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于田成艾滋病高危地區 當地醫務人員稱醫療設施不足


2013.04.11 12:4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m0411-qlp.jpg 圖爲一家醫院在救治患者。(醫生提供)
Photo: RFA

新疆和田地區于田縣是中國艾滋病高發區之一。于田縣一名維族醫務人員對本臺表示,該縣醫療設施不足,也無法從當地政府瞭解有關艾滋病患者的信息。北京的關注艾滋病民間組織人士表示,政府每年用於艾滋病防治的資金落實情況缺乏透明,無法瞭解專項資金是否落到實處。

據本臺維吾爾語部報道,和田地區于田縣被評爲中國境內艾滋病發病率第六高的地區。

根據2005年官方的公開報告,于田有65例艾滋病毒感染病例,患者年齡從2到45歲,其中96%的都是維吾爾人,與濫用藥物和性有關。但自2005年以來,該地區艾滋病感染情況已被作爲祕密。

該縣公共衛生辦公室一名官員稱,很多人都不瞭解艾滋病是什麼。

該縣一個鄉鎮醫院的一名護士稱,即使發現疑似病例也沒有測試儀器確診。

本臺維語部引述在烏魯木齊的艾滋病活動家艾哈邁德說,艾滋病在上述地區迅速蔓延,官員有責任;如果有人向官員行賄,就可早早結婚,又很容易離婚,這也是迅速蔓延到原因。

于田縣喀爾克鄉衛生院的一名維族醫務人員星期四接受本臺採訪時承認,缺少對艾滋病疑似病例的化驗設備。

記者:問一下,你們預防艾滋病的醫療設施夠嗎?

回答:那個我不太清楚。

記者:如果發現艾滋病患者怎麼辦?

回答:送往上級醫院。

記者:你們現在有沒有發起預防艾滋病的關愛活動?

回答:有。

記者:對艾滋病預防的知識,掌握足夠嗎?

回答:你問院長好嗎?

記者:聽說很多化驗的設備都沒有啊?

回答:沒有。

縣疾控中心統籌 鄉鎮不知感染人數

喀爾克鄉衛生院院長艾買加對記者說,該縣有關艾滋病患者的情況和相關事宜,均由縣疾控中心負責,;他們只做輔助性工作,不掌握具體情況,包括艾滋病患者人數、社會保障等。

記者:如果發現艾滋病患者怎麼處理?

回答:由疾控中心,他們有艾滋病科,他們在做,我們不做。

記者:你們現在怎麼發現的,艾滋病好像要化驗才知道?

回答:我們縣的疾控中心有艾滋病科,是他化驗的,不是我們發現。

記者:你們鄉現在有多少艾滋病患者?

回答:這個我具體不知道,疾控中心才知道,一般我們都不知道這個(數字)。

記者:聽說縣裏這種檢測的設施也不是很足夠?

回答:對,對,對。

記者:可以向衛生部門申請,向上級申請。

回答:就是,申請了。

和田地區婦女聯合會網站於3月12日發佈的消息稱,2月19日至22日,地區婦聯主席古麗尼沙汗•買提尼牙孜,地區婦聯黨組書記程曉華帶領地區婦聯、地區衛生局有關領導及工作人員分兩個組分別在墨玉縣、洛浦縣、策勒縣、于田縣看望64名受艾滋病影響兒童,並送去“中國溫暖‘12•1’愛心基金項目”慰問金9.2萬元。但該網站沒有提及和田地區的艾滋病感染人數及患者數目。

當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維族人

艾買加對記者說,民衆通過電子媒體,報紙及互聯網瞭解艾滋病的傳播途徑。

記者:這些感染者基本上從什麼途徑?

回答:主要是性傳播。

記者:性傳播的佔百分之多少?

回答:這個我不知道。具體操作這個事情是疾控中心,我們只能做協調,他們是根據(提供的患者)具體位置在哪裏,然後就知道這個情況,剩下的都是疾控中心,他有專門的業務人員去做。

記者:都是維吾爾族嗎?

回答:就是,就是。

記者:他們有沒有生活保障?

回答:有,聽說是以低保戶來處理,具體情況我不知道,疾控中心直接管,不是我們來管。

記者多次致電艾買加提到的于田縣疾控中心,但無人接聽。

艾滋病專項資金欠透明

關注艾滋病的民間組織北京愛知行員工劉先生週四對此表示,基層醫療部門遇到的主要問題是醫療條件不足。

“雖然國家規定在定點醫院治療,但是隻能提供一些基本的抗病毒治療的服務,對於艾滋病感染者很需要那些感染治療是比較少的,一是這些醫院缺乏一些器材,另外就是缺少專門醫生。如果是艾滋病感染者因爲機會性感染而導致的疾病,他們治不了。如果你想請其他醫院來會診,又需要額外的費用,需要病人自己承擔。你如果想去其他醫院專門醫院看病,他因爲你是艾滋病感染者,對你拒診、歧視等,導致他很難獲得比較完善的治療條件。”

劉先生說,雖然政府每年投入大量資金用於防治艾滋病,但是部分資金的使用情況缺乏透明。

“我們也向很多地方的省民政廳、財政廳申請把國家防治艾滋病專項經費的信息公開,但是基本上沒有得到有效答覆,沒有哪一個部門願意把他的經費使用情況公開的,導致外界無法獲知國家資金是否真正落在實處,用在最基層的病人身上。”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喬龍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