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東平多名女生稱遭性侵


2014.07.07 15:59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m0707-nup.jpg (視頻截圖)

中國媒體報道,山東省東平縣多次發生社會青年誘騙和強姦初中女生的事件。當地警察稱,因缺乏證據,很難辦案。一些家長指稱,警察接報後不立案調查。而警方迫於輿論壓力,最新公佈調查稱,涉案四人中一人涉嫌強姦未遂。

中國央廣網濟南7月7日消息,央廣記者從山東東平宣傳部獲悉,警方對於女生遭性侵事件的警方調查報告結論稱,(一)現有證據證實黃德峯、黃德武、盧道剛、鄭龍才與焦某某發生性關係時候沒有強迫行爲,且焦某當時已經滿14週歲,故黃某等4人不構成強姦罪。(二)盧某剛有強姦解某的故意和行爲(未遂),已涉嫌強姦罪。

北京出版的《新京報》報道,山東省東平縣吸毒社會青年誘騙和強姦初中女生已是公開的祕密。當地警方透露,這幾名男子長期將車輛停在學校門口,通過QQ等聊天工具與女生交友,通過送手機等方式騙取女生好感後,與未成年女生髮生性關係。當地警方表示,嫌疑人供稱,曾與多名初中女生髮生過性關係,“從11歲到15歲的都有”。但他們都是自願的。警方說,目前已將其中一名嫌疑人以放火罪的名義“控制起來”。此外,部分女生受侵害後,並沒有保留相關證據,爲辦案增加難度。


《新京報》報記者調查發現,在東平縣斑鳩店鎮,社會青年從鎮中學誘騙初中女生,已是多年公開的祕密。斑鳩店鎮中學是初中,有學生近千人,寄宿生較多。學校附近商店一店員說,“七、八年來就這樣,校門口隔三岔五就停着好車,傍晚就有小姑娘上車走了。”

海外中文網刊“中國事務”主編伍凡先生就此表示,事件暴露了中國學校在這方面的不作爲,也說明中國警察並不力圖爲平民百姓伸張正義:

“這叫強盜麼,但地方官員卻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爲他們怕這些強姦女學生的人有背景,他們惹不起。惹了這些人說不定自己的職位也保不住了。現在就是處於這種狀態,而這種狀況也不會有任何改善的。現在媒體報道出來了,但也不會起到太大作用的。”

《新京報》的報道說,事發在今年1月初,東平縣的李家人到刑警大隊報強姦案。李家人還提到了報案時的幾個疑點。1月4日晚受害人晴晴的舅舅陪同做筆錄,他說,警方僞造晴晴的說法。“晴晴原話是‘他扒我衣服’,我卻看到警察在電腦上打‘晴晴把外套脫了,又坐在牀邊幫黃鵬脫衣服。’”晴晴的舅舅要求中止筆錄,並告訴了在門外等候的親戚。晴晴的二姨打電話想找電視臺曝光,胸口被打了一拳,晴晴母親被另一警察按倒在地。對此,刑警隊一名副隊長表示,打人者並非刑警隊的。李家人提供的一份錄音顯示,6月24日,刑警隊一警察稱,“人家通過市裏給縣裏打了招呼,縣裏給局裏打了招呼,我們也沒辦法。”對於這一說法,新京報記者向東平縣公安局一名負責人求證,未獲回應。

伍凡認爲,在中國大陸,很多情況下,警察辦理或不辦理哪個案件,決定於是否有利可圖,或官場關係等因素,因此對一些平民女兒被性侵犯的案子,並不認真辦案:

“現在中國的官員,包括警察在內,都不作爲,都只是拿錢不辦事兒。爲什麼會出現這種官員不作爲的事兒呢?這都跟利益有關。如果辦哪件案事可能爲自己帶來利益的話,那他們就會出大力辦; 但如果沒有什麼利益可圖的話,那就根本不管它。從這個案件中就可以看出,爲這些這些平民百姓的女兒辦案根本無利可圖,因此這些警察好像也沒有多大興趣去追蹤這個案事。”

《新京報》的報道還說,事發後,當地教育部門要求學校嚴格管理。但一些被害女生的家長指控,學校管理太鬆懈也是導致悲劇的原因之一。兩位受害女生的班主任曹輝否認指控,並說,他每天晚上9點20分左右,都會對宿舍進行查房,避免學生出校。學校嚴禁學生出校門,也不允許他們用手機。但多名學生則表示,此案發生前,他們可以隨便出校門,就算夜不歸宿,老師也只有在第二天才會過問。全班學生幾乎人人有手機。

(記者:希望; 編輯:嘉華)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