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罕有祕密判處13藏人 兩示威者獲刑三年其餘不詳(圖,視頻)

四川藏區甘孜縣上週二有13名參加示威的藏人被祕密判刑,其中兩人被判刑三年,另11人刑期不詳。甘孜州法院一位官員不願評論此事。這是“3.14”事件以來,四川藏人被判刑最多的一次。西藏人民議會議員格桑堅參表示,一個縣如此迅速,一次判決這麼多的藏人,會引起新的反抗。

2011.07.11 09:40 ET
m0711-ql1.jpg 圖片:海外藏人簽名聲援西藏藏人。(挪威西藏之聲/記者喬龍)
Photo: RFA



視頻:中國藏區生態環境正在惡化,引起關注。(中外對話網/記者喬龍)


據《挪威西藏之聲》上週六報道,今年6月6日開始,甘孜縣僧俗民衆在當地開展了至少30多起和平示威活動,本月5日當局對13名藏人進行宣判。報道引述現居住在印度南部色拉寺的僧人白瑪次旺說,6月24日下午3點多鐘,19歲的索南曲嘉和19歲的索南尼瑪在甘孜縣城,高呼西藏自由等口號,被捕時遭到毒打。上週二,甘孜縣法院分別判處兩人3年有期徒刑,目前監禁在爐霍縣監獄。當天被判刑的另外11名參加過示威的藏人,具體情況不詳。而在同一天中午,公安強行拘捕了甘孜州爐霍縣青年作家、25歲的白馬仁青,並將其毒打,第二天送往爐霍縣醫院急救,目前生死不明。
 
報道還稱,今年4月,西藏林周縣旁多鄉藏人舉行和平示威活動,試圖阻攔破壞生態環境的採礦項目,但遭到軍警殘酷鎮壓,並拘捕四名藏人,目前下落不明。
 
本臺當天致電甘孜縣多位曾接受採訪的漢人和藏人,但他們的電話都被停機,電話中傳來重複的錄音“您撥的電話已停機,對不起,您撥的電話已停機…….”。記者多次致電平時很容易接通的縣政府和宗教局,傳來的是:“您撥的用戶忙,請稍候再撥……”。
 
流亡印度的西藏人民議會議員格桑堅參告訴記者:“我看到是印度南部色拉寺那邊有提供的消息,有幾個人的名字他們知道,但是有十多個人名字還沒有找到。當時有十多個人被判刑是真的”
 
記者致電甘孜縣法院辦公室,官員說“不清楚”。

記者:我想問一下本月5號是不是開庭宣判了13個藏人?
回答:我不清楚,因爲我們是辦公室,我們不管業務庭的事。
 
記者多次致電該法院業務庭,但無人接聽。
 
格桑說,甘孜藏人被判刑的事在印度達蘭薩拉的藏人社區已經傳開:“藏語臺有報道。甘孜縣中級人民法院判的。甘孜縣人民法院辦公室主任他肯定知道,甘孜一個縣這麼小,辦公室主任不知道那麼多人被判刑?”
 
記者致電甘孜縣法院的上級單位甘孜州法院辦公室,官員表示,還沒有接到下級彙報。

記者:本月5號是不是有13名藏人被判刑?
法院:不很清楚,不清楚,這個不清楚。

記者:他們縣法院判刑要通過你們的吧?
法院:你哪裏的?

記者:我自由亞洲電臺記者。
法院:哦,你這樣到時候,我們這裏負責人還沒來。

記者:是不是本月5號開過一次庭?
法院:這個不是很清楚,我不是很清楚。開庭,他一般網上要公佈出來的,我們這裏一般都要走這個程序。

記者:甘孜縣法院開庭你們知道嗎?審判藏人。
法院:不是很清楚,不曉得,我這裏不是很清楚。

記者:縣法院要判決藏人應該要通過你們州法院吧?
法院:這個要層層彙報,他們肯定要走這個是程(序)。他判了以後有些東西他肯定要向上級彙報的。
 
當地媒體沒有報道這一消息。“國際聲援西藏運動”成員左個說,即使宣判,當局通常不會通知家人:“《甘孜日報》上也沒有,我天天把(有關)藏人的甘孜日報天天讀,就是沒有發現過這樣的消息。如果真的判刑了也是一種祕密吧,不公佈連他們的家人都不告訴”。
 
左個說,6月6日至今,甘孜縣已抓捕72個藏人,其中已知名字的有32人。
 
這是自2008年西藏“3.14”事件以來,四川當局對示威藏人判刑最多的一次,格桑說:“一次性判這麼多,這麼迅速時間又這麼快,人數又這麼多,肯定是最多的一次了,但是你知道今年6月份到現在整個甘孜縣連續已經抓了很多人,很多都是20歲左右的年輕僧人包括年輕的作者,這裏面還包括一些作家”。
 
2008年4月和5月,當局對42名藏人判處3年至無期徒刑,指他們參與3月14日的“打、砸、搶、燒”。
 
格桑認爲,近幾年有越來越多的年輕藏人蔘與抗爭,當局此舉將激起更多的年輕藏人抗議政府:“這種趨勢來看,現在整個藏區主要反抗聲音都是來自年輕的一代。當局還是秉承他們一貫的從嚴從重的判決方式,還會導致年輕人起來反抗”。
 
另據報道,海外自由西藏學生運動和紐約與新澤西西藏青年會,趁達賴喇嘛從上週三至本週六在華盛頓訪問期間,在當地舉行營救西藏政治犯請願信徵籤活動,備受民衆關注。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喬龍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