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逃亡者首获哈萨克难民证


2020-10-19
Share
m1019-qlp1.jpg 新疆逃亡者哈斯铁尔(左)和赛尔克坚、木拉格力。(GALYM RAKIZHAN摄/记者乔龙)

 

哈萨克斯坦政府阿克莫拉州移民厅,上周五(16日)向两名从中国新疆逃亡该国的哈萨克族人,发放了难民证。该国人权组织创办人赛尔克坚告诉本台,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哈国政府首次承认新疆存在“再教育营”。

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创办人赛尔克坚,上周六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去年“十一”两名新疆伊犁额敏县哈萨克人哈斯铁尔.木沙汗和木拉格尔.阿里木,成功逃到哈萨克斯坦,其后被哈国法院判刑一年,近期获得难民证。他说:“去年10月份逃离新疆,抵达哈萨克斯坦的两名哈萨克人,获得了正式的避难证。”

 

 

本台记者联系到哈斯铁尔,他说自己的汉语不好,要与他同时逃抵哈萨克的木拉格尔说:“你好老哥,我不会说,我的兄弟在,我们过一会跟你说。”

 

哈斯铁尔获得哈萨克难民证。(阿塔珠尔特组织提供/记者乔龙)
哈斯铁尔获得哈萨克难民证。(阿塔珠尔特组织提供/记者乔龙)

难民证有效期一年之后申请入籍

木拉格尔对本台说,他去年抵达哈国后,被法院以非法跨越边境罪,判刑一年,今年6月刑满获释,上周获得哈国移民局发出为期一年的难民证:“10月16日拿到难民证,有效期是一年。一年以后,是否能续期还是不能续期,我不知道。我和哈斯铁尔,就我们两个人。”

去年“十一”当天两人逃抵哈国

本台去年10月率先报道,哈萨克族穆斯林哈斯铁尔和木拉格尔不堪当局迫害,经过十天路程,成功逃亡到哈萨克斯坦。30岁的哈斯铁尔.木沙汗是一位肉商,从事牲畜贸易,在额敏县经营一间出售牛羊肉的店铺。25岁的木拉格尔在新疆经常受到公安侮辱、恐吓及殴打。他们在阿塔珠儿特志愿者组织的安排下,揭发了新疆“再教育营”的内幕。木拉格尔说,他居住的额敏县就有9个营区,被关押的有从20岁的年轻人到80岁的老人。

 

木拉格尔取得的哈萨克难民证。(阿塔珠尔特组织提供/记者乔龙)
木拉格尔取得的哈萨克难民证。(阿塔珠尔特组织提供/记者乔龙)

哈萨克学者热依斯汗对本台说,根据哈国《移民法》的相关规定,持有哈国难民证的避难者可申请加入哈国国籍:“在一年之内他就可以申请哈萨克斯坦国民身份或者是去其他国家。他的难民身份,法律允许为一年,到期后,他可以申请延期,没有限制次数。

哈国首次承认中国有“再教育营”

难民证批准文件中说明,向哈斯铁尔和木拉格尔发出难民证的理由是,他们在中国新疆由于民族身份、宗教信仰被投入监狱,受到酷刑,出狱后被投入集中营。

赛尔克坚说,上述两位哈萨克逃亡者获得难民证,表明哈国政府已经认可新疆存在集中营的说法。他说:“哈斯铁尔和木拉格尔,从中国新疆逃到哈萨克斯坦,哈萨克人政府因为他们非法越境,判刑一年。刑满后,一直未给他们相关的避难证。因此,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在土耳其,正与土耳其政府协商,给他们在土耳其避难。经过我们的一番努力,因此哈国政府昨天给了难民证。”

 

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负责人别克扎提(左二)、创办人赛尔克坚(左三)和两名脱疆者。(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负责人别克扎提(左二)、创办人赛尔克坚(左三)和两名脱疆者。(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赛尔克坚介绍,除了这两人之外,还有另外4名逃离新疆的人,一人获得了瑞典政府的庇护,还有三人还在争取哈萨克的庇护。

仍有三人未获哈国难民证

赛尔克坚:“在哈萨克斯停留的5名脱疆者,他们根本没有任何身份,连获得最基本的医疗服务都很困难,像自由亚洲电台曾经报道的喀衣夏.阿汗(伊犁巩留县哈萨克族女商人),她就是流产了,也没得到应该得到的医疗服务。我们把这些问题反映给了相关的国际人权组织。”

 

脱疆者喀衣夏.阿汗在哈国得不到医疗服务,最终流产。(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脱疆者喀衣夏.阿汗在哈国得不到医疗服务,最终流产。(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现年26岁的脱疆者木拉格尔对本台说,他的妻子和6岁的儿子及亲友还在中国,他们无法团聚:“家里有爸爸妈妈、有妻子、有个儿子6岁了。现在他们的情况暂时还不知道,微信是四、五天或一个星期联系一次,四、五天前联系一次,都说‘好着呢’,其他什么都不敢讲,现在家里人都已经吓坏了。”

中国外交部多次重申新疆从未有过所谓的再教育营,又称涉疆问题不是人权、宗教及民族问题,而是反暴力、反恐怖主义和反分裂问题。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