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强化互联网宗教信息管控

信奉无神论的中国共产党一向对宗教持怀疑态度,独立于官方的宗教团体长期在夹缝中求生存。为了控制宗教信息的网络流通,中国宗教事务局本周发布了管理办法,强化对宗教信仰的全方位打压。

2018年9月在北京举行的网络安全会议。中国加紧对互联网的监管,涉及宗教的网络信息也受到严格控制。(路透社)

信奉无神论的中国共产党一向对宗教持怀疑态度,独立于官方的宗教团体长期在夹缝中求生存。为了控制宗教信息的网络流通,中国宗教事务局本周发布了管理办法,强化对宗教信仰的全方位打压。

中国宗教事务局周一发布了《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

发布稿件的中国政府法制信息网指出,这套《办法》旨在规范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活动,维护宗教和睦与社会和谐,并提出政府正面向社会公开征求关于《办法》的意见,反馈期为一个月。

《办法》的适用范围包括网站、软件、论坛、 博客、直播、公众号、聊天工具等形式,涵盖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媒介,并涉及任何有关宗教教义教规、宗教知识、宗教文化、宗教活动等信息。

《办法》实施后,任何组织和个人如需从事网上宗教信息服务,必须向所在地省级宗教事务部门提出申请。在得到批准后,政府会颁发《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许可证》。《办法》特别强调,境外组织或者个人和他们在境内成立的组织不能在中国从事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

《北京之春》杂志荣誉主编、时政评论人士胡平指出,中国政府目前已经垄断了传统媒体,而互联网一直是民众挑战垄断的工具。中国政府选择颁布《办法》是它控制意识形态的又一组成部分,起到了未雨绸缪的作用。

“那么现在它(当局)就想重新加上事先审查这一点。这样一来它就重新补上了这一短板。不但是在事后追惩方面一如既往的那么严厉,而且它在事先预防方面又做到了几乎可以和毛时代相比拟的程度了。”

《办法》要求,在取得许可证后,宗教团体、院校和活动场所只能在自建的网络平台上讲经讲道,并会实行实名制管理。另外,任何组织或个人不能在网上直播或录播拜佛、诵经、弥撒、受洗等宗教活动,也不能以宗教名义开展网上募捐。

《办法》规定,如果组织或个人不履行文中条款,有关部门有权终止他们的服务、关闭网站或账号,甚至会追究刑事责任。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英文网引述前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朱维群说,管理网络宗教信息不是为了限制宗教自由,而是为了保障宗教人士的法律权益和宗教自由。

时政评论人士胡平则认为,起草的《办法》和宗教自由格格不入。

“因为现在毕竟不像毛时代、不像文革,它(当局)不能公然取缔这些宗教活动,但是实际上通过这种方式,它就使得所有的这些比较自发的宗教活动成了哑巴,发不出声音。那这么一来,它对整个宗教活动的危害是非常大的。”

中国政府一边在线上做文章,一边在线下对宗教团体进行持续打压。上周日,位于北京、成都、郑州的多间基督教家庭教会被当局查封,其中包括拥有1500多名信众的北京最大的家庭教会锡安教会。这家教会的一位尹姓长老事后告诉本台记者,当天下午民政局、公安局有上百人到场查处,现场还配备了消防车和救护车,而教会被取缔的原因是他们没有向民政部门进行登记。

美国“华人基督徒公义团契”创办人刘贻牧师日前表示,和政府管理的三自教会相比,拒绝接受政府领导的中国家庭教会正遭受更严酷的考验。

“对于家庭教会,它(当局)的打压就很简单了:直接关门、抓人。”

另外,《纽约时报》周一披露,就中国当局把大批新疆穆斯林关进“再教育营”一事,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对七位中国高官和提供技术支持的企业进行制裁。

 

记者:家傲  责编:何平  网编: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