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教师申请信息公开不获答复 提行政诉讼

2014-05-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贵州兴义市村民王光荣,因超生的子女无法就学而自杀身亡。图为死者儿子手捧父亲遗照。 (网络视频截图)
图片: 贵州兴义市村民王光荣,因超生的子女无法就学而自杀身亡。图为死者儿子手捧父亲遗照。 (网络视频截图)

广东一位教师今年三月份向贵州省兴义市政府提出申请,要求公开当地计划生育政策和孩子受教育之间捆绑的政策文件,但一直未获任何答复。星期二,他决定提出行政诉讼,要求法院强迫政府部门公开相关信息。

广州涉外经济职业技术学院教师李润发,星期二上午把相关的诉讼文件寄送到贵州黔西南州中级法院。中国非政府组织益仁平发出的消息称,该行政诉讼要求法院认定兴义市政府在规定时间内未对公民提出的信息公开请求作出答复属于违法,并责令相关部门公开有关的信息。

今年三月份,贵州兴义市村民王光荣,因超生的子女无法就学而自杀身亡。广州的李老师对相关的新闻做了追踪,发现兴义市把计划生育政策和市民应该享有的各种权利进行了捆绑,其中很可能包括孩子受教育的权利。他向贵州兴义市政府提出信息公开申请,要求有关部门公开该市有关计划生育的“双诚信双承诺”政府文件。

李老师表示,他一直未获任何答复,因此才向法院提出行政诉讼。

“我三月十七号寄过去了,但一直都没有回复,所以我就提出行政诉讼,希望有个答复。”

李老师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明确规定了公民接受教育的权利,而青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不应该受到任何其他限制条件的影响。

“计划生育不能侵犯孩子受教育的权利。孩子受教育是受到宪法保证的,不能因为家长计划生育问题而受到限制。这个在情理和法律上都说不通。”

贵州兴义市政府在王光荣事件发生之后,一直否认当地计划生育政策有和教育捆绑。记者致电兴义市政府,希望了解当地的相关政策,和政府机构公开信息方面的问题,但得不到回答。

“这个问题我也不是很清楚。”

目前在美国进修的中国律师金光鸿介绍说,子女就学和计划生育问题相联系,其实在中国普遍存在,虽然中国的计划生育法并未作出如此规定,但地方上下有对策,类似的情况到处都是。

“上面有官方文件,或者是下面的土办法都有可能。中国的情况是这样的,上面一个命令,下面就想办法去实行,因为也涉及到工资、奖金、业绩等等利益上的问题。”

益仁平的消息说,身为教师的李先生不仅向兴义市四个相关部门提出信息公开申请,也向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教育和计划生育部门发出了六十多份类似的信息公开申请,其中有二十二个部门在法定时间内未做任何答复。李老师准备向这二十二个部门提出行政诉讼。

金律师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政府部门在收到公开申请之后十五个工作日,应该给予正式答复,在条例中也规定县级以上政府应该主动公开有关“扶贫、教育、医疗、社会保障、促进就业等方面的政策、措施及其实施情况”;所以李老师的信息公开申请合情合理。而如果政府部门未在限期内答复,根据中国最高法院有关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问题的规定可以提出行政诉讼。

他认为,提出行政诉讼是中国民众介入政府行政管理事务的一个好的途径。

“行政诉讼是有用的。因为按照中共的说法就是事情闹大了,一旦诉讼,就有律师介入,律师背后有一个团体,还会引起国际关注。这个体制就怕事情闹大,一闹大事情解决起来就有可能了。”

益仁平引述广州平机中心主任程渊的话说,中国计划生育和教育捆绑的问题严重,并且未获得政府重视,显示“松绑”并不乐观。而相关政策信息透明化极为重要,否则加强社会监督将成为空谈。

(记者:石山; 责编: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