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洪災受害者控訴官方“難辭其咎” 讓人“自投羅網”

2021-07-27
Share
河南洪災受害者控訴官方“難辭其咎” 讓人“自投羅網”
Photo: RFA

截至 7月27日,中國官方宣佈河南洪災的死亡人數71人,全省共150個縣市區,約1300多萬人受災。不少逃生者和死難者家屬控訴政府部門的防汛預備和疏散措施不力,讓災民“溫水煮青蛙”、“自投羅網”,實屬“難辭其咎”。



7月16號起,河南省迎來強降雨天氣,多地發生嚴重的內澇、洪水。鄭州於7月20日遭遇了最大小時降雨量達201.9毫米的極端暴雨,地鐵5號線最新確認死亡14人,京廣隧道確認6名遇難者遺體。


2021 年 7 月 27 日,河南省鄭州市一地鐵站入口外擺放着鮮花悼念遇難者。(AP)
2021 年 7 月 27 日,河南省鄭州市一地鐵站入口外擺放着鮮花悼念遇難者。(AP)

不少公衆質疑,在氣象部門發出十次紅色預警的情況下,爲何鄭州地鐵不停、隧道不關,也沒有強制停課、停業?7月19日,鄭州市市委書記徐立毅甚至提出包括“重要交通不中斷”在內的“五不”目標。

河南籍資深媒體人朱順忠26日實名發文呼籲,“請中央爲鄭州換帥,爲抗洪不力擔責”, 否則“民憤難平,亡靈難安”。該文獲得逾10萬人點贊後,很快就被刪除。

回不去的5號線,鄭州地鐵“難辭其咎”

7月26日,白敏在艱難尋夫一週之久後,對本臺確認,丈夫鄒德強已經去世,“DNA已經確認,他已經不在了。(問責)等我後期情緒平復以後再說。”

另外一位尋親者沙濤的妻子,也於當日認領了丈夫的遺體。面目模糊的他躺在冷凍櫃裏,寫着無名氏。33歲的生命定格在離家還有一站路的5號地鐵上,留下還在哺乳期的妻子和10個月大的女兒。


微博圖片
微博圖片

遇難者名單至今沒有完全公佈,逝者蘆笛的弟弟沒有迴應本臺記者的採訪請求,但是在微博公佈了自己艱難的維權經歷。35歲的蘆笛曾是一家公司的出納,一笑兩個大酒窩,她的遺體24號就在9院太平間放得發臭了,要不是親人去事發地鐵口燒紙,連最基本的屍體都不會交給他們處理:

“在其他線都停運的情況下,在六點地鐵內部已經出現沒過腳踝以上的積水情況下,仍然讓地鐵上行並運行,地鐵難逃其咎,並且事後處理讓人心寒。”

京廣隧道倖存者問責:爲何只進不出?遭網暴和刪貼

本週一,在鄭州洪災爆發六天以後,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才站出來表示: 緊急情況下,除特殊行業外,果斷停工、停學、停業;對城市地鐵、隧道等要有保障安全硬措施,“寧可過一些,該停就停,該封就封。”

京廣北路隧道是貫穿鄭州南北的交通要道,主線全長1835米,隧道總高6米。據大陸媒體報道,7月20日下午,約30萬立方米的積水灌滿隧道,用了不到3個小時。

鄭州市城市隧道綜合管理養護中心的負責人告訴南都記者,“我們大約在7月20日15-16點,陸續封閉了每個隧道的入口。當時路面已開始出現積水,隧道內還沒有。我們在入口處放置了隔離樁、護欄,阻止車輛進入,LED大屏也提示‘隧道封閉,請繞行’。同時,在出入口都設置了擋水板,防止雨水倒灌。對於已經進入隧道的車輛,也通過廣播進行提醒,並派工作人員去疏散。”


諾諾進入隧道(微博圖片)
諾諾進入隧道(微博圖片)

但是這種說法跟多篇媒體報道和親歷者的敘述存在出入。一位微博網名爲“Happy諾諾諾”的倖存者於23日發文駁斥隧道管理者的說辭。下午4點左右她在隧道口堵了兩個多小時,沒有警方疏通,旁邊銀灰色車的大哥頭被門夾住,活生生淹死。

她質疑道,“如果隧道及時封閉入口,而不是出口;如果在這兩個小時的時間,有人疏通,是不是後面的車都能跑出來了?”,“這不就是像捕魚,等我們自投羅網嗎?害怕,細思恐極的害怕。”

@Happy諾諾諾,7月27號公佈證據:“行車記錄儀視頻:隧道口正常通行下隧道後準備從隴海路出口出來上高架,隴海路出口因有圓柱錐體障礙物,所以就又回到南出口方向,出了隧道口沒有積水,就一直原地不動堵到了災難的發生。”



另一名自稱是隧道逃生者的微博網友”Sooooooooooowhat”25日發帖稱,堵車原因是擋水牆堵住出口,沒人去攔住進口,造成“溫水煮青蛙”的慘劇。

他本人堵車開始時間大概在3點50左右,剛開始半個小時沒有任何水流進入,之後逐漸變大,5點20分棄車逃生時後方車輛都已飄走。當時積水過輪轂一半左右,已到門檻,推門費勁,開門進水。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堵車剛開始沒有水流期間,沒人通知調頭撤離。

“進口沒人攔,原本要走的出口(隴海路岔道出口)被管理人員(非警察的)反光錐攔住,不得已走到堵死的主出口。”他寫道,有人擋住了中間一條岔道前往龍海高架去的出口。

這兩名倖存者因爲披露逃生經歷而遭到網暴攻擊。本臺記者多次聯絡其置評,截至發稿未收到回覆。

死亡人數成謎,14歲少年遇難

兩個14歲的初中生許玉昆和李浩鳴,20號在京廣北路隧道失蹤,前者已經遇難。

李浩鳴的母親陳芳告訴本臺,“我們孩子現在還是沒有消息,已經報警了,派出所讓我們等待消息。”

直到7月21日下午1時,隧道的積水纔開始進行抽排,五天內共抽離隧道積水60多萬立方,拖移安置各類車輛247輛。官方僅承認六人遇難。


2021年7 月 23 日,河南省鄭州市,救援人員使用抽水機從隧道的積水進行抽排 。(法新社)
2021年7 月 23 日,河南省鄭州市,救援人員使用抽水機從隧道的積水進行抽排 。(法新社)

據鳳凰網“在人間”報道,21號下午,李浩鳴的親人去京廣隧道查看,但被禁止進入隧道。

“地下道沒有安全標誌,說實話,下這種暴雨應該都攔起來”、“水進入地下道的時候,要能有個安全措施就好了,弄個偏樁,讓氧氣進來,可以呼吸空氣。” 李浩鳴父親訴說着他的不甘。

5月6日,鄭州市管理局曾發文稱讚京廣隧道是一條會思考的“智慧隧道”:每隔約200米遠,牆上會有一部電話;如果隧道內發生交通事故、火災、設備故障,智慧大屏會立即感知並預警,現場人員會前往處理,或疏散車流;還能通過融合隧道弱電系統數據和共享的氣象數據、應急事件數據感知惡劣天氣等等。

京廣隧道緣何淪爲絕命隧道?一場洪水帶來了無數問號:監控設備什麼時候失靈?指揮中心是否收到緊急電話? 北段南出口何時開始封閉?真實的遇難人數有多少?

許玉昆的姐姐對本臺回憶道,關於弟弟的死因,至今沒有收到警方的解釋。如果當天下午,隧道及時關閉,一切都會不同。


作爲許玉昆,右爲李浩鳴 (網上圖片)
作爲許玉昆,右爲李浩鳴 (網上圖片)

“只知道他是溺水,(23號)我們去認屍,被發現的地點是在隧道里。當時鄭州整個癱瘓,沒有電沒有水。隧道有水的話,電話肯定打不出去。四點四十五分左右他最後給同學打電話說:電動車被水沖走了。他看着別人也在下隧道,就跟着下去了,以爲下面可以躲雨,沒有水。”

她相信,等災情過去,鄭州政府一定會給一個說法。她的願望會實現嗎?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薛小山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瑞哲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