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员说,中国贫困人口按照国际标准达两亿

2014-10-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西安车站大批原在穗打工的农民工返乡。(法新社)
图片:西安车站大批原在穗打工的农民工返乡。(法新社)
法新社

中国官员日前承认,目前中国大陆的贫困问题依然严重,贫困程度较深,大量贫困人口在吃水、行路、上学、就医等基本生活方面都非常困难。按照国际标准,目前中国大陆的贫困人口有两亿人,贫困县数量从1986年的386个,增加到2013年的592个。有的贫困县用中央的扶贫基金修建豪华的形象工程。

中国国新办10月14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从今年开始,每年的10月17日成为中国扶贫日。中国官方新闻网日前报道,中国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郑文凯表示,按照中国的标准,中国目前有8200万贫困人口,如果参考国际标准,中国有两亿的贫困人口。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大陆的贫困人口不仅收入水平低,在一些地区还面临着吃水、行路、用电、上学、就医等诸多困难,而且大部分贫困人口分布在生活条件差、自然灾害多、基础设施落后的连片特困地区,解决这些地方的贫困问题极为困难。

美国南卡州立大学教授谢田介绍说,国际上按照贫困人口比例划分成四类国家,中国处于比较严重的第三类,贫困人口大约在两亿左右,

“以前国际上的标准是每人每天一美元,后来增加到快两美元。按这个标准,中国大概排在第三类。第一类贫困人口占百分之二以下,第二类是百分之二到百分之五,第三类是百分之六到百分之二十吧。所以中国大概有一亿到两亿贫困人口应该是可信的。”

谢教授介绍说,中国大陆虽然在2011年底大幅上调了衡量贫困人口的收入数额至每年每人2300元人民币,但相对中国的物价来说,仍然偏低,每天六元人民币,在中国可称为赤贫人口。

中国网络作者刘先生表示,中国官方数字中的8千多万贫困人口,应该是绝对贫困人口,

“贫困人口不光是用收入来衡量,还有教育、医疗和卫生条件等等。世界上有些国家,穷人收入不多,但有社会保障。而中国这些贫困人口,也正是那些什么保障都没有的人,没有教育,有人一辈子没吃过药,也没有什么自来水这些卫生条件,所以这些人都是绝对贫困人口。”

目前中国大陆有590 多个贫困县,占县市总数的10%左右。在中国国新办星期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扶贫办的官员苏国霞还表示,中国的有些贫困县脱贫之后,仍不愿摘掉贫困县的帽子;有些贫困县获得中央财政补贴之后,却没有将钱花费在民生事务上,而是大建楼堂馆所。中国中央政府目前正在计划调整贫困县的考核、约束和退出机制。

中国官方资料显示,1986年中国首次宣布有386个贫困县,到2013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二十多年之后,中国的贫困县反而增加到592个。刘先生表示,当贫困县其实有不少好处,

“好处是可以得到中央的财政补助。去年中央扶贫拨款大约四百亿,就是每个县平均都有几千万,所以很多县都不愿意摘到贫困县帽子,就是要这些补助。”

目前在中国大陆,贫困县主要在中部和西部地区,其中西藏自治区最多,有74个贫困县,其次为云南,有73个县,随后为陕西、四川、河北、甘肃。官方媒体说,实际上,中国有总共800多个县享受中央政府的扶贫专项补贴。

在美国的谢田教授表示,消除贫困是一个国家人口、经济和产业结构调整的过程,在世界上,工业化是与大量人口移动同时发生的,而在中国大陆,这一过程受到户籍制度和产权制度的限制,人为地减慢了消除贫困人口的过程,

“人口流动是一种自然消除贫困的过程。如果把农民、村民、山民限制在本地的土地上,就限制了贫困的消失。即使是他们流动到城市的贫民窟去,政府面对另外一种贫困也容易得多,因为集中。但中国因为是专制,所以这也是制度问题。”

上世纪九十年代,联合国将10月17日定为国际消除贫困日。刘先生表示,过去三十年,中国成功降低了大量贫困人口,今后中国消除贫困的工作更趋困难,

“贫困在中国是一个难题。造成贫困的原因非常复杂,有边缘地区,有教育问题,也有资源枯竭的问题。因为中国是中央集权,一刀切下去未必对症下药。但反过来如果放权的话,中国也没有民主制约,不能形成一个符合实际情况政策的机制。”

中国媒体透露,中国中央政府正在重新规划有关扶助贫困县的政策,包括减少对贫困县GDP政绩考核的比重,对贫困县使用中央扶贫款进行指导,以及研究设立退出贫困县行列的奖励机制等,尤其是杜绝所谓“戴着贫困县的帽子炫富”的问题。

(记者:石山; 责编:嘉华)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