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學者郭玉閃等人遭刑拘 余英時、九把刀等書籍被禁


2014-10-13
Share
郭玉閃.jpg 圖片:維權學者郭玉閃。(網絡圖片)

中國大陸支持香港佔中的人士持續受到政府的強力打壓。北京維權學者、傳知行社會經濟研究所創辦人之一郭玉閃日前遭當局刑拘,據稱是與前員工印製一批聲援香港“佔中”的宣傳品有關。除了郭玉閃外,還有多名知識界人士最近遭到當局抓捕。此外,學者余英時、小說家九把刀等人的書籍遭到官方封殺,其中部分作者此前曾發表過支持“佔中”的言論。

北京大學政治經濟學碩士、NGO“傳知行社會經濟研究所”創辦人郭玉閃日前遭到警方刑拘。

根據郭玉閃的妻子上週六發布在微博上的刑拘通知書顯示,郭玉閃於10月9日上週四,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目前羈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內。

已接受郭玉閃家屬委託代理該案的北京律師夏霖週一接受本臺採訪時表示,尚且不知道郭被拘的原因是什麼。

夏霖:“我們還不是很清楚(郭玉閃爲什麼被刑拘),他家屬也不清楚。”

記者:“他家屬也不知道他爲什麼被刑拘?”

夏霖:“對對對。(郭玉閃)9號凌晨被帶走的,9號晚上他家屬收到(刑拘)通知書。他當時是(被)用傳喚的理由帶走。”

原“德國之聲”記者蘇雨桐週一則告訴本臺,郭玉閃被抓與傳知行前員工印製了一批聲援香港“佔中”運動的宣傳品有關。

“有一個女孩,這個女孩其實現在已經不在傳知行工作,她印製了一些聲援香港雨傘革命的傳單、宣傳品之類的。其實這個事情本身和郭玉閃沒有任何關係。”

蘇玉桐表示,除了郭玉閃外,傳知行負責人黃凱平也遭到傳訊,目前當局大肆抓捕的情況與2011年茉莉花革命時期十分類似。

“中共當局因爲很害怕香港雨傘革命造成一個縫隙,接下來在中國內陸引起的連鎖反應,我想就像2011年茉莉花革命一樣,他們在這個期間大肆抓人,這次我想跟那個有類似之處。當這個行動或者革命以後往平緩發展的時候,以後可能相繼有些人被釋放,這是我最樂觀的考慮。”

另據海外維權網週日的報道,與郭玉閃在同一、兩天被抓的還有非政府組織“立人大學”執行長陳堃、《可操作的民主》作者寇延丁、北大美術編輯詩霖、薛野。其中作家寇延丁已經落實被“尋釁滋事”遭刑事拘留。寇延丁的朋友認爲,她被抓或與其支持香港的言談有關。

此外,微博認證賬號出版人白丁週六發佈消息稱:今天(中國廣播電視新聞出版)總局下達通知,余英時,九把刀的書全面下架。野夫、茅於軾、張千帆、梁文道、許知遠等的書不予出版。

本臺記者週一致電曾發行余英時著作的三聯書店瞭解情況,對方沒有否認該消息,但表示不清楚。

“我不太清楚(下架)這個事情。”

記者:“有沒有說這個書爲什麼不能賣?”

對方:“我不知道。”

記者:“那麼什麼時候可以重新銷售呢?”

對方:“這個應該快吧,這個書又沒什麼問題。不大清楚。”

記者轉而致電上海古籍出版社,一名工作人員證實了此事。

記者:“我想問下余英時的書是不是都要下架不能買了?”

對方:“是這樣。”

記者:“爲什麼?”

對方:“這個我們不方便回答,但是現在暫時不能賣。”

記者:“現在還有地方能買到他的書嗎?”

對方:“我估計是夠嗆,你要不然通過其他渠道,比如舊書網找找看,一般(渠道)買不到。”

記者:“所有出版社都不賣他的書了嗎?”

對方:“對,反正現在基本上是這樣。”

雖然目前尚沒有官方說明這些作者的書被禁是何原因,不過據瞭解,余英時、九把刀、梁文道等人都曾公開發表過支持香港“佔中”的言論。

官方《環球時報》週一就此發表評論說:有人宣稱這是新時期的“焚書坑儒”,到12日晚上,媒體無法證實這一消息的真僞,官方也未有人出面迴應……舊時代“焚書坑儒”在中國已不可能重演,但在這個國家,一些“敏感區域”確實存在。他們是普世化也好,是“時代侷限”也好,但他們是中國的現實,是中國保持國家穩定前進能力的一個環節。進入這些“敏感區域”蹚水,絕不能是愣頭青,充滿脫離實際的幻想。

對此,蘇雨桐表示:“他們特別擔心民智漸開。因爲如果沒有這樣一些思想啓蒙,或者思想的光透進來的話,他的愚民政策可能會執行得比較好。但是香港革命通過現在這樣一個網絡時代,信息傳播很快,對內陸一定會帶來一些影響。我想這些學者的書都是……思想啓蒙的東西。當局無論是從思想上的還是從真正的行動上的都開始一定的打壓,我想他是不想給自己的執政這堵牆留下任何的縫隙,但實際上縫隙已經有了。”

蘇雨桐認爲,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慢慢明白自身的處境以及應該爭取的權利。

(特約記者:揚帆 / 責編:胡漢強;申鏵)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