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美國學者:中國如何用科技在新疆和世界作惡


2020-10-14
Share
rc1014.jpg 電子數據取證龍頭企業福建廈門“美亞柏科”的產品在中國被用來協助官方迫害人權(圖源:網易)

中國在新疆監控維吾爾與哈薩克人的技術,已被複制用到了雲南和寧夏的少數民族身上。研究新疆與哈薩克少數民族的美國人類學者白大仁(Darren Byler)接受本臺專訪,介紹中國電子數據取證龍頭企業“美亞柏科”是如何協助中國官方作惡、迫害人權。

在新疆各地的馬路口、購物中心、公園,有超過九萬名的“協警”,他們在政府在公共場所設立的約七千七百個所謂的“便民警務站”站崗,他們的工作就是監控並搜出所謂的可疑分子,年輕的穆斯林男性是首要目標。

研究中國再教育營監管技術與恐怖資本主義的白大仁告訴記者,在美亞柏科爲新疆公安系統創建的“一體化聯合行動平臺”(Integrated Joint Operations Platform,IJOP)的中央系統裏,這些前線協警大隊如何透過名爲“反恐之劍”的設備進行執勤。

白大仁:“這些協警都有手持設備,看起來是一個普通手機。他們把人攔下後,會要求你打開手機。在新疆,你不配合就會被抓去關押;但就算你不打開,協警透過一條傳輸線,將‘反恐之劍’連上你的手機兩分鐘後,包括你查看過的視頻、發送的短信息、儲存的密碼,甚至是加密的WhatsApp短信息軟件,美亞柏科的這套系統都能破解。”

正在對行人進行檢查的新疆警察(美聯社)
正在對行人進行檢查的新疆警察(美聯社)

“反恐之劍”審查思想關押上百萬人

查身分證件,更要查手機。就連已經刪除的瀏覽紀錄,新疆協警們只要一機在手,都能找回來。新疆2017年全面運用這個平臺,白大仁估計,接下來的兩年,有超過三十五萬人遭判刑。在這套監控系統下,有九十萬到一百五十萬人被認定需要送進所謂的“再教育”集中營,以清除中國官方聲稱的“極端、暴恐、分裂”思想,即便他們只是透過手機瀏覽古蘭經文。

白大仁目前是美國科羅拉多大學亞洲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爲了研究,他和曾是九萬名協警之一的巴依木拉提(Baimurat)深談過。

巴依木拉提是哈薩克族人,畢業於新疆師範大學,2009年移民哈薩克斯坦後,取得公民身份;2013年,他爲了家人重回新疆;2017年,他獲得“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協警工作。本以爲每個月領着人民幣六千元的夢想生活,好日子就要開頭,但短短一年多的時間裏,這份工作卻給他留下永生難忘的創傷,不得不逃回哈薩克斯坦,但仍受折磨。

送親人進集中營 數據警察成創傷後症候羣

“是他(巴依木拉提)檢查他們的電話,才導致他們被送入再教育營。後來,他還負責押送任務,親眼看着自己的親戚入獄,目睹他們在裏面的生活有多可怕。他意識到,自己也是這個恐怖體系的一份子,這讓他留下創傷;另一方面,他如果不遵守上級命令,他也會被送入再教育營,他感到害怕,但還好他總算逃回哈薩克斯坦,雖然他現在比較好了,但往事種種,仍在他的生活中留下揮之不去的陰影。”白大仁形容。

根據白大仁的描述,巴依木拉提經常受失眠之苦。夢中驚醒後經常浮現在他眼前的是在一次押送六百人到再教育營的任務中,他看着黑色頭套下上了手銬腳鐐的族人,從長滿白鬍的老人家到少女都有。他們淒涼的尖叫聲,至今仍不時在腦海中盤旋着。

複製新疆模式 中國瞄準寧夏與雲南並輸出海外

藉助於逃出再教育營的生還者口述,外界逐漸能拼湊出中國是如何利用科技迫害與打壓少數民族。但更讓白大仁憂慮的是,新疆只是中國濫用科技的起點。

“在寧夏,他們把這套系統用在回族人身上;在雲南,他們則用來管理彝族人。另外,從一些特定的邊境要入境中國時,中方人員會要求你交出手機,這套系統就會掃描你手機裏的資訊;就我所知,越南也有使用美亞柏科的這套系統。”白大仁說。

除了通過“一帶一路”倡議輸出“中國式監控”,還有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在中國籍的孟宏偉擔任主席時,引薦美亞柏科幫助一些國家建立打擊犯罪的數據系統。

白大仁說,在中國政府的全力支持與新疆龐大的數據庫的幫助下,美亞柏科的這套算法與技術,可稱得上強大。

全球須合作建立個人數字信息保護規範

美國商務部去年就已將美亞柏科列入出口管制的實體清單,然而,美亞柏科官網顯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轉虧爲盈,淨利潤達人民幣六千萬至七千六百萬元,同比增長276%-323%。

白大仁就說,電子數據取證技術,美國同樣也有用於防範犯罪。然而,美國警方使用的Clearview 和 Palantir這兩大數據系統,在相關法律規範下只能擷取臉書與推特上的公開信息分析;另外,西方國家運用算法科技,是在商業​​上用來分析使用者更精準的需求,投放廣告,叫做“數據管理員”。但到了中國,數據取證技術卻成了官方針對特定少數民族與宗教人士進行審查與控制言論的“數據警察”。

科技給人類帶來了生活便利,到了中共手中則成了集權統治的作惡利器。“我們絕對需要針對這類技術的應用制定全球性的法規,尤其是要保護弱勢羣體的權利。”白大仁呼籲。

截至發稿,記者致電美亞柏科廈門總公司無人接聽。

《紐約時報》去年報道巴依木拉提的消息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證實,巴依木拉提曾在新疆奇臺縣從事安保工作。但她稱,巴依木拉提受僱於一家購物中心,不是警察,並指責他“滿口謊言”。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鄭崇生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