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化強迫 新疆穆斯林成“勞動力大軍”


2020.01.01 16:3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yt0101k.jpg 新疆的一所再教育營(美聯社)

中國政府持續在新疆推行民族“同化”政策,當地大批勞動力更是在劫難逃。美國《紐約時報》日前披露,新疆官方加速強迫維吾爾人就業,將他們改造成工廠及企業的工人大軍。

新疆巨大、廉價的人力資源再次成爲北京官方的目標。新疆察布查爾縣人社局2018年發出的通告顯示,該局要求落實一項勞動方案,“使就業困難羣衆實現從農牧民向產業工人的轉變”,並要求“實行軍事化管理,讓就業困難羣衆摒除私心雜念,改變長久以來養成的懶、散、慢、浮的個人自由行爲,遵守企業規章制度和工作紀律”。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中國事務部主任伊利夏提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說,新疆政府此舉無非是要控制維吾爾人:“維吾爾人在自己的家園都是有生存能力,中國政府現在就是要把那些可以自我生存的維吾爾人的路堵死,然後他們只能靠政府提供的唯一生存方式。維吾爾人的自由思考能力會消失,這是殖民政權採取的一貫做法。”

除了上述勞動力轉移方案外,新疆當局還同年出臺針對“南疆四地州二十二個深度貧困縣”的“就業扶貧培訓促進計劃”,旨在“確保貧困家庭每戶至少一名勞動者學習掌握一門就業技能,力爭三年培訓十萬人以上”。

美國《紐約時報》的報道特別提到,新疆政府認爲,作爲“貧困”人口的當地居民同時充當着“城鄉富餘勞動力”的角色,而未能充分就業的人口威脅着社會穩定。如果讓他們在政府監督之下從事穩定、經政府認可的工作,不但可以消除貧困,還可以減緩宗教極端主義和種族暴力的蔓延,最終讓新疆穆斯林變得和大部分漢人一樣。

不過,這種與“再教育營”同步進行的勞動方案,似乎只是裹着“糖衣”的強迫勞動計劃。

非政府組織美國維吾爾協會副主席圖馬里斯·阿爾馬斯(Tumaris Almas)向記者介紹說:“我先生的一些朋友就被送到集中營,前一年不能和家人聯繫,之後被釋放後就被分配到強迫勞動的工廠,只能一個星期見家人一次。去年泄露的機密文件也說,這些工廠外圍佈滿鐵絲網和攝像頭,廁所裏面也是。哪種工廠有這種鐵絲欄包圍?哪一份正常的工作是一個星期才獲准見家人一次?而且被迫勞動的人得不到足夠的薪金。與此同時,中國政府也利用這種工廠賺錢,以維護集中營的運作。”

她還批評中國官方污衊維吾爾人教育程度低、貧窮:“這是不對的,中國官方佔領我們的土地,將我們絕大多數的資源輸入大陸其它城市,還壓迫我們。維吾爾人從來都是靠自己的雙手去養活自己,熱愛教育,我們有很多大學校長,大部分的人可以說兩種語言。在國外的人至少可以講四種語言。”

曾在新疆勞改營被強迫勞動的哈穆特(左)講述他的三年遭遇(記者家傲攝)
曾在新疆勞改營被強迫勞動的哈穆特(左)講述他的三年遭遇(記者家傲攝)

自2017年4月起,約有一百萬甚至更多的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族裔被關進新疆“再教育營”,接受當局愛國、愛黨的洗腦教育。大批因父母遭任意拘押的兒童也被強行帶走,安置在國營孤兒院。有人權組織披露,遭關押者被迫爲營內或附近新建工廠提供無償或廉價勞動。

北京政府最初強勢否認“再教育營”的存在,後來則美其名曰“再教育營”或“職業教育和培訓中心”。

《紐約時報》的報道指出,新疆除了具有豐厚的廉價勞動力外,當局還爲企業提供稅收優惠和補貼,在當地發展製造業的前途和利潤非常可觀。

對此,伊利夏提表示:“希望國際社會吸取教訓。我們回顧歷史,納粹當年也是把猶太人、戰俘,還有他們認爲是劣等人的民衆送到工礦和軍工企業爲納粹服務。現在的中國共產黨是納粹的另一版本,對世界是個危險,西方應該抵制包括棉花、番茄醬等新疆支柱物產。”

他敦促在新疆投資的國際企業覺醒,不要成爲強制勞動的受益者和幫兇,同時呼籲國際社會抵制出產於新疆的商品。

 

記者:韓潔   責編:何平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