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廣東夫婦同樣超生 一個被罰一個被獎


2020-06-12
Share
hj0612.jpg 資料圖片:中國自2015年底起開始放開生育政策,但各地政府的政策有很大差異。(法新社)

近期,中國廣東以及廣西發生了同一性質卻獲政府差別處理的事件。廣東省一對夫妻在生下第三個孩子後,面臨着三十多萬元的超生罰款;而廣西省一對已連生九個孩子的夫婦不僅沒被罰,還收穫補助金。各地政府生育政策差別如此之大背後的原因是什麼?超生到底是“人口紅利”還是“社會負擔”?

儘管中國於2016年推出二孩政策,但對於何時全面放開計劃生育,依舊沒有具體的時間表,伴隨着計生政策的"超生罰款"也沒有被取消。

 

 

廣東夫妻被罰三十二萬 廣西夫婦有救助

中國多家媒體報道,廣東番禺區一對夫妻“超生一孩”後,番禺區衛健局決定對他們徵收近三十二萬元人民幣的社會撫養費。目前,夫妻二人的銀行賬戶被凍結,法院已啓動強制執行。

雖然番禺區石樓鎮計生辦表示該對夫婦可以申請分期繳納,但據瞭解,這對夫婦家境貧窮,一家七口人的生活都依靠男事主一人的工資維持,家中老人還罹患癌症,第二個孩子沒錢上幼兒園,鉅額罰款已將他們逼上絕境。

然而,另一對家徒四壁、居住在廣西保安鄉偏遠山區的90後年輕夫妻已經連生9娃,第10個孩子也將在數月後出生。他們不但沒有被處罰,還因爲是貧困戶而獲得當地政府的援助。除了爲他們蓋好一間新房,還向他們提供每人每月350元的最高級別低保。

 

資料圖片:2015年10月,中國宣佈全面放開二胎政策。 (法新社)
資料圖片:2015年10月,中國宣佈全面放開二胎政策。 (法新社)

 

情況相似 待遇爲什麼不同?

那麼,同樣是“超生”案例,爲什麼廣東、廣西當地政府會採取如此天差地別的處理方式呢?

在美國的民間組織中國婦權創辦人張菁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從法律上來講,不管是廣西,還是廣東的處理方式都沒有對錯,也不會被追究。

“中國政府是鼓勵你生二胎,但同時沒有解禁說不能罰款。另一對夫婦雖然處於比較野生的狀態,就在茅草屋裏面,自己生自己養,好像跟這個社會沒有關係,那黨的政策說給他們一點扶貧的生活費也是沒有問題的,不犯法。”

不願透露全名的中國獨立媒體人劉先生則告訴記者,中國並不是什麼法治社會,如何處理案例往往就在地方領導一念之間。

“廣西那家人被發現的新聞在微博上傳開,因爲情節比較有話題性,已經傳開了,而且輿論普遍表示同情。政府爲了不進一步刺激輿論,就給錢做維穩,否則現在各省財政捉襟見肘,怎麼可能主動給錢。”

人口紅利還是社會負擔?

上述的廣西90後夫妻確實在中國網絡引發了一場輿論風暴,網友對事件的反應非常兩極,部分民衆甚至覺得貧窮家庭生育多個孩子,是在對社會造成負擔。

新浪網友“可以說很慫了”就批評:“這麼窮,還生那麼多……有本事就十一口人都自己養,別拿國家一分錢……”。網民“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質問道,“憑什麼低保要給他們?”

不過,也有持正面觀點的網友“花陽先生”好言相勸說,“支持吧,畢竟現在這個老齡化太嚴重了。”網民“松江釣鱸客”也表示,“已經生了改變不了,接下來政府看住了,把孩子教育搞好!這纔是正事!”

劉先生認爲,責罵“窮人不值得生孩子”的網友其實是抱着“內卷化”思維來看待事件。

“中國法治稀爛,所以民衆習慣於靠金錢維持安全感。於是造成社會價值觀單一,再加上中共又壓榨了很大一部分,形成內卷化思維,從而造成中國民衆對他人擠佔資源十分敏感。後面的潛臺詞往往是‘生這麼多擠佔我家孩子的社會資源’。我覺得取消計劃生育,不管就行了,社會自然會找到生育率和養育成本的平衡點。”

面對形形色色的網友評論,張菁解釋說:“生育的問題是人權的範疇,是夫妻自己的家庭計劃。再窮的人,自古以來他們的生育都是自由的。中國現在國民生產總值世界第二,你不能說中國窮啊。那個人窮的話,政府是做什麼的?”

張菁補充說,在中國,天賦人權的問題一直受到忽略,人們似乎只在乎物資上的富有,而去恥笑農民、貧窮人口、低端人口。她強調,這樣的觀念必須改變,個人窮是政府的恥辱。雖然每個社會都存在一部分貧窮的人羣,政府要做的就是盡力扶持他們,這是官方的責任。

 

(記者:韓潔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