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人權專員確認五月訪問新疆 北京背後有何盤算?

2022.03.08 14:57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聯合國人權專員確認五月訪問新疆  北京背後有何盤算?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週二(8日)在瑞士日內瓦舉行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上以視像方式發表演說,宣佈近日和中國政府達成協議,預計將於5月訪華,行程包括新疆。
視頻截圖

面對國際社會有關新疆“再教育營”的指控,北京起初矢口否認,而且一直拒絕聯合國人權事務代表訪問新疆。經過超過三年的談判,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宣佈,已和中方達成協議,將於今年五月訪問中國,行程包括新疆。然而相關“協議”內容到底是什麼,能否讓聯合國團隊不受限制地在新疆調查,仍然成疑。更有分析認爲,中方願意讓聯合國代表進入新疆,背後另有盤算。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週二(8日)在瑞士日內瓦舉行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上,以視像方式發表演說,宣佈近日和中國政府達成協議,預計將於5月訪華,行程包括新疆。

巴切萊特說:“我很高興宣佈,我們近日和中國政府就訪華達成協議。聯合國人權事務高專辦和中國政府已啓動具體準備工作,預計將於5月成行。中國政府也已接受聯合國人權事務高專辦的一個先頭團隊到中國準備我的行程,包括到新疆等地實地考察。這個團隊將於下月啓程前往中國。”

她又對中國人權倡議者被軟禁和判刑表達關注,並指其辦事處已向中國政府提出問題,鼓勵當局採取措施,尊重和保障言論自由。

中方曾稱不歡迎有罪推定式調查   聯合國妥協了?

中國常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代表陳旭歡迎巴切萊特訪問新疆,重申中國法律充份保障人民的言論自由,並表示中國是法治國家,但強調言論自由“永遠不能夠成爲任何人置於法律之上的藉口”。

巴切萊特早於2018年起要求北京讓其進入新疆,並一直與中國談判。今年一月,其發言人終於確認她或於今年上半年訪問新疆,但強調訪問必須“有意義”,以及在“不受監控的情況下”,接觸和訪問民間社會各界人士及地點。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也表示,聯合國將盡一切可能,確保人權高專對新疆進行“可信的”訪問。

然而中國外長王毅上月在慕尼黑安全會議談及此問題時,卻強調新疆各族人民不歡迎“有罪推定”式的調查,又重申新疆從來不存在“強迫勞動”,也從來沒有“再教育營”。

在這樣的背景下,巴切萊特和北京達成了怎樣的“協議”?能否讓聯合國人權代表真正自由地訪問新疆?對於這些問題,巴切萊特都未有在發言中透露。 “世界維吾爾大會”發言人迪裏夏提對此抱有疑問:“這個協議是符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章程,還是符合中國國家的利益?這是個非常關鍵的問題。”

聯合國人權高專辦去年12月曾表示,會在幾星期內公佈新疆人權調查報告,卻至今不見蹤影。近200個人權組織週二(8日)聯署,要求聯合國人權高專辦立即公佈報告。(人權觀察官網截圖)
聯合國人權高專辦去年12月曾表示,會在幾星期內公佈新疆人權調查報告,卻至今不見蹤影。近200個人權組織週二(8日)聯署,要求聯合國人權高專辦立即公佈報告。(人權觀察官網截圖)


新疆人權調查報告何時發?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是聯合國人權高專辦去年十二月曾表示,會在幾星期內公佈新疆人權調查報告,卻至今不見蹤影。近兩百個人權組織週二(8日)聯署,要求聯合國人權高專辦立即公佈報告,並指中國不可能讓訪問團不受限制地訪問新疆,認爲訪華計劃不應成爲拖延報告發表的藉口。

臺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安所副研究員侍建宇認爲,中國政府在聯合國代表團訪華前有充足時間準備,使新疆情況“好看一點”,而按目前事態發展,聯合國人權高專辦極可能待訪華後才發表報告,甚至修改報告內容。

侍建宇說:“我想大家都知道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儘管是一個保障人權的地方,可是它也是一個政治協妥的地方。如果當事國有做一些改善的話,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可能會把調查報告寫得軟性一點,或者指控沒有那麼嚴厲。在這樣的情形下,我想報告可能會在調查後再公佈吧。”

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參與聯署要求聯合國人權高專辦立即公佈報告。不過其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認爲,按照聯合國近年的作風,人權高專辦極可能無視人權組織的呼聲,直接收起新疆人權調查報告,不再發布。

索菲・理查森說:“如果巴切萊特不發佈報告就去訪華的話,我認爲她的信譽將受損。我們必須留意大背景,聯合國祕書長對維吾爾人、藏人和港人問題一向軟弱。聯合國系統的各個部門一直被要求對中國侵害人權的行爲採取強硬回應,但都沒有出現。這是很讓人擔心的。”

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說:“如果巴切萊特不發佈報告就去訪華的話,我認爲她的信譽將受損。我們必須留意大背景,聯合國祕書長對維吾爾人、藏人和港人問題一向軟弱。聯合國系統的各個部門一直被要求對中國侵害人權的行爲採取強硬回應,但都沒有出現。這是很讓人擔心的。”(法新社圖片)
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說:“如果巴切萊特不發佈報告就去訪華的話,我認爲她的信譽將受損。我們必須留意大背景,聯合國祕書長對維吾爾人、藏人和港人問題一向軟弱。聯合國系統的各個部門一直被要求對中國侵害人權的行爲採取強硬回應,但都沒有出現。這是很讓人擔心的。”(法新社圖片)

北京的盤算

侍建宇向本臺分析,北京終於願意讓聯合國人權事務代表進入新疆,某程度上是一種妥協。他特別提到倫敦維吾爾法庭去年的判決,以及美國共和黨議員提出的《制裁中共法》。

去年12月,倫敦維吾爾法庭認定新疆存在“種族滅絕”,並直指中央政治局常委有參與決策過程。隨後美國共和黨議員提出《制裁中共法》,把兩千多名中共全國代表成員及其直系親屬納入制裁對象,即包括政治局常委。侍建宇表示,兩個因素加起來,足以使美國的制裁,從現時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層級,提升到中央級別。

侍建宇說:“如果中共可以做一些改善,至少在聯合國訪問團5月去的時候可以做一些改善的話,或者可以阻止把制裁的層級,和中共涉入新疆政策的層級拉到中央。”

他認爲,北京不想新疆問題在國際社會升溫,甚至把中央官員都“拉下水”,因此除了暫時低調處理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的調任安排外,也希望借聯合國代表的訪問降溫。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呂熙倫敦報道 責編:嘉遠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