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童疫苗致残维权难 西安医院婴儿连环亡

广东省一些注射疫苗后残疾的儿童家长群体不但告官案件被拖延宣判,走上街头争取话语权也遭官方威胁驱赶。而在西安更发生医院内感染婴儿连环死亡的悲剧。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08-09-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人民会堂门前有接种"流脑"疫苗致残的儿童父母,本周以街头剧的形式呼吁公众关注这一医疗事故,被大批执法人员强行带走并威胁。患童梁嘉怡的父亲梁永立周二告诉本台:“领导、公安、保安、城管一大批人,什么手法都用了把我们带离现场,警告我们意思就是要安个罪名把我们抓起来。一直以来他们也拿不出什么好的方案解决问题。我希望能够公开,我昨天也是想这样,我们受害小孩和家庭能在人民大会堂门口摆出这个事实,然后有群众有媒体,有领导和被告方全部在场,大家都可以说话嘛!这个事情本来和公安什么部门没有关系,但是关系最大的卫生部门一直没有出面,反而是别的部门,我们很难理解。”

据家长们反映仅他们在上访和治疗过程了解到的江门市03 年来至少有六名儿童因注射了流脑疫苗后出现强烈反应,身体萎缩、不能说话站立,甚至有近乎植物人的状态。其中新会区三名受害儿童梁嘉怡、谭洁仪、余荣辉的家长去年中联合起诉江门市疾控中心、江门市新会区疾控中心和疫苗生产商——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其后又追加广东省疾控中心和接种部门(各镇防保科)为被告,案件在去年七月开庭后,至今超过一年未有宣判,法院方以案情复杂回应家长们的追问。

近几个月来,求诉无门的患儿家长们曾多次到马路上展示上访材料、图片呼吁公众的关注,以及为孩子筹募医疗费。余荣辉的父亲余同安周二接受本台采访时称无法接受孩子注射后残疾是“巧合”这一官方说法,05 年至今的维权艰难,官方更往往以孩子的治疗要挟和引诱他们放弃申诉:“一言难尽,法律对我们很不公平。他们说我们的孩子不注射疫苗也可能发病,我们无法接受这种‘巧合’。政府部门用分化、施压、各方面的软硬兼施,政府断断续续的给孩子医治,叫我们患童家庭不要联合一起。官方也曾拉拢我要分化几个家长,我说不行,因为知道孩子的冤屈痛苦,我们除了要让他们得到治疗和赔偿,还要警醒世人关注疫苗安全,不希望看见将来再有家庭承受我们今天的痛苦。”

与此同时,各地继续发生更严重的医疗事故,甚至有因医院内感染连环死亡的事件。大陆媒体日前披露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九月五至十五日之间发生严重院内感染,导致八名新生婴儿连续死亡,事发后,院方还刻意隐瞒。

据香港明报周二报道称有死亡婴儿的家长质疑医院发现有孩子死亡后,为什么不通知其它家长及时转院?他们表示准备集体起诉该院。

事情上周曝光后,据报道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和卫生部党组书记高强等先后对事件作出批示。目前,涉案的该院院长马爱群及副院长吕毅被撤职。而有网上媒体舆论质疑上级主管部门的上级对此事故的责任人仅是记过”和“警告”的纪律处罚太轻,并有应付舆论之嫌,也有批评指正是对于渎职过失的严重姑息和纵容,导致不幸事故灾难频频发生。

西安的独立评论人士马晓明认为层出不穷的医疗安全事故有深刻的制度原因:“说明的问题一是医疗水平差、再就是掩盖事实真相的官僚作风。我国医院主要是政府开办,调查医疗事故也是由有关政府部门进行,公检法实际上也隶属于政府,所以执法司法过程中也是考虑政府利益、形象多于公众利益。 ”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