民到黑龍江慶安縣拘留所,要求會見因爲聲援徐純合而被拘留的公民,卻遭到拘留所拒絕。(博訊新聞網)

維權律師遊飛翥、馬衛、李威達5月28號週四前往黑龍江慶安要求會見因關注徐純合被殺案而被行政拘留的公民被拒絕。但遊飛翥、馬衛及另三名公民卻失聯。目前已確認,遊飛翥律師被警方拘留15天,理由是尋釁滋事。李威達向本臺記者表示,他們沒有“尋釁滋事”,只是要求合法會見被拘押人。警方做法與依憲治國、依法行政背道而馳。

黑龍江綏化慶安縣徐純合被擊斃案發生至今近一個月,期間數十位公民相繼前往當地聲援徐純合,要求警方公佈案發完整視頻。而當地警方也在一次又一次的聲援行動中抓捕了多人。

5月28日(本週四),重慶律師遊飛翥、天津律師馬衛、河北律師李威達聯同三名公民前往慶安縣拘留所,要求會見被行政拘留的聲援者。不過,當晚卻傳出了會見無果,律師失聯的消息。

至週五上午,遊飛翥的哥哥接到一個自稱是黑龍江綏化公安局趙姓偵察員打來的電話,告知遊飛翥被拘留15天,理由是尋釁滋事。而截至週五下午,律師馬衛及其餘三名公民仍處於失聯狀態。

離開看守所後就啓程前往哈爾濱而“逃過一劫”的律師李威達週五接受本臺採訪時表示,他們沒有做過任何涉嫌“尋釁滋事”的行爲。

“當時我們要求會見,他說上午不安排了,時間太晚,說下午安排。所長和指導員都答應了。下午我們去了之後,所長又以被拘留人預授權的授權委託書,不能確認是他本人的簽字,以這個爲由,又拒絕讓律師會見被拘留人。後來我們幾經交涉還是不讓,我們就在門口喊了幾句口號,就離去了。離開之後我因爲有事就去哈爾濱了,和他們分手了,他們又去徐純合的墓地探訪,後來就沒有聯繫了。我當時在火車上的時候看到他們聯繫不上,這時候我才知道他們失去聯繫了。拘留所、看守所、公檢法,尤其公安這塊剝奪律師的會見權現在好像越來越厲害了。有點肆無忌憚,跟他們現在高調倡導的依憲治國、依法行政好像相背離。我們律師包括同去的公民都沒有實施任何符合治安管理處罰法的尋釁滋事行爲,他們在剝奪我們律師的會見權,我們在強烈要求,我們的行爲都是合法的,沒有一點違法性。”

本臺記者週五致電慶安縣公安局,但電話被接駁至傳真機。轉而致電綏化市公安局,對方表示自己只負責後勤,不清楚遊飛翥等人的情況。

記者:“我想請問一下,遊飛翥律師是不是在你們公安局這裏被拘留了?”

對方:“這不清楚,我們是後勤部門,我們是辦公室,不瞭解跟案件有關的東西,所以不太清楚。”

關注事件的北京律師謝燕益週五向本臺記者表示,慶安警方肆意抓人、拘留恰恰說明面對逼問真相的公民,他們心中的害怕和虛弱。

“我想第一,他們能夠這樣地瘋狂、踐踏法制、喪失理性是背後有人撐腰的,毫無疑問,他們認爲有強權、有更高層面的爲他們站臺、背書。另一方面也體現出來他們謊言被揭穿的歇斯底里。也說明了在真相和事實面前,慶安也好,有關方面也好,他們可以說是氣急敗壞了,不擇手段了。暴力升級,打壓公民,包括(對)律師,也採取這種極端手段,我認爲也體現了這種強權表面看好像很強大,但實際上是一種無賴和虛弱。”

本週五,第四批公民聲援團已抵達慶安,追問真相,也爲徐純合追討公道。唐天昊律師也於傍晚啓程前往慶安,爲被拘留的遊飛翥律師提供協助。

謝燕益律師表示,這是公民與強權的抗爭,而有關的抗爭會一直繼續下去,雖然中間可能會有諸多曲折,但相信“邪不壓正”,公民終將勝利。

(特約記者:揚帆 責編:胡漢強/嘉華)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