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維吾爾青年巴布爾·加拉里丁:中共對維吾爾文化的清洗政策


2020-11-26
Share
M1126-SC1.JPG 2020年11月25日,巴布爾·阿不都卡德爾·加拉里丁接受記者採訪。(孫誠拍攝)
Photo: RFA

 

巴布爾·阿不都卡德爾·加拉里丁(Babur Abduqadir Jalalidin)現居美國加州,是一名23歲的維吾爾青年。他的父親阿不都卡德爾·加拉里丁(Abuduqadir Jalalidin)曾是新疆師範大學的維吾爾文學教授,於2018年1月29日被中共逮捕,至今下落不明。2020年11月25日,記者採訪了巴布爾,聽他講述了他印象中的父親及中共對維吾爾人的文化滅絕政策。

 

 

巴布爾印象中的父親

記者:你好,請介紹一下你和你的父親。

巴布爾:你好,我是巴布爾·阿不都卡德爾·加拉里丁。我是維吾爾作家、詩人阿不都卡德爾·加拉里丁的兒子。印象裏,我爸爸畢業之後就去公立學校當教師,先在一箇中學當了兩三年教師,然後去了大學。他一直在公立大學上班,當了三十幾年教授。他也有學校給他頒發的證書。他一直都是遵紀守法。我跟我姐姐在土耳其上學的時候,我爸爸就囑咐我們,好好上我們的學就行了。他發佈他的文章、書的時候,也都是在公立的出版社或者雜誌發佈的。他的文章也都是出版社編輯編輯過的。

巴布爾講述父親被消失的經過

記者:你爸爸是什麼時候開始被中共盯上的?

巴布爾:我爸爸一直都是被中共盯着的。以前,他有一個朋友在教育局上班。他是管理或者編輯維吾爾教材的一個人。抓他的理由是,那些維吾爾教材裏面有反華、反共產黨的言論。其實那些教材是新疆一直都使用的,我都是學那些教材長大的,其實沒有反華反黨言論,也使用了十幾年。他們突然編了個理由抓那個人。他的朋友被抓進去的時候,我爸爸就被警察叫過去兩次約談。我爸爸還告訴過我們,他被約談的時候被打過。這是2016年年底的事情。

 

巴布爾的父親阿不都卡德爾·加拉里丁和他的詩作。(來自紐約時報)
巴布爾的父親阿不都卡德爾·加拉里丁和他的詩作。(來自紐約時報)

記者:他被捕的過程是怎樣的呢?

巴布爾:然後2017年年初的時候,我爸媽去土耳其旅遊,我和我姐姐那時候在土耳其上學,他們就告訴了我們這些。2017年年初,我爸媽在土耳其旅遊,然後回去。5月份的時候,被他們所謂的“單位”統一保管護照。他們的護照被收走了,沒法去別的地方了。2018年年初的時候,1月29號下午,據我媽說,我爸爸最後一次被帶走,再也沒有回來了。”

記者:你爸爸現在被關押在哪裏?

巴布爾:不知道,我們到現在都聯繫不到他,也沒有關於他的任何消息。

記者:你覺得接下來,國際社會能爲你父親做點什麼呢?

巴布爾:我希望國際社會能爲我父親那樣的人做的事,就是多報道一些他們的事,不要讓他們銷聲匿跡。然後,儘量讓世界上更多人知道新疆正在發生什麼,爲他們儘量多地討回一點公道。

巴布爾談中共對維吾爾文化的的清洗

記者:他們抓走你爸爸的理由是什麼?

巴布爾:因爲我爸爸是文學家,所以他對維吾爾文學有貢獻。他們爲了文化清洗,所以就抓了維吾爾所有文學方面的教師。他們抓的不只是我爸爸。反正文學方面,我沒有聽說過沒被抓的人。

記者:現在,維吾爾年輕人在學校裏還能學到維吾爾語嗎?

巴布爾:那時候我已經出國了,我也沒有親眼見過,我也是聽說的。他們15年年底還是16年,把新疆維語教材語文書裏面,維吾爾作家寫的所有文章都刪除掉,放了漢語作家寫的文章的翻譯版。然後,再過了一段時間,也沒過多久,他們就整個把維語語文弄成了選修課,就沒有人學了。因爲學生在中國學校裏學習壓力很大,學校也不提供好好的條件學維語選修課,這個課就差不多在學校裏學不了了。這些事都是我在新疆的親朋好友認證過的。我在跟他們聊天的時候,他們告訴我的。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孫誠舊金山報道  責編:嘉遠 網編: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